澎湖青螺航道疏濬 挖出諸多問題

澎湖青螺航道疏濬 挖出諸多問題

本報2012 年3月21日澎湖訊,公民記者吳雙澤報導

過年完後就開始進行的「青螺航道疏濬工程」,19日在湖西鄉公召開協調會,就工程與小燕鷗保育取捨達成協議,工程將照常進行,但小燕鷗棲息地四周會墊高,做為其棲息廊道。 但是本工程中的怪手也挖出了諸多問題,需要民間團體及澎湖公民持續監督關注。

縣府工務處港灣科長薛明芳、農漁局生態保育科長陳金龍、湖西鄉公所代表均出席與會。民間團體包括澎湖野鳥學會現任理事長范光亮、創會理事長林長興及講師施碧珠,以及筆者代表海洋公民基金會列席參加。

現場有20多位青螺及紅羅村居民前來參加,在現場陳述航道淤積對漁業之危害,爭取青螺及紅羅漁船出海之權益。協調會的召集者是澎湖野鳥學會,原希望爭取在4月中到6月底小燕鷗在棲息地產卵期間,疏濬工程可以暫時停工,但是遭遇到會場民眾的反彈,發言的漁民大吐苦水,認為這樣的意見不夠關心漁民生計,「讓鳥可以活,漁民活不下去,這樣對嗎?」

會末社區居民與政府及鳥會達成決議:工程照常進行,但會在整個小燕鷗的棲息地四周墊高,以做為小燕鷗的棲息廊道。

根據湖西鄉公所消息指出,得標廠商文武營造是經由公開招標,總工程款202萬,是採權利金的方式交給湖西鄉公所,也就是說,挖起來的沙子預計約48000立方米,會讓廠商載走轉賣,現場有在地居民當監工,協助計算卡車總趟數。這樣的方式行之有年,是政府解決這5年來30件左右疏濬工程經費來源的方式。廠商19日在協調會上發言陳述工程停工再復工的難處,甚至說,如果要他們停工等「丁香鳥」的產卵活動結束,不排除請鄉公所賠償。

2012/3/16現場施工照片,林長興攝

據瞭解,青螺航道的淤積問題嚴重,讓較大的漁船無法出海捕魚。根據漁民的說法,上週有艘漁船硬要出港,結果船外機遭撞壞,賠了十多萬元,此案更增協調會民眾的激憤。身為保育主管機關的農漁局生態保育科,對保護區劃設、燕鷗生態潛在威脅等問題,較缺乏清楚具體的主張,讓漁民無所適從。據訪談結果,生態保育科對保育類動物的保育作為,是要民眾主動檢舉才受理,以此案來說,澎湖野鳥學會要求辦理協調會,官員才主動出面。原本在青螺劃設的小燕鷗保護區,也因為溼地法還未立法,欠缺法源而形同虛設。

一位漁民大罵政府說魚源枯竭的關鍵之一,在於珊瑚礁碎屑(俗稱苓仔)淤積海域的問題嚴重,對海洋生態造成毀滅性的破壞,讓澎湖大規模海域變成潟湖,讓珊瑚大面積死亡,政府未好好整治清理。

澎湖海域長期淤沙問題成為協調會中的另一個重點問題。水產試驗所的海洋專家呂逸林指出,這問題除了是生態問題,也有社會經濟問題層面。澎湖的港口太多、有些港口設置位置不佳,都讓港口的維護成本大增。另外,不管是全球暖化或人為破壞,澎湖海域的淤積確實嚴重,我們這一代正在承受海洋生態持續下滑的苦果。專家建議政府要有長遠規劃,做好漁業資源基礎調查之後,再對症下藥。漁港整併是可行方式之一,但要重視溝通問題,且務要注意任何疏濬工程對於海洋的干擾,避免造成再度破壞。

針對此問題,港灣科長薛明芳則指出,政府有再造漁港方案,針對使用效率不彰的漁港進行檢討,像是已完成的第一漁港轉型方案。有些漁港兼具交通功能,有些是發展養殖業。至於維護漁港的經費來源問題,目前碼頭是採低度維護,「如果要廢掉港口,所花費的有形無形成本更高」。這幾年的疏濬工程會採權利金的方式,是因政府沒有經費,有漁民建議要清理各海域淤積的問題,但目前政府確實沒有能力去處理。在生態破壞的問題上,以青螺疏濬工程案來說,因為清理航道,不是開闢新航道,所以並無生態破壞問題。

澎湖野鳥學會理事長范光亮指出,目前本案已在進行中,以鳥會為首的環保團體都將本於關心澎湖環境生態的原則,持續監督及觀察,除了針對工程方面的缺失之外,也會關心小燕鷗的棲息地問題,希望讓牠們今年夏天還是能順利蒞臨澎湖,讓澎湖繼續成為對人與鳥都友善的島嶼家園。

海洋公民基金會執行長傅靜凡認為,除了要重視小燕鷗的棲息問題之外,民眾也應關心整個疏濬工程的程序正義問題,包括:工程過程對海洋生態的可能破壞有無仔細評估? 疏濬工程權利金是否過低,政府似乎把它當廢土處理,人民應關心其中有無圖利廠商之嫌?航道疏濬工程是否真的有效,每年進行是否勞民傷財?因為澎湖的淤沙嚴重,政府是 否需要一套沙石管理的完整政策?整個工程的監督是否需要更嚴謹,而不是只有一位在地居民計算卡車載運車次?

澎湖青螺的航道疏濬工程挖出諸多問題來,不管是鳥類保育、漁民生計、國土管理、工程品質、海洋生態等等,都有賴行政首長用更宏觀的視野來處理,也需要縣政府跨部會整合,規劃出一套長遠的方案。民間團體及在地公民也應持續保持關心,島嶼家園的資源脆弱,一旦破壞就很難再恢復。政府部門也應扮演好資源管理者的角色,珍惜這些珍貴的天然資源,包括沙石,讓它成為我們最好的資產,而不是負債。

※ 跟著世界脈動,為環境寫歷史,請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