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懼北京威脅 立陶宛抗中打先鋒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 ​​立陶宛外長蘭斯伯格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 周三 (11月24日)表示,立陶宛正在向世界展示一種抵抗中國日益增長的壓力的方式,那就是透過實現供應鏈的多樣化並與其他民主國家團結起來。

立陶宛上周讓台灣以自己的名義在其首都開設辦事處,並讓鄰國白俄羅斯的反對派申請庇護,後者稱其贏得去年的選舉。蘭斯伯格斯在華府接受法新社訪問時,他與美國高級官員就立陶宛如何在經濟上減少對中國的依賴進行了交談,並呼籲國際社會作出更長期的努力,幫助其他面臨相同壓力的國家。

他說:「我認為,立陶宛學到最大的教訓是,經濟脅迫不一定意味著國家需要脫離獨立的外交政策決定。或許你會受到威脅,你會在中國媒體的頭條新聞中被大肆批評,但盡管如此,你還是能經受住這些壓力。我不得不說,民主國家的唯一弱點是不能相互幫助。」

立陶宛和幾乎所有國家一樣,只承認中國,不承認台灣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但是,立陶宛在增進與台灣關系上甚至比美國更跨前一步,允許台灣以自己的名義在其首都維爾紐斯開設辦事處,這也導致中國降低了與立陶宛的外交和貿易關系。

蘭斯伯格斯說,這種報復加強了中國的主要工具「不是外交」,而是「從權力的地位出發,脅迫各國」的形象。他說:「各國感到,如果他們不高興,就會有一把無形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懸在他們的頭上。」他認為,其他國家正在學習立陶宛的經驗,因為他們「百分之百希望有更多的空間來對其外交政策做出獨立決定」。

呼籲歐盟國家提高印太地區事務參與度

立陶宛每年向中國出口的貨物價值約2.5億歐元,但這位外交部長說,更大的問題是供應鏈中中國制造的零件,這個小國正在協同努力轉向其民主伙伴。蘭斯伯格斯也向路透社表示,立陶宛將適應中國因其加強與台灣關系而施加的經濟痛苦,強調這種損失是短暫的,因為立陶宛也正在努力在供應鏈中減少對中國的依賴。

他說:「在短期內,當你的合同被削減時,對任何國家來說都是痛苦的,但這是短暫的,因為市場會適應,公司也會適應。」他還向路透社透露,中國不僅切斷與立陶宛公司的聯系,而且還與第三國的公司接觸,迫使他們不要與立陶宛做生意。

蘭斯伯格斯說:「我們生產的很多東西都是與中國部分合作生產的,或者在中國境內生產。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找到創建供應鏈的方法,以及如何使供應鏈更具彈性,以便它們能夠承受這種脅迫。」

雖然部分歐洲國家感嘆美國越來越關注亞洲,但蘭斯伯格斯說,立陶宛希望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北約伙伴」,展現對印太地區的興趣。他也提到,雖然立陶宛與台灣之間存在巨大的地理與文化差距,但經歷過蘇聯共產主義統治的立陶宛人對台灣人有一種「親情感」。

蘭斯伯格斯也呼籲歐洲國家參與更多印太地區的活動,以增強其經濟安全。他說:「我們必須明白,現在每個國家都在參與印太地區事務。我們的一些北約盟國正在該地區承擔重大責任,向各國提供安全保證,這意味著我們也必須至少了解正在發生的事情,或者可能在其中扮演一些角色。」

立陶宛議員將訪台灣

同日,台灣外交部表示,立陶宛議會台灣友好小組領導人馬爾德基斯(Matas Maldeikis)將於12月2日至3日訪問台北,出席一個立法論壇,與他同行的還有來自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的議員。總計會有10名來自波羅的海三國的代表出訪台灣。

台灣外交部補充說,該小組將與台灣總統蔡英文以及其他高級官員會面。馬爾德基斯告訴路透社,前往台灣的6名立陶宛議員將代表政府和反對黨,並包括一名在3月被中國制裁的議員。

他說:「我們想向台灣發出一個信號,它在世界的這個地方有朋友。」他補充說,波羅的海三國的議員還被邀請會見台灣的宗桶和立法院長。中國駐立陶宛大使館的負責人瞿百華說,這些議員的行程「不是一個正確的行動」。他說:「你們只是向台灣發出了一個錯誤的信息。我們反對他們這樣做,並希望他們不要這樣做。」

(法新社丶路透社)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