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飛機、大黑箱…高恩砸百萬大逃亡 WSJ揭內幕

世界新聞網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追蹤報導,前日產汽車董事長高恩(Carlos Ghosn)棄保大逃亡,從策畫到執行,有安排火車、飛機、大黑箱,以及協助拯救人質的專家,由10到15人組成的國際專案小組分工合作,過程傳奇,險象環生。

報導中說,經過好幾個月的策畫、花費好幾百萬美元,高恩逃脫日本前,從東京住處搭乘火車,經過300哩的旅程,來到大阪,爬進一個底部挖了洞的大黑箱。

在逃亡當天下午2時30分,高恩戴著帽子和口罩,離開在東京的三層樓住處,叫了一輛計程車,到離家不遠處的凱悅飯店(Grand Hyatt)。

他走進飯店大廳,和兩名外國人見面。他差點和日本首相安倍照面,因為安倍稍後住進這家飯店度年假。

他隨後搭高鐵到大阪,晚間7時30分左右抵達時已天黑,接著他坐上計程車,到離機場僅10分鐘車程的一家旅館,進去後就沒人看到他出來,因此,可以推定他可能就是這時候被「裝箱」。

那晚,一輛黑色的廂型車來到機場私家飛機區,有兩個人在等候。


(影音製作:何卓賢  訂閱世報YouTube看更多新聞影音)

那是令人驚心動魄的12月29日星期日傍晚,逃亡小組成員還不太有把握逃得成,把人藏匿箱子、堂而皇之從機場溜走的冒險計畫,事前無法預演。

接下來的23小時國際大逃亡也是近代罕見。所有較「脆弱」的機場要先剔除,傳話人就位,拂曉起飛的飛機在伊斯坦堡幾乎荒廢的幾場跑道等著。

那天傍晚在大阪關西機場,兩名「組員」帶著音樂會演出用的大箱子,前往私人飛機起降區大廳,經過入口,繞過兩組月彎形乳白色沙發,到了安全檢查區。

因為那個箱子太大,沒法放到X光檢測線上,居然就順利過關了。安檢人員沒想到要「人工檢查」一下。

這個箱子很快就從貨倉後門被抬上13人座的龐巴迪(Bombardier)全球快速專機,旁邊一個真的放了音響器材的箱子「陪伴」著。不一會兒,飛機就起飛了。

平安夜,他和太太透過視訊,聊了一個鐘頭;事先,日本法院拒絕她和她會面,加上日本法庭預定聖誕節那天開庭決定審判他的期程,可能強化了他逃亡的念頭。

因為聖誕節前夕,有個自稱為艾倫醫師(Dr. Ross Allen)的男子,和土耳其民營噴射機公司MNG Jet Havacilik AS簽了30萬美元一趟從杜拜飛到大阪,再從大阪飛往伊斯坦堡的專程飛行契約。

MNG說它不知這是偷渡人員的 契約,已向法院提告接受契約的員工。土國司法單位指控該員工以及四名飛行員違反移民法、涉嫌走私。

據悉,高恩在日本被起訴後,交了1400萬美元保釋金,請了國際律師替他辯護,同時也「信任」由十幾名國際專家組成的「逃亡」小組,成員包括從戰區拯救人質的專家。

高恩說,他親手安排自己的逃亡。去年4月,他被保釋出來後不久就開始著手,首先要考慮的就是逃到哪一國,最方便讓他「洗清罪名」恢復名譽。他先找當過兵的和當過間諜的朋友,於這兩種人邀集逃亡小組成員。

去年7月,來自各國的各類好手成形了,計畫就進入緊鑼密鼓作業期,各任務之間的執行者互不認識,更不知曉彼此的任務。

其中最有份量的成員包括59歲的前特種部隊成員泰勒(Michael Taylor)和黎巴嫩裔美國人扎耶克(George-Antoine Zayek)。通曉阿拉伯語的泰勒1980年代綠扁帽隊員時期,在黎巴嫩服役,認識現在的妻子;後來參與過聯邦調查局和國務院主導的人質救援任務。紐約時報也曾在2009年請他營救被神學士俘虜的記者羅德(David Rohde)。

這兩位有戰區經驗的「老手」陪著那個箱子飛離日本,時間是晚上11時,飛機升空,朝北消逝。

除了機場,小組也考慮過從海港搭船出逃。會選上私人飛機機場,是因為關西機場雖然忙碌,私人飛機坪卻常常空無一人,大廳僅3200平方呎。

知情人士說,整個逃亡計畫耗費「好幾百萬美元」。

新年除夕那天,高恩夫婦參加了朋友家裡舉行的派對。翌日,他太太帶他到黎巴嫩聖夏貝爾雕像前然燭祈禱。當地人視這位基督教聖徒為奇蹟製造者。

高恩太太告訴「華爾街日報」,能和先生團聚是「我畢生的最佳禮物」,「要相信奇蹟」。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這兩組照片 促成哈利梅根決心出走
非裔混血嫁王室 舉世關注爭議多
減重、防癌、防糖尿病…專家首推「這種飲食法」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