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悔的鬥士,陳明忠

郭冠英
中國時報

陳明忠的追思會今天(228)舉行,會場掛著他寫的字:「祖國統一變成世界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

陳明忠讀省立農學院,在台共謝雪紅領導下攻打台中教化館,後叫27部隊,他是突擊隊長,在巡邏台中時「看到一個流氓打一個大肚子人,他去踩她的肚子,我覺得這個太殘忍了。我說幹什麼?他說她是外省人。我說我們打倒貪官汙吏,不是打外省人。那人看我有槍他不敢打了,才救了她。那時候流氓跟皇軍分子做了很多很殘忍的事。」

陳明忠想到農學院的外省老師與院長周進三,就交代學弟林淵源(高雄縣長,今年1月15日逝)保護他們。事後陳明忠預計要逃跑,林淵源告訴他:「你不用跑,校長會保你。」因此他被帶去21師新聞處長那寫了悔過書,就沒事了。

陳明忠說:「大陸來的老師,非常進步,男女平等,學生都比較喜歡。不會像日本人,動不動就罵你、打你。我們老師都至少比日本人好,比從日本回來的台灣人還要好。」

「我小時候受日本教育,以為我是日本人,將來要當一個日軍上將,騎白馬,威風凜凜。到了高雄中學才知道,原來我是動不動挨打,有一次我同一個日本人打架打贏了,結果就是十幾個打我一個,我才知道我不是日本人,我是中國人,我的祖國是在大陸,開始有民族意識。然後我看到佃農到我家,對我也是畢恭畢敬,好像台灣人對日本人的態度像奴才一樣。我開始說要平等,是在高雄中學改變了我的思想,不是228。」

1976年他又以匪諜入罪,本判死刑,後關到1987年由王曉波打電話給馬英九幫忙得以出獄。他到美國向營救他的人演講,被問到事件死了多少人?陳說50年代在獄中,大家統計各地認為不到1000人,結果一個台灣人說:「亂講,高雄就死了30萬人。」陳明忠說:「當時高雄人口只有15萬人,就算都殺光,你要哪去找另15萬人來殺?」那人惱羞成怒:「你根本不是台灣人。」陳說:「告訴你,我祖先是台灣人的時候,你祖先還是外省人。我家是400年前跟鄭成功來的。」

2005年2月27日,陳明忠在國民黨部發表演講「被扭曲的歷史集體記憶」。他說:「解決發生悲劇的歷史根源,結束兩岸的內戰敵對狀態,島內的族群問題自然可以迎刃而解,締造永遠的和平。希望國民黨面對歷史,主席連戰有必要前往大陸進行和解之旅,化解兩黨歷史上的恩怨情仇,結束敵對狀態,共創兩岸的大未來。」連戰在兩個月後展開「和平之旅」。

陳明忠說他這輩子坐了21年牢,但並不後悔。因為看到中國強大,他中學時感受到的民族屈辱已經得到洗刷。他遺憾有生之年也許看不到兩岸統一,「但我相信大勢是擋不住的。」

最後在烏牛欄台地的顯靈寺,我問他有什麼要祈求的?他合手膜拜說:「就是國家早日統一!」(作者為作家)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