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凌翔:共諜案把台灣人的認同空間變小了

烏凌翔
上報

王立強案聯想:共諜的全面滲透與台灣人的認同空間

對於國民黨在大陸敗退的原因,毛澤東自詡有三大法寶:「黨的建設、武裝鬥爭、統一戰線」,台灣知名學者明居正戲稱毛澤東「太謙虛」,沒強調還有另兩項法寶:「文宣」與「用間」。

老毛謙虛嗎?他前一句讚成吉思汗為「一代天驕」,後一句卻敢譏他「只識彎弓射大雕」,顯然不知謙虛為何物,只是他把文宣+間諜與三大法寶共治於一爐,早就無招勝有招,不必單列出來。

兩岸開放以來,歷經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到今天的蔡英文政府,中共對台統戰工作內容,不但文宣無孔不入,王立強案一爆,更顯諜影幢幢,讓我們一窺中共以統戰行動包裝的間諜戰十分高明。只是比起老美,中共對台間諜工作先天居於劣勢,因為依賴美國維持國家生存的台灣,視美國為好人,視中共為壞人,對好人-心態上-傾向不設防,於是好人在台灣搜集情報,自然無往不利。跟美國在台「直取菁英」的打法比起來,中共對台情報戰的策略,可稱之為「人海戰術」,其實也就是全面滲透。

話說蔣經國過世,李登輝掌權,兩岸對立冰融,交流升溫,大量大陸人士來台探親、探病、掃墓、交流,坊間傳說大量共諜來台可能所言不虛。十多年前,筆者曾在北京見過一位台灣文化界朋友介紹的大陸人士,就自稱曾短期來台三次,並帶領師長級部下數名,環島搜集全台地理水文等情資,為隨時攻台做準備!言語極其鷹派,連在場的大陸學者都聽不下去,叫他「對台胞客氣點」。無論如何,此人曾來台情搜應是事實。

來了又走,應該不少,滯留台灣,潛伏在你我身邊,可能也所在多有。七、八年前,筆者為一位親人辦理再度來台探病,竟被當時的入出境管理局以尚未出境為由拒絕,在出示各項文件後,證明是機場境管資料與境管單位電腦系統未同步,筆者不禁大奇:若是一直沒離境,你們怎麼沒聯絡保證人呢?何況移民署還是國安局明定的「國內情治機關」。

櫃台承辦人員脫口而出:現在大約有八萬多人都入境逾期後去向不明,我們哪有辦法一個一個去找?幾週後,類似的事件又發生,筆者還被電視台記者訪問此親身經驗。無論如何,循正常管道來台,但數以萬計的逾期居留者中,有多少是「身負重任」者,不得而知,但一定也有,而且散佈全台各地。

扁政府時代,台美關係雖走入低潮,民間交流卻不曾中斷;馬政府時代,採取「親美、友日、和中」政策,兩岸交流更加熱絡,中共「工、農、商、學、兵、政、黨」各界,紛紛來台觀光旅遊,全面交流人數大增,夜市都人滿為患了,只是,這些「阿陸仔」並非當前政府急於推動《國安五法》與之前《中共代理人法》、現改為《反滲透法》針對的目標。

《國安五法》《反滲透法》都是針對「自己人」

這就呼應本文破題的統一戰線與用間了。按近來在澳洲揭露「王立強案」電視節目中出鏡的外交部次長徐斯儉的說法:統戰就是交朋友。中共統戰台灣,成績斐然,結交了大量朋友,既是朋友,當然可以、也願意提供大量的「資訊」=「公開情報」,蔡政府頭痛的就是「自己人」跟對岸交朋友後,成為中共的「第五縱隊」=中共的間諜或線人。

蔡英文的憂慮不是沒有道理,列寧曾提醒她:最堅強的堡壘,要從內部攻破;老毛也警告她:不打沒有內應的仗。問題是,這些自己人包括了:赴陸的台商、在台的學界、金融界、企業界、新聞界、甚至外省第二代,都有與中國交流的需求,政府卻認為都應該防,如此大的打擊面,加之去年以轉型正義之名的「東廠」打擊「隨附組織」紀錄,可能被限制者的恐懼更有道理。

還有一點,猶記得2016,蔡英文當選總統時的公開宣示-國民沒有一個人必須為他們的認同道歉-恐怕已經不可能了,因為綠營許多人士無法分辨心懷中國「大一統理想」的國民,與間諜有何差異,甚至指稱質疑王立強案者,就是中共同路人!於是,認同中國大陸者也許不須道歉,但必然要面對某種程度的恐懼感。

兩岸關係,本來就是鑲嵌在中、美關係之間。中美磨擦加劇,兩岸關係豈能維持不變?中共壓縮了台灣的國際空間,連帶的,台灣人選擇認同的空間也漸漸消失了。

※作者為台大政治系博士候選人​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綠營拔深藍樁蔡英文密會國會政黨聯盟 妙天證實:在蘇嘉全官邸談一小時

【影片】誠品生活expo「肖年頭家夢想嘉年華」 11/29-12/01 百家文創品牌齊聚松菸任你逛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