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暇兼顧的馬斯克會影響特斯拉發展勢頭嗎?

·14 分鐘 (閱讀時間)

編者按:本文來自騰訊科技《硅谷封面》,36氪經授權發佈。

最近馬斯克乘坐私人飛機頻繁往返於南加州老家、特斯拉灣區工廠、奧斯汀新廠區以及SpaceX德州設施等數地,自己都抱怨日程太過瘋狂。知情人士稱馬斯克將更多精力放在SpaceX等特斯拉外部事務上,在特斯拉內部的存在感越來越低,公司產品質量和戰略都成了犧牲品。

以下為文章正文:

埃隆‧馬斯克(Elon Musk)自己也抱怨太忙了,簡直是疲於應對。

作為電動汽車製造商特斯拉和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的首席執行官,馬斯克幾乎每天都是乘坐私人飛機飛來飛去:飛到位於南加州的老家,飛到特斯拉位於灣區的工廠,飛到特斯拉在德州奧斯汀的在建工廠,飛到SpaceX位於德州墨西哥灣沿岸的發射場。

最近幾天,現年49歲的馬斯克接連兩次抱怨自己的工作日程安排得太「瘋狂」。他既要親自把控特斯拉和SpaceX的進度,又要在擠滿人的會議上接受「海量信息」。

馬斯克把特斯拉從電動汽車領域的初創企業一手打造成世界上最有價值的汽車製造商。但批評人士說,過於密集的日程安排,以及他周圍逐漸膨脹的狂熱個人崇拜,已經開始在馬斯克所經營的電動汽車公司中顯露出弊端。他們說,馬斯克忙於SpaceX等特斯拉外部事務,卻讓公司產品質量和發展戰略成了犧牲品。

特斯拉投資者、馬斯克的支持者羅斯‧格伯(Ross Gerber)表示,「多年來,他的一些行為令人震驚,也造成了巨大損失,他與美國證券交易會的麻煩就是如此。」格伯與特斯拉關係密切,他補充說,「他一路走來實屬不易。我擔心的是成功讓他又變得有點放蕩了。」

過去一年,馬斯克在SpaceX上花了很多時間,試圖證明他領導的這家公司有能力用可重複使用的火箭把人送上太空。與此同時,特斯拉在世界各地的多個工廠紛紛開工,還向市場推出了新款SUV Model Y。除此之外,馬斯克還迎來兒子的出生,自己又搬到德克薩斯州。他不僅在個人社交媒體上發了大量推文,插空還到社交媒體應用Clubhouse等平台公開發聲。由於特斯拉股價不斷飆升,馬斯克在今年1月份成為了世界首富。

批評人士指出,外部事務對馬斯克的需求越來越大。特斯拉一系列有問題的商業舉動,甚至是徹頭徹尾的失誤,都是相應的潛在徵兆。特斯拉前任以及現任員工描述說,如今馬斯克在特斯拉很少露面,而且越來越孤立。下屬不願質疑馬斯克的想法,崗位設置常常與市場需求脫節。公司內部形成了一種馬斯克說了算、自上而下都喜歡盲目跟風的習氣。

特斯拉根本不理睬置評請求。而馬斯克只回覆道:「代我向你的傀儡大師問好。」

對馬斯克的依賴

在今年2月份提交給監管機構的文件中,特斯拉也特意強調了公司過於依賴馬斯克所面臨的風險。

「我們高度依賴我們的首席執行官和最大股東埃隆‧馬斯克的所作所為。」特斯拉在文件中用非同尋常的措辭表明馬斯克在特斯拉之外還有大量工作。「雖然馬斯克花在特斯拉的時間很多,在我們的日常管理中也非常活躍,但他不會把全部時間和精力都投入特斯拉。」

文件中提到馬斯克是SpaceX和「其他科技公司」的主要負責人。除了特斯拉和SpaceX之外,馬斯克還領導著腦機接口公司Neuralink和隧道建設公司Boring Company。

馬斯克介紹載人龍飛船

迄今為止,馬斯克衝動型領導風格對特斯拉利大於弊。他的賭注成功了,特斯拉從一家新興的電動汽車初創企業一躍成為世界上最有價值的汽車製造商。去年公司創紀錄交付近50萬輛汽車,幾乎抵得上所有其他汽車製造商在美國的電動汽車銷量之和。

但特斯拉在某些新發佈車型上遭遇挫折,汽車部件老化後出現的質量問題導致一些車輛被召回,這種領導風格的負面影響也開始初露端倪。監管機構正在調查特斯拉汽車是否存在起火隱患,也在審查其他創新性功能。

Model Y發佈會現場的馬斯克

「特斯拉除了『讓我們做埃隆想做的事』之外,沒有別的文化,」《荒唐:特斯拉汽車的真實故事》(Ludicrous: The Unvarnished Story of Tesla Motors)一書作者艾德‧尼德邁耶(Ed Niedermeyer)說。他表示,賽博卡車首次亮相就令人瞠目結舌。車上一扇所謂堅不可摧的窗戶在大庭廣眾之下輕易就被打碎,用來形容特斯拉當前的狀態再貼切不過。

「這清晰反映出埃隆在公司內部越來越孤立。」 尼德邁耶說,「他變得越來越強大,而這種強大讓他越來越孤立。」

特斯拉的現任和前任員工稱,最近幾個月馬斯克很少出現在工廠裡,來也只是參與既定決策和高調活動,比如每季度末來審查汽車交付量,或是參加公司財報電話會議以及投資者活動。這與大約三年前的情況形成鮮明對比。當時由於電動汽車Model 3面臨生產問題,據說馬斯克為解決問題直接睡在工廠裡。

名特斯拉前員工說,「我認為,隨著公司更成熟,壓力肯定會減少。」 馬斯克曾密切關注這位員工待過的自動化團隊。「他在某些事情上的壓力肯定已經減輕了。」

事務繁多

馬斯克在南非長大,後來移民到加拿大,並進入賓夕法尼亞大學深造。2002年,馬斯克將自己與他人共同創建的支付平台PayPal出售給eBay,成為一名科技巨頭。馬斯克通過出售PayPal賺了1.65億美元。2002年,他又創立了SpaceX公司,希望通過一己之力將人類送上火星。

本月提交給監管機構的文件顯示,馬斯克是在特斯拉成立一年後的2004年進行了投資,持有特斯拉逾20%的股份。當年馬斯克被任命為公司董事長,但在2018年與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發生爭執後,他失去了這一頭銜。

馬斯克領導下的SpaceX在德州南部測試星際飛船原型

2008年馬斯克成為特斯拉首席執行官,並開始徹底顛覆汽車行業。他幫助策劃一系列新型電動汽車的發布。這些電動汽車擁有令人心潮澎湃的運動型外觀,同時又有足夠的續航里程,簡直是又漂亮又實用,和之前電動汽車帶給眾人華而不實的印象形成了鮮明對比。這兩種因素的結合將電動汽車推向大眾市場,使特斯拉從一個小眾豪華汽車製造商成長為電動汽車巨頭,年銷售電動汽車近50萬輛。

馬斯克在Twitter上有超過4700萬粉絲,這在一定程度上要歸功於他特立獨行的個性讓自己頻頻陷入各種爭議漩渦。

馬斯克也和許多科技公司首席執行官一樣,長期承受著保持公司新鮮感和創新性的壓力。但隨著特斯拉步入中年,其也面臨著很多新興硅谷初創企業成為科技巨頭一樣的風險。

蘋果首席執行官史蒂夫 喬布斯(Steve Jobs)在2011年去世之前就以其遠見卓著而聞名,一些人認為他的去世影響到了蘋果創新。亞馬遜很快將面臨公司創始人、首席執行官傑夫 貝索斯(Jeff Bezos)向執行董事長的轉變,這將對他一手所培育的公司文化形成考驗。

「特斯拉最大的資產是馬斯克,」韋德布什證券公司分析師丹‧艾夫斯(Dan Ives)說。多年來艾夫斯一直密切關注馬斯克的舉動,他補充說,如果「馬斯克覺得自己在特斯拉取得了巨大成功,已經打造出一個無與倫比的品牌,現在可能會從5擋降到3檔」,有些人擔心這對特斯拉到底意味著什麼。

最近,就連馬斯克自己也質疑還能在現有崗位上堅持多久,並暗示他會寫一本書。

「沒有人會或者應當永遠擔任首席執行官,」他在上個月末的特斯拉財報電話會議上說,「如果能多一點空閒時間就好了。」馬斯克的話引發了一波關於他可能會從特斯拉離任的猜測,但幾乎可以肯定是為時過早。

這與兩年前大不相同,當時由於對公司生產和市場需求的擔憂,特斯拉股價一度跌至冰點。因為面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調查,馬斯克和特斯拉各掏了2000萬美元的罰款進行和解。2018年他還因此失去了特斯拉董事長一職。

但疫情過後,馬斯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出名、更受人尊敬。現在他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財富》雜誌將他評為2020年年度商業人物。在「全世界最受尊敬的男人」排行榜中,馬斯克躋身前十,排名緊隨教皇方濟各之後。

在2019年年中觸及177美元的低點後,特斯拉股價在一年多後飆升至逾2000美元的新高,直到公司在去年夏末實施了五比一的拆股計畫。特斯拉現金流困境已經大幅緩解,連續幾個季度實現盈利。

2019年末,特斯拉遭遇了一次非同尋常的挫折。當時公司發佈了一款名為賽博卡車(Cybertruck)的電動皮卡,旨在為電動汽車開拓一個新市場。儘管賽博卡車讓特斯拉的忠實粉絲興奮不已,但棱角分明的外觀和不鏽鋼材質外殼卻讓很多原本對特斯拉皮卡感興趣的消費者反感不已。

特斯拉賽博電動皮卡發佈會現場

去年年初,隨著疫情蔓延,馬斯克開始在個人社交媒體上表示恐慌是「愚蠢的」。他還毫無根據地放話,到4月底「新發病例將接近於零」。在4月下旬的一次財報電話會議上,他在公眾面前對加州官員的停工令大發雷霆,嘴裡充滿了各種咒罵。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學院管理學教授詹妮弗 查特曼(Jennifer Chatman)稱,特斯拉還解僱了疫情期間選擇待在家裡的員工, 「每當降低特斯拉工作場所的質量,就意味著願意在那裡工作的員工質量也會降低。」 查特曼說。

去年5月,馬斯克又發了一條質疑特斯拉價值的推文,導致公司股價暴跌。他還通過個人社交媒體宣佈了自己另一個兒子的出生,並為他取名為X A-Xii。

馬斯克通過個人社交媒體宣佈了自己另一個兒子的出生

「我會賣掉出售幾乎所有實體財產,」馬斯克在去年5月的那段風波中寫道。「不會再要房產。」

同月,馬斯克還在卡納維拉爾角親自監督了SpaceX史上最重要的任務。SpaceX旗下載人龍飛船成功將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兩名宇航員送入國際空間站並安全返回,成為第一家將人類送入軌道的私營公司。

和許多受夠了加州生活環境和自然災害的當地人一樣,馬斯克去年遷到德克薩斯州,並在12月承認自己已經搬家。

無暇兼顧

隨著馬斯克搬家並將更多精力放在SpaceX上,特斯拉員工表示,馬斯克在公司的作用和之前大不相同,他提出的特殊要求少了很多。

特斯拉於2020年發佈了備受期待的Model Y電動SUV,但出人意料地遭遇困境,這迫使該公司對產品線進行了數次調整,有一次甚至將價格下調了3000美元。公司最近還發佈了改款Model S,配置飛機式矩形方向盤,並用方向盤上左右側的按鈕轉向燈和換擋控制桿,這些備受爭議的元素可能會受到監管機構的審查。

自去年年初推向市場後,Model Y在質量控制方面面臨著不少問題。有報導稱一輛全新的Model Y在行駛中整個車頂被掀飛,還有汽車的後座壓根沒有固定。一些分析人士將這些質量問題歸咎於疫情期間生產汽車的壓力。

與此同時,儘管監管部門和業界都擔心準備不足,但特斯拉還是在去年10月推出了所謂的「完全自動駕駛」功能套件。該公司在系統中並沒有使用最先進的硬件,而是選擇了更便宜的方法,通過一系列相互連接的攝像頭將汽車檢測到的實時圖像拼接在一起。

目前一些特斯拉汽車已經使用了近10年時間,其中一些Model S電動轎車和Model X電動SUV面臨召回,原因是車上安裝的高科技屏幕存在缺陷,未能達到行業標準。

今年1月,美國監管機構要求特斯拉因觸摸屏故障召回158000輛汽車,因為故障會導致觸摸屏停止工作引發安全問題。但公司負責法律事務的副總裁認為,不該指望特斯拉巨型中控屏幕的壽命能跟汽車的使用壽命一樣長。這再次引發了人們對特斯拉汽車整體壽命的擔憂。

現在,馬斯克還發現自己有機會擴大特斯拉在歐洲和亞洲的影響力,並將特斯拉的吸引力延伸到美國中部,特斯拉計畫在那裡生產賽博電動皮卡。

特斯拉已經開始在奧斯汀建造新工廠,並將其宣傳為公司未來的重點。在德國柏林附近開工的另一座工廠預計將向特斯拉歐洲市場供應汽車。與此同時,公司繼續在亞洲大舉擴張。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正在全力生產供應本土市場的Model 3和Model Y電動汽車。

特斯拉位於德州奧斯汀的新工廠已經在建設當中

馬斯克把賭注押在了Model Y電動SUV上,他說這款車的銷量將超過Model S、Model X和Model 3銷量之和。馬斯克說,他的最終目標是讓特斯拉每年生產2000萬輛汽車。

這種說法在投資者看來有些不切實際。

密切關注特斯拉和馬斯克動向的Loup Ventures投資者兼管理合夥人吉恩‧蒙斯特(Gene Munster)表示:「即便拿喬布斯做對比也不合適,因為馬斯克在公開場合的所作所為甚至更加極端。」「總有一群創始人和首席執行官備受爭議,但卻為股東做出了巨大貢獻,喬布斯和馬斯克都是此類人物。」

投資者和分析人士指出,最近特斯拉出現了一些令人擔憂的跡象。本月特斯拉在一份商業文件中表示,其斥資15億美元投資了比特幣,未來會將這種加密貨幣作為支付方式之一。雖然特斯拉可能會從比特幣當前的劇烈波動中獲利,但分析師認為此舉將帶來嚴重財務風險,可能會抹去公司利潤。

就在公司發佈聲明的幾天前,馬斯克發文公開支持加密貨幣狗狗幣,使得狗狗幣的價格隨之出現飆漲。其中一條推文寫道:「是誰把狗狗放出來的。」

馬斯克上週末又在個人社交媒體上表示,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價值似乎過高。比特幣的價格隨後應聲下跌約1萬美元,價格的劇烈波動使這種加密貨幣價值不確定性增加。特斯拉股價週二上午也大幅下跌近4%,至每股688美元。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授查特曼說,「我們在馬斯克身上清楚看到了這一點:缺乏對衝動的控制。」

一名特斯拉現任員工說,當他得知一名同事跟隨馬斯克的腳步,將內部發行股票所獲得的7萬美元投資比特幣時,他感到很不安。

「馬斯克知道自己說什麼,人們就做什麼,而他正在利用這一點」,這名員工說。他記得自己曾這樣警告同事,馬斯克「不會在乎你,他會毀了你。」(皎晗)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