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深圳還是澳門都無法取代香港

杜心武

自從香港反送中風暴以來,中國另找城市取代香港的聲音就不絕於耳。

先在8月份,中國發佈《關於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當時香港正發生堵塞機場事件,還「打了」中國環毬時報記者。大陸同胞反香港情緒濃烈。恰逢「意見」中提及「此舉有利於更好實施粵港澳大灣區戰略,豐富『一國兩制』事業發展新實踐」。一時間,中國民間紛紛把深圳稱爲「深圳特別行政區」,視爲香港的「Plan B」。

但仔細看「意見」,中國網民的這種想法未免一廂情願。根據中國官方的解説,深圳的所謂先行示範區,還是還是智能城市、創業板、引進境外人才、國企改革、房地產、加強大學建設等一套。這些深圳一直在做,先行示範區的政策並沒有本質的改變。而且,除了高科技與此前香港的目標略有衝突之外,其他範疇並不和香港直接競爭。根本稱不上「取代香港」。於是,很快這種説法也就無聲無息了。

深圳爲何取代不了香港?就在於深圳是中國直接統治下的一個城市,關稅上最多划出個別保稅區;金融上是外匯管制的一套,資金不能自由進出;深圳依然在「墻内」,資訊不能自由流動;法治也只能是中國式的「法制」;美國等不會對深圳如同對香港一樣另眼相看,不會對深圳輸出高科技。總之,深圳完全缺乏成爲香港「plan B」的條件。

其實,在内地最可能取代香港地位的莫過於上海。但屈指一算,上海在十年前喊出了十年内建設世界金融中心的口號,結果十年過後,距離香港這個真正的世界金融中心還有很長的距離。上海尚且如此,何況深圳?

上海在十年前喊出了十年内建設世界金融中心的口號,結果至今距離香港這個真正的世界金融中心還有很長的距離。(湯森路透)

深圳經濟發展也進入頹勢

順便說一句,深圳不僅難以取代香港,甚至自己本身的經濟發展也進入頹勢。深圳雖然在前一年GDP超過廣州,成爲華南第一大城市(以GDP計算),但經濟增長不斷放緩,GDP增長比廣州慢,恐怕在不久的將來,又重新被廣州超過。

深圳的經濟放緩並不意外。除了美中貿易戰的影響之外,深圳本身土地有限,擴展已經接近極限。另一個重要因素是人口。深圳作爲一個新發展的移民城市,遷入深圳的大都是年輕人,負累少。可以說,深圳吃了幾十年正常城市所缺乏的「人口紅利」,這對經濟飛速發展功勞不小。但發展了幾十年,人口也接近飽和,深圳的人口自然而然地回復到正常的城市的年齡結構,逐漸老年化,需要扶養大批老年人。人口紅利不再,把深圳拉囘了與其他城市看齊的起跑綫。這才是深圳發展放緩的關鍵因素。

深圳不行,中國只能另找城市。近日,趁著澳門回歸二十周年,中國突然宣佈,要把澳門建設為世界金融中心。這個消息令人意外。顯而易見,在香港人「不聽話」的情況下,中共力捧澳門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澳門威脅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力迫香港人就範。如果香港人「聽話」了,澳門的角色是輔助香港;如果香港人「不聽話」,就直接取代香港。

中共的「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不錯,澳門有一些深圳甚至上海所缺乏的特徵,但因此就認爲澳門可以取代香港未免一廂情願。

先說澳門的長處。澳門不是北京直接管轄的地區,一國兩制的實施,令澳門相比上海和深圳,在政治和經濟上有更高的自由度。澳門有自己的貨幣(澳門幣發行量甚小,一般是緊盯港幣的匯率,港幣在澳門通用)。由於澳門和香港一樣同樣屬於「境外」,外匯進出比大陸自由得多。澳門也在「墻外」,信息流動自由。

但相對香港,澳門的劣勢就非常明顯。

澳門的侷限

首先,澳門地方狹窄,整個澳門面積44平方公里,只比一個香港島大一些,很多面積還是靠最近填海填出來的。澳門人口62萬,以東亞的標準是中小城市,但由於面積細小,人口密度又過大。澳門天然缺乏發展所需要的土地。爲擴大澳門的「實用」面積,中國想出了把臨近珠海市的土地一小塊一小塊地租借給澳門的方法,但這樣對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只能是杯水車薪。

其次,長期以來,澳門的產業高度單一,不是旅遊就是賭博,毫無金融業的基因。澳門要發展金融業,只能從中國或香港大量輸入「金融才俊」。

第三,澳門雖然曾是葡萄牙的殖民地,但早在上世紀70年代開始,葡萄牙已經準備撤離,澳門的「葡萄牙」味也不斷減少。根據最新的報道,回歸之後,澳門人會說葡萄牙語的人只有2.4%。葡萄牙語在澳門的衰落,令澳門「connect」葡語國家的能力非常低。換言之,澳門的國際化和多元化程度很低,甚至可能不如一些大陸的城市(如上海廣州等)。

第四,即便葡語國家,在世界上也並非強勢的文化體系,葡語大國只有巴西一個,其他國家(包括葡萄牙)不是人口不夠,就是國家窮。影響力不但無法和英語相提並論,就連西班牙語也相差甚遠。這令澳門「connect」國際的程度更低。

第五,國際金融業一向被英語國家執牛耳,香港能和英美世界同聲同氣,法律體系更是一脈相承,有著成爲金融中心的天然優勢。葡語國家都缺乏金融基因,在國際金融版圖不值一提。葡萄牙的大陸法體系也無法與英美的普通法在金融業界的地位相比。

第六,國際需要一個與中國「不同」的地方,作為進入中國的門戶。雖然美國也有《澳門政策法》,澳門也是世貿的單獨成員,但國際上很少人不把澳門視爲與中國「不同」的一部分(這多少也是澳門在國際地位不高之故),這和香港長期以來打造的形象相差甚遠。國際金融中心不是中國一廂情願的事,中國力捧,國際不受落,照樣無法成爲國際金融中心。

因此,其實中國要在澳門搞國際金融中心,那和從一個荒島上,從一張白紙開始建國際金融中心差別不大。中國能一張白紙地搞起深圳,這是因爲深圳當年「特區」地位獨一無二。相反,澳門與香港近在咫尺,又如何能和已經強大的香港金融業競爭?這絕對不是靠「國家給政策」就能辦到的事。

當然,香港也不能高枕無憂。事實上,香港正面對美中脫鈎化帶來的危機,金融中心的地位並不穩固。但最可能取代香港的是新加坡,而不是什麽澳門。

※作者為國際關係評論人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專訪花敬群次長 民間實價登錄3.0合作?

【影片】「巧福PLUS」盛大開幕!帶你認識三商巧福首間無人自助點餐門市

香港反送中抗爭
白衣人事件滿5月 港示威者再闖商場
習川熱線 中關切美對台港疆藏態度
港警查緝「星火同盟」挨批搞白色恐怖
日本暖男送現煮咖啡 盼港人重拾笑顏
黑衣人高雄罷韓 港生:拒親中候選人

相關新聞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