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聊鍍金術3】「植物保姆」雙重功能 照顧虛擬植物也喝水照顧自己

戴嘉芬
《植物保姆》結合了「喝水」和「照顧植物」兩種體驗,讓使用者藉此「照顧自己的身體」。(圖/張文玠攝)
《植物保姆》結合了「喝水」和「照顧植物」兩種體驗,讓使用者藉此「照顧自己的身體」。(圖/張文玠攝)

在《生啤獵人》結束後,四合願又嘗試了很多不同領域,像是健康的層面,想利用簡單、有趣的體驗傳達給消費者。所以就想到了「喝水」這件大家每天都要做的事。

創辦人陳威帆說:「有個同事很喜歡在陽台種植花草,每天幫它們澆水,一天不澆水就會乾枯。若把喝水的問題丟回到人體,然後捫心自問:『大家真的知道自己每天喝了多少水嗎?』所以就想到把這兩種體驗結合在一起,透過『照顧虛擬植物,也能喝水照顧自己身體』的點子,這就是第一代《植物保姆》App的由來。

六年前(2013年1月),《植物保姆》在App Store上架,整整有三個月的時間無人理睬。「後來我們想盡辦法做曝光和行銷,發現像這種比較偏健康的內容題材,是歐美人比較在意的。」遂將《植物保姆》的宣傳資料寄給歐美所有推介新款App的媒體,包括科技網站、部落格、健康網站等,後來總算獲得法國網媒AppTurbo的回應。

當時,四合願以「限期免費」的優惠方式,吸引眾人下載,讓《植物保姆》從法國紅到德國,締造一天高達40萬人次下載的紀錄。接下來,歐洲、英國、美國也都獲得很好的下載量。截至今年11月30日止,《植物保姆》累計下載量已達1300萬次。

《植物保姆》翻紅後,接下來一整年,四合願的各種新嘗試卻都失敗收場。陳威帆有點無奈地說:「我們做了數學類的App,想結合教育與玩樂。但不同的學習領域,總會出現不同的問題,這些都很難用一個App解決。」所以這個App還在開發階段就喊停了。

如何決定一個App要不要走到上架階段,何時該喊停?這都是考驗經營團隊的判斷力。陳威帆說:「我們有些直覺與執著,這個東西做得好不好,你自己有感覺,心裡有一把尺。其次,也會做一些市場測試,如果大家給的意見已經不夠正面,就會知道結果了。」

今年初,《植物保姆》推出了第二代軟體→《Plant Nanny² 植物保姆²》。兩者遊戲概念完全一樣,第二代與前代軟體最大差別是重新設計遊戲架構,採用新的遊戲設計和動畫製作方式,視覺風格已經完全不一樣,更有現代感。目前Android版的首代《植物保姆》在今年暑假已下架,而App Store還可下載,目前舊用戶都已漸漸轉移到第二代軟體。(待續5-3)

第二代《植物保姆2》在今年1月於蘋果App Store上架,6月份也推出了Android版本。(圖/四合願提供)
第二代《植物保姆2》在今年1月於蘋果App Store上架,6月份也推出了Android版本。(圖/四合願提供)

更多 CTWANT 報導
【無聊鍍金術4】走路也能儲存能源? 《Walkr》趕上數位健康化浪潮
最慘只剩100元!甄子丹演「葉問」創68億票房獲天價片酬
再濕2天!跨年夜低溫下探14度 新年第一道曙光地點出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