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飯

鄭雅溱
中國時報

她中午想炒飯給孩子們吃,正在廚房裡忙著,丈夫外食回來,竟然走進廚房發心說:「妳在煮什麼?我來炒吧!」她有點驚喜,從冰箱裡拿出昨晚和前晚剩下的白飯,要他一起炒了吧,但講究健康又腸胃不好的丈夫拒用稍硬掉的前天飯,只願意炒昨天的那盤。

在三兩下有模有樣的大炒之後,丈夫的炒飯上桌了。他很熱心的為她們母子三人各添了一碗。她嘴上說好吃好吃,但對少油少鹽少蛋的健康煮法實在很難下嚥,孩子們因長期受媽媽美食派的煮法慣壞了,也都是好半天才扒上兩口飯,她看不下去,尤其自己的那碗也還剩一半,再加上她有些責怪丈夫沒有聽她的話,把前天那盤冷飯一起解決掉。於是靈機一動當機立斷,自己去炒一盤,示範什麼才是真正的好吃的五星級炒飯。

於是鍋爐又熱起來,她先把前天那盤乾硬冷飯加點水悶軟以後鏟起備用,然後熱油、洋蔥、雞蛋、青蔥、醬油、辣椒又開始忙起來,她一想到剛才那碗淡乎寡味的炒飯,不自覺就在口味上下手重了些。「哇!糟糕」等到快炒好試吃時,才知口味太重,真是太鹹又太辣了些。

沒關係沒關係,還好她不愧是聰明的煮婦,立刻就去把她們母子三人難以下嚥的炒飯一起倒進她太鹹的那一鍋一起攪和,當她用鍋鏟一次一次將她的醬紅辣椒炒飯覆蓋、和入丈夫的淡褐色米飯之時,心中竟起了異樣的感受,他們好久沒有一起做一件事了,更何況是炒飯?

這一年來他們慣常冷戰。丈夫自從割除大腸瘜肉,飲食改偏清淡,他不想吃老婆各種煎煮炒炸、油鹽隨意放的不健康料理,所以一直以來都在外面吃素,很久都沒有在家吃中晚餐了。他生性清高,嚮往閒雲野鶴的生活,半年前甚至跟老闆自降到工作量少的職位,說是要休息一陣子再出發。於是他每月薪水少了大半。為此她心中累積著許多對丈夫的不滿。經過幾次的大吵之後彼此都受了內傷,當然也開始分房睡了,然後在同一層樓裡各過各的。

經過幾次的痛苦爭吵溝通之後,他們開始體會維繫外表平和之不易與重要。沒辦法啊,為了孩子。於是兩人便開始小心翼翼的相處起來。

因為太久太久沒有和丈夫一起買菜、一起逛街、一起…‥所以把丈夫的炒飯翻來覆去的加工竟然讓她起了一種新鮮的刺激感,她心想還好有丈夫這些清淡無味的炒飯,不然她那一鍋也實在也是不能吃。她彷彿有了些說不上來的什麼在心中。

她的炒飯,不,應該說是他們的炒飯快炒好了,不知是否因為是放入愛的香汗淋漓,還是因為技巧精湛,搭配得宜,那炒飯的滋味真是美妙極了,孩子們很快吃光,嘴角還泛著幸福滿足的油光。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