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小說學戲 為絕學說話

陳錫煌大師一拿起戲偶,戲偶便彷彿有了生命。(盧美杏攝)
陳錫煌大師一拿起戲偶,戲偶便彷彿有了生命。(盧美杏攝)

為了寫《空笑夢》,邱祖胤特別向布袋戲大師陳錫煌學戲,從原本的笨手笨腳,到勉強學會「小旦擦眼淚」,更因為觀察大師那雙巧手,而在書中發明了「空手追風」、「靜觀出神」兩門絕技。

邱祖胤表示,在向大師學戲期間,有感於師傅技藝之爐火純青,卻乏人記錄,於是著手整理相關筆記,從跑步、走路、翻轉、跳躍,到生、旦、淨、丑的身段要訣,詳列招術及步驟;另記錄師傅常掛在嘴邊的布袋戲心法,凡20句,盼寫成《布袋戲入門》一書,唯師傅傳藝之心急切,期間陸續有影像工作者為其技藝留下完整紀錄,師傅自己又開設Youtbe帳號,90歲當Youtuber,欲傳藝全世界,新科技的效率更勝文字祕笈。兩年來的筆記心得,遂成為小說最好的材料。

其實「空手追風」、「靜觀出神」,道理很簡單:即使手上沒有戲偶,也要練到如有戲偶在;就算手上的戲偶不動,也要讓它像有生命一樣栩栩如生。想必許多身經百戰的布袋戲師傅都爛熟於胸中,只是他們從來沒有機會為自己說話,或用嫻熟的文字述說關於布袋戲的種種道理與境界。於是他大膽為他們說話,為他們的神乎其技說話,為他們代代相傳卻即將失傳的絕學說話。

邱祖胤表示,傳統藝術的匠人堅守法度,但每一代總有人勇於開創新局,大膽突破,無時無刻不想著自我挑戰。也許可以這麼說,所有的傳統藝師,都同時具備匠人跟藝術家的性格,匠人守成,一絲不苟,不容一絲一毫差錯;藝術家卻隨時創新,隨時否定過去。如何在兩端取得平衡?那是藝師終生的課題。有人故步自封,絕不拿老祖宗的絕活開玩笑;有人逐步改變,與時俱進,力保手藝不致被時代洪流淹沒;有人則妄想一步登天,成就曇花一現。不論匠人還是藝術家,大抵都圖一個了無遺憾,大半生走來,卻多半不無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