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龍鎮的木匠李四-下

陳永和
中時電子報

中國時報【陳永和】

革命委員會派人到木匠李四家接收棺材時,烏龍鎮許多人都跟著看熱鬧去了。因為早就聽說棺材很重,先是來了八條革命壯漢,帶著粗大的麻繩和扁擔,想把棺材抬到階級鬥爭教育展覽館去。八條革命壯漢圍著棺材站成一圈,其中一個人嘴裏叫一二三,大家一起用力,想把棺材抬高一點,把麻繩穿到下面去。但棺材分文不動。連著試了幾次,都失敗了。誰來幫幫忙?其中一個人朝旁邊人叫道。旁邊人一哄而上,有十幾個人吧。有的人沒有摸過棺材,順手摸了一把,把鼻子湊上去聞,好香好香叫起來。大家就一起去摸棺材,連革命壯漢也不由自主去摸,摸完都把手放到鼻子上聞,齊聲說好香好香。

來呀,大家一起用力抬。一二三一二三一二三一二三……幾十只手圍在棺材上使勁,但還是失敗了。

哎呀,怎麼這樣傻呀。大家都站到一邊來用勁,只要一邊起得來,另一邊就好辦了。其中一個人說。

大家又一哄湧到棺材一邊。人太多,棺材太短,只好站成兩三排,後面人推前面人,前面人推棺材。但還是不行。換一邊看看。其中一個人又說。大家又一哄湧到棺材另一邊。但依然不行。

看來硬推是不行了,其中一個人說,這棺材本來是給皇帝躺的命。貴命。我們這些凡人推它不冒犯嗎?這樣吧,我們跪下求它讓我們推。說著,真就跪下去了。其他人也都跟著他跪下去。

大家恭恭敬敬磕了三個響頭,想這下總行了吧,就又試著推,結果還是不行。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大家議論紛紛,恐怕棺材不想走出李四家吧。

要不我們去把木匠李四請來,讓他跟棺材說。有人提議說。

大家一聽這話有理,其中一個人就帶著兩個革命壯漢去郊外荒山找木匠李四,其他人就在李四家裏等著。

木匠李四不在關公廟裏,其中一個人和兩個革命壯漢就分頭上山去找,好不容易在山頭找到木匠李四。

木匠李四正爬在樹上吃果子。

快下來快下來,其中一個人叫道,棺材不肯走呢。你去叫它走吧。

木匠李四一聽是棺材在叫他,就呼嚕從樹上溜下來,跟著其中一個人跟兩個革命壯漢回到家。大家等他們等急了,都坐到地上去,但沒有一個人敢去碰棺材了。

木匠李四一到,伸手就把棺材蓋往前推,棺材露出一個洞,木匠李四一骨碌跳了進去,端正正坐下。大家嚇了一跳,說李四李四你你嚇傻了嗎?

木匠李四不理他們,對其中一個人叫道,你們快抬呀,快抬呀。

其中一個人愣了一下,馬上領悟了木匠李四的意思,大叫聲,大家一起上一起上。

這邊,這邊,那邊那邊……木匠李四坐在棺材裏指揮他們。

咦,真沒想到,棺材居然動了。大家發出一陣歡呼。

八個革命壯漢加上八個革命群眾一起抬著棺材威威風風走在烏龍鎮大道上。人山人海的看呀。木匠李四從棺材裏探出頭來,看到林六也夾在人群中看著棺材。

早有人報到革命委員會去了。抬棺材隊伍剛剛走到烏龍鎮中心廣場,革命委員會主任帶著幾個革命人出現了。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革命委員會主任吆喝道,那是什麼人,膽敢坐在棺材裏面?

木匠李四一驚,從棺材裏一躍而下。噗通一聲,棺材跟著落到地上去了。

革命委員會主任旁邊人在革命委員會主任耳邊說了幾句。革命委員會主任眉頭一皺,革命委員會主任旁邊人朝木匠李四叫道,木匠李四,誰叫你到這裏來?你以後要再敢回來,就要把你遣送到天邊去了。

誰也不敢吭聲,木匠李四看也不看眾人一眼,就朝烏龍鎮郊外走去。

喂,你們呆著幹什麼!趕快把棺材抬到階級教育展覽館去!革命委員會主任旁邊人朝其中一個人叫道。

其中一個人懶懶地說,那大家來吧。八個革命壯漢又上前去抬棺材。其他人都站在旁邊看,誰也不上前幫忙。

棺材分文不動,連蓋子也蓋不上了。

我們搬不動。你還是叫別人來搬吧。其中一個人對革命委員會主任旁邊人說。

那你們剛才怎麼搬到這裏來的?革命委員會主任旁邊人問。

沒有一個人作聲。

來呀。大家都來幫幫忙。革命委員會主任旁邊人叫。

其他圍觀人懶懶地上前,大家一起哼呀嗐呀嘴巴聲音叫得很大,但手上卻沒用什麼力氣。

革命委員會主任旁邊人見狀在革命委員會主任耳邊又說了幾句,革命委員會主任扭頭走了。

不搬了不搬了。主任說展品放在鎮中心廣場剛剛好,可以擴大教育範圍。革命委員會主任旁邊人對大家叫道。

於是棺材就張著一個大口擺在烏龍鎮中心廣場了。開頭大家覺得稀奇,來看的人很多。對著棺材指指點點。但看久,就膩了,漸漸就無視了。有一個大膽的孩子跟同伴玩捉迷藏時,就跳到棺材裏藏著,結果誰也沒發現他。於是孩子們就在棺材上跳來跳去玩了。後來孩子們也玩膩了,就不玩了。

又來了一些老人坐在棺材邊曬太陽,一邊用手拍拍棺材說,真是好棺木好棺木呀。

後來這些老人陸續死了。大家漸漸就把棺材是皇帝死後睡床的事情淡忘了。革命委員會革命人也忘了階級教育這件事,沒有人定期來收拾棺材了。住在鎮中心廣場附近的人開始抱怨家裏多了許多蚊子,長得特別肥,身上有黑紋的大蚊子,說是從棺材裏飛出來的。棺材裏養了很多蚊子。下雨天水積在棺材裏,久而久之,就長蚊子了。但大家也只是嘴裏抱怨,並沒有人去清理棺材裏面的水。蚊子越長越多,有時候就成群在烏龍鎮天空飛來飛去,黑壓壓的一片。

有一天,烏龍鎮外地來的清潔工偷懶,把垃圾扔到棺材裏。水花蚊子四濺。孩子們又覺得好玩了,就往棺材裏扔石子,看誰濺的水花和蚊子多。鎮裏人看在眼裏,大膽的那些人就把家裏的垃圾往棺材扔。很快,棺材就成了烏龍鎮的大垃圾桶。

蚊子倒是少了。只是棺材裏發出腐臭味,到了夏天更是臭氣沖天。從旁邊經過的人都要捂上鼻子。現在只有烏龍鎮清潔工還記得那個棺材了,一星期一次他們到棺材邊拉一車垃圾走。垃圾沒拉完,越積越多,漸漸把棺材淹沒。到最後,垃圾堆成山,連棺材也看不見了。

到現在烏龍鎮已經沒有人記得木匠李四家的那個祖傳棺材了。棺材已經變成了傳說。誰也記不起來棺材還埋在鎮中心廣場的大垃圾堆底下,連清潔工也把它忘記了。

只有木匠李四還記得它。但他不能走進烏龍鎮。他只能躺在烏龍鎮郊外荒山的關公廟裏,想,過去曾經家裏有過多麼好的一副棺材呀。(全文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