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與烏拉圭擬推自貿談判 美國「後院」成中美新戰場?

·7 分鐘 (閱讀時間)

根據路透社消息,南美洲國家烏拉圭正在推進與中國的自由貿易談判。此舉可能推動烏拉圭成為南方共同市場(Mercosur)與中國經貿往來的「門戶」。

南方共同市場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和烏拉圭四國組成,該組織對外實行共同關稅,旨在推動拉美地區經濟一體化進程。

南美長期以來被看作美國的「後院」,但中國在南美的經濟存在日漸顯著,再加上中美關係不斷惡化,南美有可能成為兩個大國競爭影響力的新賽場。

為什麼是烏拉圭?

烏拉圭總統波(Luis Lacalle Pou)在上周透露,中國已提出「正式建議」,推動與烏拉圭的自由貿易談判。

波烏烏拉圭將正式研究與中國的擬議貿易協議,並在年底前提交。

烏拉圭政府顧問德爾嘎多(Alvaro Delgado)近日向媒體表示,烏拉圭的目標是成為中國「進入南方共同市場的門戶」,而且「這是最終目標,或許也是最重要的目標」。

在烏拉圭之前,其鄰國智利和秘魯已經與中國簽署自由貿易協議。但與智利和秘魯不同的是,烏拉圭是南方共同市場的成員,而該組織中包括巴西和阿根廷兩個體量和影響力可觀的南美大國。

中國已經是烏拉圭的主要貿易伙伴,烏拉圭約30%出口產品流向中國,其中包括烏拉圭56%的肉類。肉類為該國主要出口品。

何為南方共同市場?

1991年,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和烏拉圭四國總統在巴拉圭首都簽署《亞松森條約》,宣佈建立南方共同市場,1995年1月1日南方共同市場正式運行。

南方共同市場的宗旨是通過有效利用資源、保護環境、協調宏觀經濟政策、加強經濟互補,促進成員國科技進步和實現經濟現代化,進而改善人民生活條件並推動拉美地區經濟一體化進程的發展。

從2006年起,南共市就對外實行全面的共同關稅。同年,還吸收委內瑞拉加入,不過因為委內瑞拉國內局勢,自2017年8月起被無限期暫停成員國資格。

原巴西外長阿莫林評價,南方共同市場最大的價值是在與第三方談判時用一個聲音說話,加強成員國的國際話語權。

不過,南方共同市場並非「鐵板一塊」。近年來,這個國際組織內部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爭端不斷,多項協議未能得到落實,一體化進程停滯不前。

2020年4月,阿根廷宣佈退出南方共同市場同其他國家正在進行的自貿協定談判。2021年7月,烏拉圭則單方面宣佈將同第三方開展貿易談判,並將繼續參與南共市同之外國家的自貿協定談判。

正因為如此,烏拉圭開啟與中國的自貿談判可能會引起,組織內大國巴西和阿根廷的不滿。今年七月,波烏曾表示將自行與中國商討貿易協定,這導致烏拉圭與阿根廷、巴西和巴拉圭的緊張關係。

對於此次會談,路透社稱阿根廷外交部不予置評。

烏拉圭的塔誇倫博位於拉丁美洲南部潘帕斯草原,以飼養優質牛而聞名。
烏拉圭的塔誇倫博位於拉丁美洲南部潘帕斯草原,以飼養優質牛而聞名。塔誇倫博是連接烏拉圭和巴西利夫拉門托市的26號公路的一部分(圖為卡車裝運的烏拉圭肉牛行駛在26號公路上)。

美國「後院」成中國新市場?

去年玻利維亞前總統豪爾赫·基羅加被問道,「您會選擇誰?美國還是歐盟?」他回答說:「我選巴西,如果要選一個放在第二位,那就是中國。這就是南美的現實。」

長期以來,南美被認為是美國的勢力範圍,對於域內各國保持強大的政治經濟影響力。芝加哥大學教授米爾斯海默在其書中,將美國的區域霸權範圍劃為南北美洲。

南美洲在地理上是離中國最遠的地區,其中阿根廷是離中國最遠的國家,以往與中國經濟和政治聯繫也較弱。

但近年來,隨著中國經濟體量增長,全球化程度加深,原材料富集、農業發達的南美洲,與中國的經濟互補性凸顯。

21世紀以來,中國與南美洲的經濟聯繫快速發展。特別是2018年,隨著中美經濟關係緊張,特朗普對中國的關稅戰,客觀上加強了中國與南美洲國家的經濟聯繫。

尤其是大豆、豬肉和水果等農產品。以大豆為例,美國大豆遭到中國的關稅報復,導致巴西大豆絶大部分收成都流向中國。

也是在2018年,中國對南美洲國家的投資額超過美國。在疫情中,中國疫情控制較好,外貿規模繼續增長,使這一差距繼續拉大。

此外,2019年底,阿根廷新任總統阿爾韋托·費爾南德斯(Alberto Fernández)上任以來,中國與阿根廷的關係獲得加速推進。從數據來看,中國從多年以前便是阿根廷最大的農產品出口市場和牛肉出口國,2019年阿根廷向中國出口了超過63萬噸牛肉,佔阿根廷牛肉出口總量的四分之三。

阿根廷多個城市去年曾爆發反對與中國簽訂豬肉生產協議的抗議。
阿根廷多個城市去年曾爆發反對與中國簽訂豬肉生產協議的抗議。

在此基礎上,中國打算在阿根廷投資35億美元建設養豬場,這份協議將使阿根廷成為中國豬肉最大的供應國。支持者認為,此舉可使阿根廷原本大量的出口飼料升級為附加值更高的豬肉,有利於該國擺脫經濟危機。但反對者認為,突然大規模增產,將使該國自然環境不堪重負,長期來看利大於弊。輿論爭議之下,阿根廷當局表示,已推遲與中國簽署諒解備忘錄的時間。

即便如此,根據阿根廷國家統計與普查研究所的數據,中國已取代巴西,成為阿根廷最大的貿易伙伴。

智利大學法學院教授伊格納西奧·托內羅(Ignacio Tornero)在媒體撰文表示,近年來,中國在南美投資日益增加,一些人對此提出了批評。與此同時,我們還經常聽到像中國企業正在「購買一切」這樣的說法。實際上,就南美洲國家而言,中國投資增加其實是一個「遲到」的現象,從世界範圍來看,中國在南美的投資規模還相對較小。中國的對外直接投資從2010年起才開始陸續到達這一地區。

政治上的存在感

在政治上,拉美也日益成為中國拉攏的對象。

由於台灣的「邦交國」大量集中於中南美洲地區,這裏也成為中國爭取政治影響力的熱點地區。近幾年,多米尼加、薩爾瓦多和巴拿馬先後與台灣斷交,承認了「一中」政策。

跟中國經貿關係密切的阿根廷,在政治上兩國也互動頻頻。

6月24日,中國駐聯合國副代表耿爽在聯大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重申支持阿根廷對馬爾維納斯群島的主權要求。耿爽在聯大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說,馬爾維納斯群島問題本質上是「殖民主義歷史遺留問題」,並呼籲國際社會繼續努力鏟除殖民主義,特別敦促英國要根據聯合國有關決議履行國際義務。

烏拉圭與中國國旗按鈕圖案
烏拉圭與中國國旗按鈕圖案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一直使用「馬爾維納斯群島」來稱呼福克蘭群島,也反映著中國的一貫立場。

福克蘭島戰爭後阿根廷受到英國的軍火禁運制裁。近年來阿根廷空軍試圖更新其老舊的空軍裝備,但其購買現代機型的努力屢屢受挫。

阿根廷曾考慮從西班牙購買幻影F1M戰機和瑞典的獅鷹戰機。但據美國防務周刊新聞報道說,來自英國的壓力使上述交易無法達成。報道說,瑞典獅鷹戰機30%的零部件來自英國。

中國媒體報道稱,中國向阿根廷出售了6架梟龍三型戰鬥機(JF-17 Block III),合同價值為6億美元。也有報道說,阿根廷在採購談判最後要求中方降低價格,但中國政府堅持5千萬美元的價格物有所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