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派退輔會的代表常駐華府

·4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國會議員訪台,由聯邦眾議院退伍軍人事務委員會高野主席(Mark Takano, D-CA)領銜,蔡總統在接見的時候宣布:台灣的「退輔會」將派代表常駐美國。可能很多人會有疑問:退伍軍人的交流,有需要派正式的代表到華府嗎?他們是要做什麼?本文將會解釋這件事情的重要意義。

我們的退輔會全名是「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主要負責退休官兵及家屬的相關服務事宜。而美國聯邦政府裡面也有一個類似的部會:退伍軍人部(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而且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單位,它是聯邦政府第二大部,人員數僅次於國防部,政治影響力非常大。

簡單來說就是人多、票多。

從過去兩年來的公開訊息可以看到,我們的駐美代表處「守備範圍」持續擴展,現在已經可以直接和退伍軍人部連上線。2019年八月份的時候,蔡總統在美國退伍軍團協會(American Legion)的年會上面以國家元首的身份發表視訊演說,成為唯一受邀的外國元首。退伍軍團協會是由國會立法授權成立的非政府組織,也是美國最大的退伍軍人協會,會員達200萬人。這幾年我們也常看到有退伍軍團協會的成員訪問台灣。顯然我們的官方人員們有持續在耕耘與退伍軍人們的關係。

到了2020年時,我們的官方單位已經可以和美國政府單位、也就是聯邦政府的退伍軍人部做交流。例如在2020年初,時任外交部政務次長徐斯儉曾經在馬紹爾群島,和退伍軍人部部長同框參加活動(以前美國對於台美官方人物的同台亮相總是非常謹慎小心,這類的公開活動非常少見,到川普執政的中後期才有明顯的改變)。

在2020年7月7日這天,美國退伍軍人部公布了代理副部長鮑爾斯(Pamela J. Powers)和我們時任駐美代表處薛美瑜公使的合照。這是我們的駐美代處與美方的官方交流當中,公開層級最高的一次:對方是由「副部長」出來接應。

正如先前說的,我們認為這些都是台美關係「正常化」的一環。或許不用說什麼「外交突破」,因為外交是長期不斷累積來的。

台灣在2020年中、口罩產線開始穩定運作的時候,宣布開始進行「口罩外交」的行動,配合醫療物資的捐贈行動,在很多地方獲得當地政要公開感謝、以及公開接收照片。這些行動替台灣交到很多朋友,例如近期許多國家捐贈疫苗給台灣的時候,都特別提到先前台灣捐贈醫療物資。從這些事件可以看出,外交情誼的建立就是禮尚往來的過程,絕對不會像某些懷疑論者說的,例如台灣只是運氣好、台灣什麼事情都沒做。

退輔會派員駐美希望變成二軌外交,長期目標是建立與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的官方聯繫管道。(圖片取自國防部發言人臉書)

現在我們又再更進一步,即將在明年一月派正式的代表駐華府,專門推動退伍軍人的交流。根據總統府的致詞稿,這樣的正式代表,主要工作方面是要「針對退輔軍人的健康保險、優質醫療,就業輔導以及長照等方面,增加更多的交流。」

台灣在醫療系統方面的經驗當然是可以提供其他國家很多的參考,如果可以吸引更多美國的退休軍人到台灣旅行、甚至是長住,那當然更好。這些面向其實就是所謂「軟實力」的一環:增加台灣的吸引力。

退輔會主委馮世寬曾經表示:「派員駐美希望變成二軌外交,長期目標是建立與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的官方聯繫管道。」所謂二軌外交即是「非官方」的交流管道,在美國,和退伍軍人相關的民間團體相當多、而且很多團體的人數規模都不小。根據中央社的新聞指出,首任的退輔會駐美人員為陸軍退役少將倪邦臣,他先前有兩次駐外經驗,包括瓜地馬拉以及洛杉磯。

最後再補充一點:我們的駐美代表處裡面除了外交部的駐外人員之外,還有各部會的代表,包括教育部、經濟部、科技部、農委會、環保署、警政署、僑委會、陸委會、國防部等單位的駐外代表。各單位的代表人數不一,人數最多的就是國防部。現在我們再增加至少一位退輔會的代表,這表示我們在美國結交的朋友愈來愈多、新的業務愈來愈多。

國與國之間的合作面向有相當多,官方的接觸、合作洽談,以及爭取各方對台灣的支持,當然都是多多益善!

※作者為美國台灣觀測站共同編輯、東吳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

更多上報內容:

蔡英文宣布退輔會明年派員常駐華府 美訪團:美國官員訪台將成常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