澤林視點:關系冷卻

Frank Sieren

(德國之聲中文網)眼下,除美國外,或許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澳大利亞那樣對中國持如此不信任的態度。不久前,內政部長達頓(Peter Dutton)稱,北京的價值觀與澳大利亞人不符。這一"惡意反華言論"引发中方憤怒。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表示,此言是"對中國人民的公開挑釁"。澳大利亞反對派也批評達頓缺乏"外交能力"。

其實,直至數年前,澳大利亞還是中國在西方的最強有力支持者之一。堪培拉的指控單子很長:盜竊知識產權、對學生和大學施加影響--比如經由孔子學院,以及通過忠於北京的政客及不透明的捐款淘空民主制。

此外,還有對入籍澳大利亞的前外交官和政治博客寫手楊恆均的逮捕事件。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他在中國被扣,受到間諜罪指控。或者,還有對澳大利亞國會的網絡攻擊行為。澳方指控中國黑客於今年年初實施了攻擊。

澳大利亞的封鎖措施

此間,澳大利亞政府試圖著力遏制中國在澳的影響。根據一項新法律,外國施加影響行為將受處罰;中國對電網或大面積農地等敏感領域的投資被禁止。有關5G網建設,堪培拉跟從盟友美國,拒絕中國電信巨頭華為獲得任何合同。莫裡森總理呼籲,不應再將中國定義為发展中國家。內政部長達頓要求對新絲綢之路、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軍事擴張以及中國在印太地區的影響範圍作"公開討論"。

然而, 澳大利亞有一個問題:中國目前是它的最大貿易伙伴。38%的澳大利亞出口商品銷往中國,佔澳大利亞國內生產總值8%。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如此依靠中國。

經濟弱點

28年來保持增長的澳大利亞經濟迄今得益於來自中國的工作及消費移民。2500萬澳大利亞人口中有約120萬人華人。他們當中很多人現在擔心,會成為反華情緒的犧牲品,在安全敏感職業領域受歧視。目前,超過10萬中國學生在澳洲就學,支付高額學費。自一些中國學生在聲援香港的示威活動中大聲力挺北京後,他們在澳大利亞媒體中也遭到懷疑。構成澳大利亞重要經濟因素的中國游客人數的增長率明顯放緩,達到9年來最低。雙邊緊張關系已導致中國游客和學生背對澳洲。專家們估計,未來兩年,中國游客減少給該國帶來的經濟損失將達到5.43億美元。

美國有意倚重與澳大利亞、印度和日本的安全同盟,以在印太地區遏制中國。作為對中國崛起的反應,澳大利亞大幅擴軍。去年,該國成為全球第二大軍火進口國,僅次於沙特阿拉伯,位居中國和印度之前。這讓華盛頓高興。

眼下,澳大利亞在經濟上受惠於中美貿易爭端。目前, 中國鐵礦進口的60%以上、煤炭進口的一半以上來自澳大利亞。

堪培拉和華盛頓正共同制定一項協議,以繼續降低對中國的依賴程度,尤其是在稀土的供應方面。中國對這一電池和移動電話必需的基本材料的供應在全球總量中佔70%。澳大利亞畢竟擁有總共35種稀土中的14種,都是美國高科技產業所需要的。同日本和韓國的經濟合作也要擴展。北京頗有自信地表示,並不依賴澳大利亞的原料,完全可以從別的地方得到。

單槍匹馬對中國

不過,走對抗中國路線的澳大利亞在地區處於孤立地位。眾鄰國更願靠攏那個處於上升地位的世界強國。澳大利亞自己也想成為全球最大自貿區"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RCEP)的一部分。目前,該項目正在談判中。該伙伴關系協議將囊括東盟10國、日、韓、中、印、澳、新,成為全球最大貿易集團。所計劃的協議奠基於現有的貿易協定,並致力於在15年內取消對90%商品的現有關稅。這一未來的自貿區有35億人,佔世界人口的一半。澳大利亞人有意加入,華盛頓頗感不快。

這裡,便顯示出,關鍵性問題會是什麼:澳政府的對抗路線給經濟帶來的壞處一旦在日常生活中表現出來,選民們還會在多長時間裡願意當局繼續這麼做?有一點相當清楚:堪培拉的伙伴華盛頓斷無能力彌補澳大利亞的經濟損失。

本文作者20多年來生活在北京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道,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作者: Frank Sieren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