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摧毀家園 災民悲泣:畢生所有化灰燼

世界新聞網

在消防人員仍對抗加州舊金山北部酒鄉蘇諾瑪縣(Sonoma County)的林火之際,部分被允許返家的居民卻發現家園只剩下灰燼;71歲的駐地藝術家霍夫爾(Wade Hoefer)說:「我畢生所有都在那裡被毀。」

這位頭髮灰白的畫家回到位在該縣海德斯堡(Healdsburg)的蘇打岩釀酒廠(Soda Rock Winery)、被燒毀的繪畫工作室,用發抖的手指著一堆瓦礫說:「我現在只剩身上的衣服了」。

他戴著墨鏡,身穿一件外套、一條圍巾、白T恤和綠色短褲、還有快要壞掉的涼鞋。

霍夫爾是金凱德大火(Kincade Fire)中蘇諾瑪縣近28萬撤離人口之一;26日晚間,在強風促使火勢逼近蘇打岩酒莊的最後一刻,他才倉皇逃離。

霍夫爾說:「我聽到風聲、看到火勢直接朝我這裡逼近。我逃走時消防人員剛好來;我只能到附近店家棲身等候。隔天早上6點我回來時,這裡只剩餘燼,一片焦黑。」此後他只能住在車上。

霍夫爾的工作室旁,一棟歷史悠久的大樓也被大火摧毀。

該大樓建於1869年,多年來曾被用作銀行、商場與郵局;根據歷史記載,該大樓在1880年代也曾被用作釀酒廠。

現在的業主威爾森夫婦(Ken and Diane Wilson)2000年買下該建築,並於2010年開設蘇打岩酒莊,舉辦品酒會、婚宴、音樂會等活動。

另一位蘇諾瑪縣居民、41歲的焊接工人泰瑞(Josh Terry),在2015年的山谷野火(Valley Fire)中失去家園;這次不顧強制撤離警戒、折返回家試圖拯救家園。

泰瑞向媒體透露:「2015年時,我總覺得我應該還能做些什麼;我應該淋濕屋頂,打開灑水器。」

這次泰瑞做好撤離的準備,最後卻決定留下;後來風勢扭轉,在消防人員的幫助下,泰瑞一家留在原地安然無恙。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20萬能買房、無州所得稅…美國最佳退休地是「這裡」
每天慢走一萬步能消除脂肪肝嗎?聽聽醫生怎麼說
海外退休真有那麼好?先想想這4點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