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事不談)民意本就該是合憲理由之一…

藍白強硬通過國會擴權修法,行政院向立法院提覆議遭否決,接下來就是提釋憲處理,但釋憲各方提道理,憲法法庭如何處理很難講,會聽從民意取向嗎?朝野各自稱擁有民意,但有以國會改革為名操作民粹混淆視聽的政客。

先前「某」釋憲案的訴訟代理人就主張「民意不是合憲的正當理由」,此言像是將民粹與民意混為一談,以製造有利用於其釋憲的思考方向,這也令人反思,我國現行憲法問題。

我國憲法主體仍是由威權專政權時代制定,雖經多次修憲,仍與中國處於「統一前」狀況,所以,我國釋憲不單僅就現行憲法條文加以闡釋,而是廣納歐美民主國家的「進步價值」精神,但若民意無關合憲與否,那恐是踐踏民主,伸張獨斷…

憲法為國家基本大法,與政府一樣都是為人民服務,本應普遍為多數人民接受才有合法性,不該由獨夫、政客,或團體、精英來決斷裁定。

民意與民粹常被混用,民意有多說法,或許可簡言之,是由源自民眾社會化教育累積的思維意向,民粹則多半是政黨、政客、精英為各種目的,闡述、煽動攸關群體權益相關議題的討論方向,常以壯大聲勢為主。而民意對法律的反應多數出於社會人性道德長久共識,這往往是立法基礎。

台灣許多議題意向常順著歐美民主國家主流民意認定的價值,只是讓我國在全球共識下台海維持現狀,於現行憲法下苟延殘喘。但不論如何,民主國家,民意本就該是合憲理由之一,若釋憲不能關乎民意,只顯示憲法法庭不食人間煙火的法匠思維,並再次證明現行憲法問題比想像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