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凌翔:伊朗可能攻擊美國中東防衛區

烏凌翔

川普下令狙殺了伊朗第二號人物蘇雷曼尼,等於宣戰,還在傷口上灑鹽-威脅伊朗不可報復。川普老兒忒也天真,擁有近五千年歷史與文明的強悍波斯人,怎麼可能不報復?現在問題只在於伊朗會何時報復?如何報復?本文重點在試圖回答第二個問題。

分析與預測一個國家的可能外交做為,大致有兩個層面:一是意圖、二是能力。意圖很難判斷,因為國家內部有多種利益相左的勢力相互激盪,譬如「集」權如中國,仍無法是習近平一個人以主席之尊說了就算,他也得考慮隱而不顯的派系拉扯;三權分立的美國就更不用說了,川普暴衝之後,國會與聯邦法官,都可能強力修正他的意志。

政教合一的伊朗,不久前也發生過人民大規模示威抗議的事件,政府鎮壓太血腥,短短兩週,竟然槍殺了1,500人,現在因為「國殤」而國內更團結?抑或,反對勢力蠢蠢動?我們很難得知第一手訊息。

這就是文首提及的第一個問題-報復時間-很難預判的原故,各方勢力的各個領導人腦中在想什麼,其間的因果關係,太複雜了。但是,如何報復,牽涉的是具體的物理能力與客觀地理資訊,我們遠在幾千公里外的東亞,也可以根據公開資料,進行一次簡單的推理。

聖經「以斯帖記」中的猶太民族英雄以斯帖是2500百年前的波斯皇后,她的墓園在伊朗哈馬丹,仍然保存完好。(照片提供:閑遊者劉慰和)

首先,我們觀察到包括美軍斬首蘇雷曼尼與之前的一連串事件中,伊朗一方出動的人員與使用的武器:主要是民兵甚至平民,分佈在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等中東國家,攻擊目標以美軍在這些區域的固定基地居多,使用的武器多是火箭,譬如上個月27號在伊拉克、基爾庫克附近一處軍事基地,遭到三十幾枚火箭襲擊。又譬如上個月31號,伊拉克境內的美國大使館,被伊朗支持者包圍攻擊。

火箭與飛彈的區別在於飛彈有導引系統,比較準,火箭則在發射後就只能碰運氣了,看看能否落在發射前瞄準的落點。民兵不是正規軍,缺乏正規訓練與先進武器,但絕非沒有戰力;原為建築工人的蘇雷曼尼在加入革命衛隊前,據說也只受了六週訓練,這種經過戰火「適者生存」淘汱出線的老兵,可能更精銳!

美國為了報復前述伊拉克基爾庫克附近軍事基地遇襲,「精準空襲」所謂伊朗支持的武裝組織「真主黨旅(Kataib Hezbollah)」,位於伊朗境內2個與伊拉克境內3個,共5個據點,至少造成18人死亡+50人受傷。

美國國防部的新聞稿中,沒有詳細描述此一報復行動的細節,紐約時報則指明空襲任務是美國空軍鷹式戰鬥機F-15E執行,,無論如何,要能夠在幾乎同一時間攻擊5個目標,必然需要高超的秘密通訊協助,包括衛星與軍用級的GPS,事前定位目標,行動中導引飛彈飛向目標-就像狙殺蘇雷曼尼一樣。這些都不是火箭+民兵可以相比擬的戰力。

不過,在空軍與海軍戰力皆居於劣勢的伊朗,絕非沒有足以令大美霸權忌憚的武器,事實上,伊朗在彈道導彈上的技術與數量,都是令老美之前不敢對它輕啟戰端的主要理由。而且,雖然美國積極發展「愛國者」與「薩德」等各種空間段的飛彈防禦系統,在天空的攻防之間,仍是「攻勝於守」,即,發展防禦飛彈的美、中、俄、印度、以色列等各國,誰也沒有把握能把空中來襲的每一枚飛彈,都在落地前攔截到。而伊朗大量製造+儲存的各射程導彈,讓它能以「飽和攻擊」策略,攻擊美國及其盟友在中東的35個基地,必然可以成功-如果真到了要玉石俱焚的那一天。

除此之外,弱小國家或政權-包括台灣-也不見得都要跟強權大國比錢多,發展或購買各種昂貴的軍武。科技發展下,也可以另闢蹊徑,發展低成本但一樣有殺傷力+震攝威力的武器-譬如無人機-伊朗顯然已經這麼做了。

去年9月中,美國在中東最重要的盟友,屬於遜尼派的沙烏地阿拉伯,其國營石油公司 Aramco被無人機偷擊成功,後來出面承認幹下此事的是伊朗的代理人-葉門胡塞武裝組織。令美國顏面盡失的是,多金的沙烏地阿拉伯購有美國昂貴的各種飛彈防禦系統,結果竟被幾十架低價的無人機突破-不但沒有攔截到,而且根本沒發現。沙烏地阿拉伯只發現了美國幫它建立的空防漏洞。

這又是一個現代武器發展、在新科技快速推動下,攻勝於守的例子。更別說,伊朗不見得要用導彈威脅經過荷莫茲海峽的美國航空母艦或油輪,它的目標可以是每一個美國人。我一位拿到美國護照多年的台灣同學,就告訴我,他旅行時,總是帶著中華民國護照,因為,萬一被中東恐佈份子劫持時,可以拿出來證明他不是美國人。

所以,如果本文的大前提-伊朗必然報復-是正確的,那麼,在美伊雙方軍武科技差距也許很大,但軍力「不對稱」,而且美國在中東地區要防衛的目標等於伊朗可以攻擊的目標,那麼多的情況下,伊朗的報復戰略應該是不同時、奇襲多個中東地區的地面目標,避免空戰與海戰。

很可能沒有想好下一步的川普,等於捅了馬蜂窩了,現在美國與它的中東盟友,都在嚴陣等待中…

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是波斯帝國古都,於公元前515年,由大流士一世(Darius I The Great)建造,於1979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2500多年的風霜雨摧使得規模宏偉的建築只留下斷垣殘柱。(照片提供:閑遊者劉慰和)

※作者為台大政治系博士候選人​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實登詐貸下場? 律師:團騙關7年!

【影片】實登價被偷篩? S大教你「買方逃生術」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