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後重返 救森林找解方 |火山啟示錄|華視新聞雜誌

台北市 / 李婉婷 採訪/撰稿 李宇承 攝影/剪輯

=3月中旬,嘉義阿里山也發生山林大火,這場火歷時5天,延燒面積約1.6公頃,也燃起了大家的危機意識。目前全台灣、國有林地面積有162萬公頃,林務局森林護管員、平均每人巡護範圍,超過50座大安森林公園,為了撲滅山火,得翻山越嶺疲於奔命。根據歷年林火點和天氣資料統計,包括台中清水、嘉義大埔、台南玉井、高雄的旗山美濃山區,還有屏東的恆春,都是高風險地區,接下來我們要帶您重返最近幾場森林火災的現場,看看被火燒毀的林地,如何防止山火再起;而救災的驚險一瞬間,空勤、森林護管員與消防隊員,又是如何通力合作,共同守護台灣的美麗山林。

饒倚甄嘉義處奮起湖站森林護管員說:「奮起湖工作站2215呼叫」。

饒倚甄嘉義處奮起湖站森林護管員說:「部落的小姐她開車去石棹,回來就發現火災,打電話到達邦駐在所,我剛好巡山巡到那邊」。

李婉婷記者說:「3月18日發生在嘉義,大埔事業區的森林火災,起火點就在達邦公路」。

饒倚甄嘉義處奮起湖站森林護管員說:「當時火是從達邦公路那邊,整個延燒上來,因為是芒草草生地之類的,所以它延伸得很快,燃燒得非常(快),(所以整個山坡都是就對了),對」。

饒倚甄嘉義處奮起湖站森林護管員說:「目前我人在大埔228林班,X軸221476,Y軸2594597,麻煩幫我抄收」。

蔡忠誠嘉義處奮起湖站主任說:「它是從達邦公路,往阿里山公路方向延燒,因為這個地方地勢非常的陡峭,而且燃燒得非常迅速,面對崎嶇的地形,還有非常濃焰的火焰,她(護管員)還是一樣勇往直前,就是沒有退縮」。

饒倚甄奮起湖工作站森林護管員說:「火燒到這邊的時候,因為我跟另外一個前輩,先到我們步道的觀景平台,火勢很快,所以我們兩個,立刻跑回出口這邊」。

李婉婷記者說:「火勢沿著邊坡往上竄,福山涼亭附近,也就是228跟229林區交界的地方,這邊種植的杉木,我們可以看到它的樹幹,都已經呈現焦黑狀態,當時的情況一度非常危急」。

重回福山步道,樹幹被燒得焦黑也不支倒地,可以想見火勢有多猛烈,當時的驚險一瞬間,只能拚命向前沿路狂奔,饒倚甄嘉義處奮起湖站森林護管員說:「真的是用狂跑的,因為沒有跑得比火快的話,我們可能會被燒到,萬一我們真的跑不動了,就往杉木林裡面跑,因為它燃燒會比較慢,可是基本上,當然不希望有這種事情發生」。

她,是林務局嘉義林管處奮起湖工作站的森林護管員饒倚甄,擔任守護台灣山林的工作三年時間,這是她的護管區域,首次遇到森林大火,一燒就是五天,饒倚甄奮起湖工作站森林護管員說:「通報這邊有火警,我剛好在這附近立刻趕過來,趕過來火勢已經延燒上去了,然後整個倒竹一直下來,落石一直不斷,這邊上去就是,我們剛才走的,福山步道那邊了」。

3月18日下午4點45分,空勤總隊進行空勘,隨即林管處奮起湖工作站的森林護管員,及消防隊員壓制火場,奮起湖站森林護管員說:「目前(水量)已經最強,到達極限了」。

蔡忠誠嘉義處奮起湖站主任說:「那天晚上我跟很多同事,也是整個晚上徹夜未眠,都是在守阿里山公路這條沿線,防止火勢往上方延燒,往上方延燒的話,容易造成上方的一些落石」。

蔡忠誠嘉義處奮起湖站主任說:「本來是阿里山公路,會做(形成)一個天然的防火線,可是當明隧道上面,有雜草等於有些燃料,火勢就往上延燒了」。

蔡忠誠嘉義處奮起湖站主任說:「空勤跟陸軍航特部隊直升機,也接力來做灌救」。

林國強空勤總隊勤務第二大隊大隊長說:「火災的區域很陡峭,可以抓的東西不多」。

林國強空勤總隊勤務第二大隊大隊長說:「當直升機在滅火階段,在火場裡面的人員要離開,避免我們灑水去傷害到他們」。

李定忠林務局嘉義處副處長說:「去年的梅雨不是很明顯,再加上又沒有颱風,整個非常乾的狀態下,2月跟3月在阿里山公路,還有0318起火點那邊,我們路邊除了刈草之外,草割掉之外,還灑了阻燃劑,阻斷應該是我們可以做到的」。

饒倚甄嘉義處奮起湖站森林護管員說:「運水進去(林區)裡面,戴頭燈摸黑,一邊在澆水把火熄滅,那時候同時也要躲落石,因為一直延燒落石一直掉」。

前有林火,加上邊坡岩壁受熱,導致大量落石崩落,護管員和消防隊員在持續五天的滅火任務,身處重重險境,饒倚甄嘉義處奮起湖站森林護管員說:「這幾個月來幾乎都沒有下雨,缺水缺得很嚴重,還是希望大家進入森林裡面,或是深山裡面小心用火」。

2021年3月的這場森林大火,動員442人次,出動18架黑鷹還有17架的陸航特CH47直升機協同滅火,延燒5天97小時,燒毀1.6公頃的林地,李定忠林務局嘉義處副處長說:「青剛櫟的這片造林地有被燒到,可是沒有被全部燒毀,我想這次它已經有發揮到作用了,防火樹種並不是完全不會燃燒,可以搶時間讓這些防火單位,救火單位來的時候,有充分的時間可以熄滅」。

雨不下,缺水,節氣時序又逢乾旱,高風險區林火燒不盡,2020年4月14日,高雄田寮發生森林火警,林弘基屏東處旗山站主任說:「今年我們有去田寮這邊,噴灑阻燃劑的作為,今年我們這些火災的點,都幾乎沒有再發生」。

林弘基屏東處旗山站主任說:「為了火災可以範圍縮小,我們在107林班這邊,有做防火林帶的林相改良,火燒到林相變更的地方,火自然就停了」。

防火林道的開闢,可有效阻絕山火蔓延,一年後重回現場,未來地貌蓊鬱,值得期待,楊旻憲屏東處旗山站技士說:「稜線在這邊再繼續做阻隔帶,阻隔帶做好之後,就算這邊不小心引起火災,我們還是可以阻隔到其他地區」。

在曾經發生森林火警的杉林區,驚險一瞬間的當下,相思樹闊葉林,成功阻絕林火蔓延,楊旻憲屏東處旗山站技士說:「建議這片承租地上面,也可以種闊葉樹在這條防火林帶上,中間道路還是可以維持通行,讓救災人員可以通過,兩邊跟竹林做防火林帶的區隔」。

開闢防火林道,種植闊葉林,驗收造林成績,需要時間,燃眉之急,當地居民的防災意識,從日常落實,李婉婷記者說:「針對林火發生比較頻繁的區域,現在沿線的居民,他們現在每隔30到50公尺,就會裝設一個像這樣子的水龍頭,一旦遇到緊急狀況,就能夠發揮作用」。

楊旻憲屏東處旗山站技士說:「就是這樣去噴樹頭,那時候(滅火)我也是大概,這個姿勢去噴」。

隨處可見,滿山遍野的刺竹林這些易燃資源是林火隱藏版的頭號敵人,楊旻憲屏東處旗山站技士說:「再上去大概20公尺就是林班地,就是我們的旗山52林班地」。

發生在2020年的這起縱火案宣布偵破,縱火嫌犯被判處七年有期徒刑,民事求償超過250萬元,楊旻憲屏東處旗山站技士說:「那時候空勤就在那邊投水,投水了20幾次,靠著當時的雨水,兩邊把它澆熄的」。

王健雄空勤總隊勤務第二大隊機工長說:「有任務的時候一定是在基地內,我們先做完測試,確定水袋是好的之後,才會把它帶出去」。

王翼瑤空勤總隊勤務第二大隊飛行員說:「做完檢查以後放飛機上」。

王健雄空勤總隊勤務第二大隊機工長說:「機內吊掛點是在貨艙正中央,把吊勾釋放出來」。

王翼瑤空勤總隊勤務第二大隊飛行員說:「取水點或是火場附近,找個空曠地落地,把它(水袋)抬下來,勾在飛機肚子上」。

林國強空勤總隊勤務第二大隊大隊長說:「林務局派遣四位以上的水袋搬運員,一個(空)水袋200公斤左右,兩個飛行員兩個機工長,這是基本編組」。

林國強空勤總隊勤務第二大隊大隊長說:「52林班地那邊其實火這麼大,它底下其實都是竹林跟雜林」。

刺竹林區,火勢一觸即發,林國強空勤總隊勤務第二大隊大隊長說:「當下,我是請林務局的人做阻絕」。

森林護管員從另一頭上山,拎著水線往火裡去,林國強空勤總隊勤務第二大隊大隊長說:「直升機去滅火,其實只是在延緩延燒而已」。

林國強空勤總隊勤務第二大隊大隊長說:「阻隔以後我們直升機也針對,在這一線,不要讓它(火)越過去」。

國有林地面積約162萬公頃,林務局森林護管員2021年初僅有約1068人,平均每人要巡護面積高達1000多公頃,相當於50座大安森林公園,曾杰銘屏東處旗山站森林護管員說:「旗山基地台,5116呼叫聽到請回答,內門區溝坪段發現森林火警,請求動員來打火通話結束」。

李春德屏東處旗山站森林護管員說:「這邊都是刺竹林,所以在前進的時候,比較容易被刺傷,它(竹林)的範圍很廣,需要人力也比較多,才能做阻隔(林火)」。

李春德屏東處旗山站森林護管員說:「通常比較容易被縱火的地方,加強阻燃劑的噴灑」。

依據歷年林火點位及天氣資料,高雄旗山、美濃,被林務局列為高風險區,曾世維屏東處旗山站森林護管員說:「這邊每個旗山人都知道,這個地區每年都一定會燒一次,因為這是公私有林地,我們有時經過的時候,都會加強這邊的巡視,巡查一些我們的步道」。

森林護管員一旦接獲任務,得在第一時間快速集結,何家明羅東林管處台北工作站主任說:「我們要看它(林火)怎麼燒,我們的防火線,才知道怎麼開防火線」。

陳一中台北工作站技術士說:「裝備無誤,組裝完成,這個工作,是個24小時待命的工作,我覺得最重要任務就是,守護好這片山林」。

滅火是緊急任務,森林護管員的日常,幾乎都朝山中行,隻身前往森林深處,曾國智台北工作站森林護管員說:「今天的任務是巡視保安林,並且看林地是否有些特殊情況」。

記者VS.曾國智台北工作站森林護管員說:「這是什麼,這是簽到的,一個月要來(巡)幾次,一個月要八次以上」。

鄭仲君台北工作站森林護管員說:「小型的林火,可能離路邊很近,怕它延燒,我們會連絡當地的消防局來搶救,因為他們的速度比較快,如果要從我們站出發到現場的話,會比較慢一點,我們森林面積占了,整個國家的(約)七成,就只有我們巡視員在巡,相對的挑戰也非常大,身上肩負的就是,保衛國土的工作」。

根據統計,2013至2020年間,台灣發生的森林火災,98.1%都是人為因素導致,林華慶林務局局長說:「台灣不大高風險地區我們都知道,我們實務上是,怎麼樣去快速知道說,某地方生火災,怎麼樣快速地集結,包含陸空的集結,怎麼樣盡可能,在最短時間內去撲滅,環境因子是可以預測的,這沒有問題,我們可以去設更多的監測站,但是人類行為很難預測」。

星火一旦燎原,損耗的是國家各方資源,林國強空勤總隊勤務第二大隊大隊長說:「我們一小時成本,大概是20萬左右」。

2021年截至四月底,空勤總隊出動128架次,飛行時數322小時,救災成本超過6400萬元,定期清除燃料,造林,築防火林帶,都是讓森林發揮守護台灣土地極大值的積極作為。

邱祈榮台大森林環境暨資源系副教授說:「氣候變遷長期來看的話就是,大雨愈大小雨愈小,沒有降雨的日數是增加的,也就是說乾燥的情況,會傾向於是這樣子,全世界都是這樣,全世界澳洲幾場大火都是這樣子,我們面對這樣的情況,我們只能說盡可能的,把我們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好」。

張岱林務局嘉義林管處處長說:「(阿里山公路)上方,我們曾經造林,那是以闊葉樹的青剛櫟為主,闊葉樹很難燃燒,那邊也可以形成一個,天然的防火線」。

邱志郁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說:「藉由森林保護水源,把人為活動,降低到最低限度」。

邱祈榮台大森林環境暨資源系副教授說:「誰是指揮官誰是作業主,誰是計畫主,資源要標準化,我叫什麼樣的資源,叫一個救火隊,該有的裝備是什麼,這個都要是先規畫好」。

蓊鬱的山林資源、是台灣無價的資產,歷經硝煙肆虐,消失的森林樣貌,復育工程將更耗時耗力,2021年山火全紀錄,也是最真實的山火啟示錄。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