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戰爭:什麼是中立國?

·8 分鐘 (閱讀時間)
A women hold up a anti-war poster
反戰示威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表示,作為與俄羅斯和談的一部分,烏克蘭可能會同意成為一個中立國。

但是,保持中立國地位到底意味著什麼呢?

「不同定義」

一般來講,中立國不會在兩個或多個交戰國之間選邊站,不能幫助或危害交戰國——也就是那些參與衝突的國家——也不允許將其領土用於軍事目的。

一些國家將這一中立原則寫入憲法,尤其是那些位於歐洲和中亞的中立國。

還有一些國家只是籠統地宣佈奉行不結盟政策,這意味著不會自動站在衝突中的任何一方。

英國布拉德福德大學(University of Bradford)國際安全與發展教授歐文·格林(Owen Greene)說:「中立概念由來已久,但歸根結底,中立就是各國自己所表述的政策。」

但「這是一個非常多樣化、通過談判取得的概念,」他說。

瑞士模式

Swiss reservists walk across a field
瑞士,所有身體健康的男子都要服兵役,都配槍保存在家中,但是瑞士保持軍事獨立

瑞士是最古老、或許也是最具標誌性的中立國家。自1815年以來,瑞士外交政策一直堅持奉行中立原則。

即使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瑞士也保持中立,但是後來被指責成為納粹戰犯的避風港。

瑞士從未加入歐盟,但是與歐盟簽署了關於促進貿易和人員自由流動的協議。

瑞士也從未成為西方軍事聯盟北約的一部分,直到2002年才正式加入聯合國。

但格林教授表示,隨著世界經貿全球化不斷加深,瑞士的傳統中立地位正變得越來越難以維持。

由於歐盟的共同外交政策也包含安全和國防領域,俄羅斯將瑞士視為西方集團的盟友,因為雙方的關係非常密切。

格林教授表示,瑞士正在慢慢「擺脫」其長期以來奉行的中立政策。

最近的一個例子是,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後,瑞士政府也加入歐盟成員國行列,對俄羅斯公司和個人實施制裁。

緩和緊張

奧地利和歐盟
奧地利屬於歐盟、但不是北約成員

但是瑞士並非是唯一一個奉行中立外交政策的歐洲國家。其他一些國家保也持中立地位,目的是為了緩和地緣政治緊張局勢。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奧地利被蘇聯、美國、英國和法國佔領。蘇聯撤軍前強加一個先決條件,要求奧地利保持中立,以確保蘇聯和西方之間有一個緩衝區。

1955年,這四個大國決定撤出佔領軍,讓奧地利實現獨立,但在這之前,莫斯科堅持奧地利議會應首先在憲法中寫入保證中立的條款。

格林教授表示,奧地利的中立「是直接源於一場特定的衝突」,並不像瑞士的中立原則那麼嚴格。

儘管奧地利目前尚未加入北約,也不允許在其領土上建立外國軍事基地,但作為歐盟成員國,奧地利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也對俄國實施了制裁。

奧地利外交部長亞歷山大·沙倫伯格(Alexander Schallenberg)說:「即使從軍事角度來看,奧地利也是一個中立國家,但是當我們面對暴力形勢時不能保持中立。」

目前,歐盟有六個成員國不屬於北約:芬蘭、瑞典、愛爾蘭、馬耳他、塞浦路斯和奧地利。

但除塞浦路斯外,所有這些國家都通過「和平伙伴關係」計劃與北約開展合作,使他們能夠發展與西方軍事聯盟的關係。

緩衝區

2015年9月29日,紐約,蒙古國前總統在聯大發言
蒙古前總統恰希亞·額勒貝格道爾吉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言

東京早稻田高等研究所瑞士研究員帕斯卡爾·洛塔茲(Pascal Lottaz)表示,中立國家仍然可以實現其地緣政治目標。

他說,中立國家可以採取行動,通過在敵對國家之間建立「物理空間」,「來緩和危及安全的困難處境」。

例如,前蘇聯加盟共和國摩爾多瓦於1994年在其憲法中規定保持永久中立的原則。

另一個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土庫曼斯坦12月12日廣泛慶祝中立日,這是該國1995年宣佈保持永久中立的週年紀念日。

在冷戰時期經常捲入中蘇外交爭端的蒙古國,於2015年在聯合國大會上宣佈保持永久中立。

時任蒙古前總統恰希亞·額勒貝格道爾吉(Tsakhia Elbegdorj)表示:「蒙古的歷史、我們的地理位置和我們選擇的發展道路的獨特性,都符合中立的精神和原則。」

不過,他提醒其他國家,中立國家受到攻擊時擁有「完全的防禦權」。

高度軍事化

聖何塞,警官畢業典禮,2011年2月28日
格林教授指出,哥斯達黎加在1949年解散了軍隊,但維持著一支與鄰國軍隊一樣強大的警察部隊。

格林教授表示,那種認為中立國家不太關心安全問題的觀點是一種誤解。

其實,瑞士武裝部隊被認為是歐洲最有戰鬥力的軍隊之一。憲法規定所有健康的瑞士男性都必須服兵役,配備的槍支可存放在家裏。

「在現代世界中,要想成為一個中立國家並不是說我們不相信戰爭會爆發。只是說我們不會主動參戰,」格林教授說。

因此,中立與非軍事化是兩個非常不同的概念。

格林教授指出,哥斯達黎加在1949年解散了軍隊,但維持著一支與鄰國軍隊一樣強大的警察部隊。

他說,這個中美洲國家將自己視為一個關注集體利益的國家,並通過廢除軍隊來提出自己的政治主張,因為該地區長期受到軍事政變影響。

儘管哥斯達黎加的憲法禁止其參與外部戰爭,但格林教授說:「如果該國遭到入侵,他們會進行非常頑強的抵抗。」

在亞太地區,日本憲法也禁止其參戰,但日本與美國卻保持著強大的軍事聯盟和雙邊安保條約。

夾在奧地利和瑞士之間的歐洲小國列支敦士登在19世紀廢除軍隊後,其防務由瑞士負責。但兩國之間並沒有簽訂軍事防務條約。

保持平衡

新加坡F16戰鬥機
新加坡購買美國軍備,但總是盡量在美國和中國之間「選邊」

此外,還有一些國家在國際關係中尋求政治中立,但這種中立不涉及法律地位。

新加坡,尤其是台灣就是典型的例子。美國、中國和日本在亞洲爭奪各自的利益,小國只能在大國之間維持平衡外交。

新加坡一直在美中之間維持長期的中立,但中國對台灣的武力威脅使得這種政策的構思特別難以實現。

在全世界,大約有120個國家認為自己是「不結盟」國家,反對加入任何大國集團。

不過,這是一個「高度靈活」的政治概念。不結盟運動(Non-Aligned Movement)是一個鬆散的國際組織,成立於冷戰時期的1961年9月。前南斯拉夫作為該運動一個非常積極的成員,採納了這一理念。

塞爾維亞是一個前南斯拉夫加盟共和國,於2007年宣佈「武裝中立」(armed neutrality ),並正在就加入歐盟進行談判。

「武裝中立」在國際政治中指一個主權國或一個國家集團在戰爭中不支持任何一方,並聲稱將抵禦任何入侵的做法。

盧旺達1994年內戰期間發生種族大屠殺,內戰結束後加入英聯邦,並於2009年宣佈保持永久中立。

烏克蘭可能採取什麼樣的中立國模式?

2014年9月,烏克蘭士兵
對莫斯科來說,烏克蘭不加入北約是「沒商量」的一條件

這將取決於烏克蘭和俄羅斯外交官之間的談判結果。

洛塔茲認為,烏克蘭的中立對俄羅斯來說是一個「不可談判的」條件。 他說:「這將包括將中立地位寫入烏克蘭憲法,並在此範圍內與俄羅斯簽署協議。」

但格林教授指出,「中立是一個含糊不清的術語,我認為烏克蘭若同意籠統地保持中立將是一個極其不明智的舉動。」

格林教授說:「這意味著俄羅斯將以極端的方式對這個概念進行解釋,最終導致不會被任何烏克蘭人接受。」

更具體而言,保持中立可以定義為烏克蘭承諾不加入北約,或允許北約或俄羅斯軍隊進入其領土。

但烏克蘭未來的歐盟成員國身份就可能會成為一個棘手問題。 一些專家建議,烏克蘭可以採取奧地利的中立模式,即成為歐盟的一部分,但不加入北約。

由於歐盟成員資格將伴隨歐盟安全保證,格林教授說「俄羅斯會認為這是違反協議」。

另一方面,洛塔茲認為,為了啟動和平進程,兩國可以暫時將歐盟成員身份作為「一個開放的模糊概念」。

戰爭初期,俄羅斯總統普京曾表示,他希望使烏克蘭「非軍事化」,但他從未具體說明這意味著什麼。

格林教授說,「一個非軍事化的烏克蘭不會持久。」

不過洛塔茲認為,俄羅斯不一定會要求烏克蘭解散其軍隊。

他說,俄羅斯和烏克蘭可以同意限制烏克蘭軍隊的人數,禁止保存進攻性武器和核武器,以及禁止與北約達成任何協議。

「非軍事化最重要的一點是沒有進攻性武器,」洛塔茲說。 但他承認,這個問題「顯然有待談判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