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凌翔:2021Q2中國GDP落後美國之後

·4 分鐘 (閱讀時間)

「美中角色互調?美經濟增長未來數季超越中國」,「多家研調機構指出,美國經成長在未來三到五個季度將會強壓中國。這將可能是1990年以來,美國經濟增長速度首度持續超過中國的時期」。

以上是德國之聲中文網八月中的一篇報導標題與文首摘要;文中綜合的所謂多家研調機構包括:穆迪分析(Moody’s Analytics)、Capital Economics、和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至於提出「美中角色互換」可能性的則是《華爾街日報》。台灣多家媒體也轉載了相關報導。

報導原由是2021年第二季,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較去年同期增長7.9%,美國則是12.2%,同時前述三機構預測美國GDP超越中國的時間跨度不同,有未來三季、也有未來五季。

單季GDP成長率是一個短期的統計,整年度變化可能很大。去年初疫情爆發時,中國第一季GDP成長率是負6.8%,史上首見。原因明顯是疫情與其強力隔離方式,當時疫情發展前景不明,各方對後續的GDP預測當然也就很晦暗,即使悲觀也合理。後來中國2020年餘下三季的 GDP成長率分為3.2%、4.9%、6.5%;全年則是2.3%,又成為全球唯一正成長的大型經濟體。

中共官方當然正面宣揚此一成績,「主要目標完成好於預期」,台灣官方媒體則至少在標題上不同聲附和,「創改革開放40年來最低」。經濟數字若統計翔實,以其為依據來觀察美、中大國博奕,不必也不應糾纒於這種「經濟民族主義」的情緒。觀察空間跨度要宏觀、時間跨度要長期,才不至於以偏蓋全。

國關學界關心的重點是:經濟發展的重要性,對於美、中兩國的總體實力消長佔有多大的比重?

《世界強權的興衰》作者、美國耶魯大學歷史學教授保羅.甘乃迪是看重大國經濟實力的代表,他的大作副標題是《經濟變遷與軍事衝突》,不論近代篇或現代篇的內容,都一再引述近五百年輪流崛起大國的各項經濟數字與這些大國對外戰爭的關係。2018年甘乃迪教授接受中國大陸《參考消息》的專訪,開宗明義就說:

「500年來大國興衰的歷史表明,大國相對的經濟實力與地位,與其相對的軍事實力或地位相關聯,而大國之興衰,最終、更重要、更具決定性的因素,是相對他國而言的經濟實力:大國的經濟基礎決定和影響著它的相對地位。」

持類似甘乃迪教授「經濟決定論」看法的中華民族主義者,總是認為中國因為經濟成長曲線陡峭,因而預測中國終將戰勝美國,成為世界首強。但是甘乃迪教授也在專訪中表示「包括金融和技術實力在內的經濟力量更加持久、更加重要」,就此經濟力量的定義而言,美國仍享有美元霸權、以及在至少半導體產業掌握最上游的設備材料與設計軟體等技術優勢之現狀,又挫敗了那些網上的大量「粉紅」與「毛左」。

換言之,GDP數字與成長率很重要,然而它不是經濟的全部內容,更不是大國競爭的唯一領域;它要轉換為軍力,也不是單純的線性關係。

此外,經濟數字在中國受到的關注,可能比其它國家更高,中共向來強調其取得的經濟成就,有其必要:「必須把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作為為人民謀幸福的著力點,不斷夯實黨長期執政基礎」。時時憂慮執政的合法性,是一黨專政體制對內的必然。

回到主題,美國經濟能否真的在未來三季或五季「強壓」中國,確實非常值得我們關注,它可能是一個美國短暫衰落後又重回世界霸主的轉折,但也可能只是中國邁向世界最大經濟體過程的一小段變奏。

以短期的經濟數字來預測長期的大國興衰,乃至大國競爭的結局,或許有其新聞趣味,然而,若是政府官員或企業主根據此類新聞預測,做下攸關國際民生的重大決策,就太危險了。

※作者為台大政治系博士候選人

更多上報內容:

台日友好! 台南金城國中棒球隊與黃偉哲跨海以影片致謝日本捐贈疫苗

英媒獨家披露拜登次子召妓影片 三度遺失電腦恐成美國國安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