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氣候引發政治問題

愛傳媒
澳大利亞氣候引發政治問題
澳大利亞氣候引發政治問題

    【特約記者謝維倩報導】去年底正值南半球的盛夏,高溫以及連續三年乾旱,導致澳大利亞森林大火持續燃燒完全失控。南澳大利亞州前州長麥克•朗表示,鑒於許多民主國家的中央政府立場兩極對立,該把目光轉向地方政府尋找應對氣候變化的雄心和勇氣了。

    澳大利亞的叢林大火仍繼續肆虐,首都坎培拉郊區的居民面臨越來越大的威脅,目前已成為最新一個宣布進入緊急狀態的地區。

    野火是澳大利亞自然生態的組成部分,但這場大火的規模、持續時間和嚴重程度前所未見。天氣雖然轉涼且下了雨,但仍有50多處叢林在燃燒,2019年成為最熱的一年。

    的確世人對澳大利亞這場森林大火的嚴重程度很難想像和全面的理解,例如:中央政府是否有成立緊急工作小組,即時協調分配救災救援工作,儘管風勢很強難以阻擋其以火龍捲的形式將一片青翠植被還有珍稀物種化為焦土,時間長達一個多月,看不出相關部門有任何對策。這種景象透過視頻看得讓人心焦和許多的問號?

    如果野火是澳洲自然生態的一部分,為何每年都會發生的天然災害,中央政府沒有成立防災中心或常態工作小組,在災難來臨時可以將災情控制住,將損失降到最小。  

    目前澳洲已經有超過2700萬英畝土地化為焦土,遠超過不久前亞馬遜大火燒焦的土地面積,而2018年加州森林野火燒焦的土地不到200萬英畝。麥克朗對澳大利亞中央政府面對如此嚴重的氣候危機應對不力感到憤怒,中央政府無視多年來對潛在災難的反覆警告,還抨擊那些發出警告的人。

    澳大利亞氣候炎熱,特別最近幾年氣溫高得令人難以忍受,因此面對極端氣候,澳大利亞是脆弱的。難怪老百姓對總理斯莫里森忍無可忍,因為他在危機期間仍堅持去夏威夷度假,還曾經在議會揮舞煤塊嘲弄氣候政策的批評者。

    澳大利亞看來不能坐等中央政府把氣候變化議題提升至國家議程的首位,在缺乏中央政府有效領導的情況下,可以藉由地方政府和企業採取行動。

    美國加州承認自己的野火問題跟氣候變化有關,這與澳大利亞拒不承認這一點形成鮮明對比。但澳大利亞各州也正朝著正確的方向採取措施,佔澳大利亞87%人口和80%國內生產總值(GDP)的5個州報告了各自的氣候行動、目標和進展。

    其中4個州承諾最遲到2050年實現零排放目標,澳大利亞首都坎培拉、昆士蘭州和維多利亞州還設定了2030年中期目標,以保持進度。南澳大利亞州率先大規模推進太陽能發電和風電, 逾50%的電力來自可再生能源。

    相比之下,聯邦政府甚至連一個長期目標都沒有,澳大利亞是不情不願地同意在氣候方面採取行動的。隨著全球氣溫年年升高,極端氣候將通過嚴重乾旱、大堡礁(Great Barrier Reef)的嚴重破壞、更頻繁的颶風和持續燃燒的災難性叢林大火給澳大利亞帶來巨大損失。

    時間無多。科學表明地球人必須在2030年之前將全球排放量減半,以避免損害。澳大利亞要從如此規模的森林大火中恢復,需要時間和數十億美元支出,地方政府掌握著長期解決方案的關鍵,在能源、環境監管、金融等關鍵領域,他們擁有權力、影響力和能力為減排和修復災損盡力。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