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機場感染者,都會是這些人?名醫曝:機場最危險3情况防中鏢

·3 分鐘 (閱讀時間)

【華人健康網/台北報導】桃園機場群聚事件持續擴大,包括機場清潔人員、保全人員、防疫計程車司機、手推車員都陸續傳出確診者,甚至隨著傳播鏈擴散進入社區,目前已經影響部份學校停課。令人關心的是,為何機場感染者,都會是這些人?胸腔暨重症醫師提醒,通勤時間較長的機場工作人員,愈容易染疫,風險為1.02倍!尤其機場最危險的時刻有3種情形,必需小心因應!

胸腔暨重症醫師黃軒在臉書發文表示,通勤時間較長的機場工作人員,愈容易染疫。
胸腔暨重症醫師黃軒在臉書發文表示,通勤時間較長的機場工作人員,愈容易染疫。

胸腔暨重症醫師黃軒在臉書發文表示,機場感染者大都是最底層工作人員,例如清潔人員、保全人員、機場搬運工人、手推車人員。

由於Omicron歐洲疫情爆增80%,美國疫情爆增90%,可以知道,降落在機場的旅客,都會有可能被感染,而機場防疫人員、工作人員、淸潔人員,就是變成高風險的族群。

A.哥倫比亞研究

在哥倫比亞,曾經分析他們境內的國際機場 : 埃爾多拉多國際機場 (El Dorado International Airport Luis Carlos Galán Sarmiento),其工作人員的COVID19染疫情況,順便想知道哪些才是這些工作人員的危險因子?

埃爾多拉多國際機場 (El Dorado International Airport Luis Carlos Galán Sarmiento)

工作人員的COVID19染疫發生率:"7.92%" (The incidence of workers with a positive SARSCoV-2 RT-PCR test was7.92%(95%CI 4.19–11.64))

B.哪些是高風險因素?

1.無症狀感染者為主(81.25%)導致這些人以為自己很健康,就繼續工作,繼續造成嚴重的傳播。

2.社經地位愈低者,愈容易呈現PCR陽性。可能是教育訓練或認知不足導致而成。(socioeconomic level was associated with positive RT-PCR test results (Fisher = 14.08; p = 0.03176))

無論國內外,機場員工的群聚感染,都會是從最底層工作人員,例如清潔人員、保全人員、機場搬運工人、手推車人員開始,如果交通車或車子,使用"再循環系統",傳播感染病毒機會,也就增大了。
無論國內外,機場員工的群聚感染,都會是從最底層工作人員,例如清潔人員、保全人員、機場搬運工人、手推車人員開始,如果交通車或車子,使用"再循環系統",傳播感染病毒機會,也就增大了。

3.通勤時間較長的機場工作人員,愈容易染疫(1.02倍的風險)。

(a)研究人員認為可能是大衆交通工具,人多的地方,在疫情流行的國家,本來就是很高風險的環境。

(b)也有可能公車或任何交通工具,不會有HEPA昂貴過濾系統過慮病毒。

(c)尤其太冷的冬季,大家都較喜歡使用同一空間內空氣"再循環系統",忘了把外面新鮮空氣抽進來,車内髒空氣抽出去的循環,萬一前面有病例咳嗽,後來的車內乘客容易會被污染。(workers who had longer commutes had 1.02 times more risk of a positive RT-PCR result than those who spent less time commuting)

C.無論國內外,機場員工的群聚感染,都會是從最底層工作人員,例如清潔人員、保全人員、機場搬運工人、手推車人員開始,如果交通車或車子,使用"再循環系統",傳播感染病毒機會,也就增大了。

不要看到有穿著「防護裝備:防護衣、口罩、手套、防護鏡,有在工作,這樣就安全了。

D.機場最危險的時刻:

1.你 " 不自主的亂摸 "⋯⋯而你也不知道!(這是為何我們入隔離病房,P4實驗室…高風險區,都是兩人共同進退,因為相互監督彼此的安全)。

2.脫防護衣、脫口罩、脫手套、脫防護鏡, 沒有仔細依照標準作業流程進行,而隨便脫了,就丟入垃圾桶內,一切脫完了,還要徹底洗手才可離開工作崗位。

3.在哥倫比亞研究發現他們的機場工作人員,大部分都只接受120分鐘訓練而已,之後"沒有再監督,再演練" 了。

黃軒醫師 Dr. Ooi Hean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