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勝有聲?沒有觀眾的奧運 選手感受大不同

·2 分鐘 (閱讀時間)

在東京奧運眾多比賽場地中,各國選手得習慣沒有觀眾震耳欲聾的喧囂,並尋找新方式來感受奧運熱血噴張的情緒;有些人會想像自己國家的觀眾在客廳為他們歡呼,有些人可聽音樂,不過有些選手卻發現無聲勝有聲,因為他們可以更專注。

美國體操選手米庫拉克(Sam Mikulak)在個人賽中,翻過雙槓完美落地後,朝向鏡頭送了一個飛吻,而在國內觀看奧運比賽的民眾同步見證奇蹟,播報員也驚呼:「太美了!哇,真超棒!」

不過在米庫拉克比賽場地的四周,本應該爆滿的觀眾席卻是一片空蕩蕩;只見遠處的看台爆出一陣歡呼聲,是美國女子體操隊選手在竭力喝彩,劃破疫情期間奧運賽場的寂靜。

受到新冠疫情影響,東京奧運幾乎禁止所有觀眾;各國選手只好試圖想像,自己國家的觀眾在電視機前為他們加油,少數幸運選手獲允戴耳機,可以播放喜歡的音樂,把節奏當成掌聲。

不過其他選手卻意外發現,安靜的比賽場地反而更有利,就像是他們平時在運動場訓練的日子一樣,而非世上最知名的運動賽事;對他們而言,寂靜可麻木神經或找到平靜,尤其是承受莫大壓力之際,他們可以專注於比賽並找到與運動的強烈連結。

「這樣好像也不錯。」米庫拉克說,這場比賽不太像奧運,當他完成動作後,聽到美國體操隊歡呼,他覺得這樣就很滿足了。

「我們創造自己的泡泡,我們有自己的歡呼區。」米庫拉克說:「我們自己營造氣氛,有彼此的支持,這就是我們奮鬥的目標。」

不過三度參加奧運賽艇女子選手艾倫·托梅克(Ellen Tomek)則有不同看法,她表示:「當你穿越終點線,筋疲力盡快要昏倒時,卻沒聽到『美國!美國!』的吶喊聲,只會讓人更難受。」

其他選手也能感同身受,他們試圖感受到自己國家粉絲的熱情,想像那些不在場的觀眾在世界某處為他們喝采。

許多選手表示,他們提醒自己,歷經新冠疫情和重重困難,他們終於前往多數選手夢想的奧運;希臘水球選手澤德法斯(Emmanouil Zerdevas)表示:「我想奧運比賽本身就讓人心滿意足。」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防美中關係失控 王毅設3底線…會薛曼稱台灣問題是重中之重
1.2兆元基建案 參院兩黨協商陷僵局 一天內情勢逆轉
專家:天津會談後 美中敵對恐「像水泥變硬般」固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