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期的歸期5】我在台灣被綁架

陳虹瑾李振豪
鏡週刊Mirror Media
尼克來台後,錯信了號稱能幫他申請簽證和居留權的人士,受到軟禁一般的待遇。
尼克來台後,錯信了號稱能幫他申請簽證和居留權的人士,受到軟禁一般的待遇。

尼克,男,不透露年齡,去年9月來台

「謝謝台灣政府表態承諾會幫我們香港人。」

逃亡來台的港人,在這邊遇見的,其實也不全是好人。採訪快結束時,我問尼克(化名),有想對台灣政府呼籲什麼嗎?他猶豫了一下,請我們先關掉錄影機。

他說:「其實我在訪問裡不想講得太細節。我怕他會找我麻煩。」縱使已離開香港了,仍心有餘悸。

尼克是去年9月來台,抵達時已天黑,他在台北睡了一夜,終於聯繫上隊友介紹的手足,二人吃過一頓飯,接著他就被帶到了「南部地區」,和一名朋友口中的「有力人士」見面。有力人士承諾,協助他申請居留,並提供住宿,尼克選擇相信,便在類似青年旅社的地方住下來。

全天監控 隔牆有耳

他幾乎受到全天候的監控。隔牆總是有耳、講粵語會被關切、出去散步要報備。但為了合法居留,他只能說服自己相信對方,從9月等到10月,又到11月。他的簽證一直沒延成,逐漸住成了非法身分,有人因此提議,安排他出國再回台,「買機票時很尷尬,還要留意有些地方跟香港有沒有遣返的協議。」他曾拒絕,對方威脅:「信不信我可以讓你在台灣被消失?」他透過管道尋求其他機會,對方又說:「其他人都不可靠的,你不聽我的,就回香港啊。」

6月13日在自由廣場舉行的反修例週年紀念集會,大熱天裡,為避免曝光,不少港人還是選擇蒙面出席。
6月13日在自由廣場舉行的反修例週年紀念集會,大熱天裡,為避免曝光,不少港人還是選擇蒙面出席。

「我覺得自己根本像被綁架啊。」為什麼不逃?尼克說:「我一去,就把資料都給了他。」他說有太多忌憚,且同住手足裡,誰也不知道誰是鬼。

他最終逃出了「有力人士」提供的住所。「我假藉有事到台北,就自己找到了NGO團體協助,立即搞定了身分的問題。」

台灣的民團幫了他一把。這一年,台灣遲遲未有官方指派的單位,專責處理流亡港人問題,他無奈地說:「沒有一個確定的機構(協助流亡者),我們就得自己找,很難講會找到誰,最差的狀況就是像我這樣。」

除此之外,他無奈地說,非常少數的手足,其實會鑽漏洞騙錢,「因為也沒有什麼團體集合起來幫香港人,所以手足就可以到處說自己很慘,或拿同一張單據跟你拿錢、又跟其他人拿。」他停頓了一下,好像意識自己偏題了,補充:「我自己想講的是,我真的希望可以…除了有更明確的一些協助,讓香港人知道能有一個有公信力、不一定是官方的(窗口),就是如果要幫忙的話,就(捐款)給這個團體,這個團體就會公平的發放補助,這就是我想對政府說的話。」


更多鏡週刊報導
【無期的歸期6】不教胡馬度陰山
【無期的歸期7】一名勇武的遺書
【無期的歸期8】廢青變形記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