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癌末母親的盡孝之道,吳若權:活得更健康快樂,是最好的報答

吳若權(作家、廣播節目主持人)
早安健康


【吳若權(作家、廣播節目主持人)】

活得像母親一樣,在遺憾中學會堅強



樂觀開朗的生活態度,是最幸福的遺傳。
即便願意為家庭犧牲,都不要和自己的快樂相牴觸。
讓自己活得更好、更健康、更快樂,
就是對母親最好的報答。

到現在她還記得,孩童時期一位遠親從美國回來作客,見到她第一面時,說的話就是:「妳長得真好,像母親一樣。」眾人笑得一臉燦爛,尤其是她的母親,好久沒有那樣開心地笑了。

幼小的心靈,無從分辨「像母親一樣」這句話的意義,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喜不喜歡像母親一樣。

母親的姿色雖不出眾,眉宇之間卻有獨到的氣質。單眼皮、小眼睛,無法和當時的美女標準相提並論,但微笑的親切感,教人不能拒絕。在保守的世代中,母親沒有透過媒妁之言,以自由戀愛的方式選擇了自己的婚姻,不論是理性思考還是盲目衝動,幸福都是自己的責任。

婚後的日子在歡歡喜喜、吵吵鬧鬧中忽焉而過,甜蜜的相片、苦澀的淚水,都是她記憶深處中母親婚姻生活的印記。她曾發誓不要像母親那樣逆來順受,卻又在委曲求全的背後,見識母親戰勝種種磨難的驚人毅力。

「像母親一樣」這句話,聽來總是帶著讚美與肯定,讓兩代之間承傳著驕傲的笑容。

三十歲那年,她那隻在情海航行多年的小船,突然觸礁。雙方口角嚴重,惡言既出,理性盡失,他對她怒吼:「妳對任何事都缺乏安全感,試圖掌控一切, 就像妳媽一樣……」雖然他事後一再道歉,卻無法平復這句話帶來的殺傷力。

分手多年以後,當她的感情不順遂時,常想起他說這句話的神情。

「像母親一樣」原來是最愉悅的誇獎、也可能是最難堪的詆毀。


誇獎的愉悅,來自天生的遺傳。詆毀的難堪,多半因於後天的不能避免。每個母親都不是完美的人,子女或多或少受到母親的影響,而如遺傳般承繼母親的一些習慣。包括:說話的方式、房間的擺設、飲食的口味,甚至是對男人的價值判斷……但最深遠的,莫過於生命觀。

我們都在不知不覺中,耳濡目染地學習了父母的某些觀念及行為。 如遺傳般,深植心田。

我們總要到落難時,才真切體會媽媽曾經所受的苦; 總要到失意時,才想起媽媽溫暖的懷抱…請繼續看下一頁


二十幾歲時,我有一位好友在花樣年華自殺身亡。不被祝福的感情,如利刃般奪去她的生命。

她的母親帶有原住民血統,家族遺傳美麗的相貌。她同樣擁有又大又圓又亮的眼睛,深邃幽遠,五官輪廓非常明顯,像洋娃娃般惹人憐愛。

父母本來非常相愛,一家人度過二十幾年幸福的時光。後來父親拓展事業版圖,前往海外發展,導致婚姻亮起紅燈,協議分居。母親曾因為懷疑父親外遇,而自殺過幾次,所幸都被及時搶救回來。

她剛考上國立大學,原本正要開始享受興春燦爛的日子,卻因為父母關係的變化,彷彿從天堂掉進地獄般,久久不能適應。

大概是因為內心極度不安,非常渴望溫暖,她在打工時,愛上一個年紀大她許多、而且離過婚的男人,家人本來就都不看好,加上這個男人似乎也不如她所預期地在乎這段感情。

每當和情緒過不去的夜晚,她就吞食大量安眠藥以求解脫。許多次被送醫急救,挽回生命;但最後的這一次,她執意走了。

她的所有好友,都不勝唏噓,感慨地說:「自殺,也會遺傳嗎?」

自殺,當然不會遺傳。但我們都在不知不覺中,耳濡目染地學習了父母的某些觀念及行為。如遺傳般,深植心田。尤其母親的影響,常反映在一個人處理感情的態度上。

那年對星座命理尚未深入研究的我,有次和一位命理專家聊起感情議題。她竟能從我的月亮星座,判斷出我的母親是個什麼樣的人,並說出我的感情觀。從她八九不離十的論述中,我突然想到每年母親節時常被傳誦的歌:「母親像月亮一樣……」

所有的女性朋友,若相信這樣的說法,應該矢志讓自己活得自在快樂。有快樂的媽媽,才有快樂的子女。不論她本身的感情或婚姻如何,樂觀開朗的生活態度,才是最幸福的遺傳。


我們總要到落難的時候,才能真切體會媽媽曾經所受的苦; 總要到失意的時候,才會想起媽媽溫暖的懷抱。

另一位正值盛年的女性朋友,在幾個月前的健康檢查中發現子宮長瘤,醫生建議必須盡快動手術。

單身未婚的她,坦然接受了這個對任何人而言都是青天霹靂的消息。她不感意外的原因是:「我的外祖母、我的母親,都有一樣的問題,也動過一樣的手術。」

在我眼裡,她是個天生的理想主義者,全身充滿浪漫的因子。年輕時留學法國,回到自己的土地,悉心灌溉一顆夢想的種籽,美景可期。對生命始終懷抱崇敬謙遜的態度,她不曾與自然對抗什麼。開刀前夕,她對我說:「命中注定。」

簡簡單單的四個字,卻讓我動容。心疼自己,也同情媽媽。

天下的子女雖不都是一樣的,但相同的是─我們總要到落難的時候,才能真切體會媽媽曾經所受的苦;我們總要到失意的時候,才會想起媽媽溫暖的懷抱。

當我們成功地站在屬於自己的舞台上享受喝采,母親為養兒育女所付出的辛酸,在掌聲中煙消雲散。當我們落寞寡歡回到生命的角落,想起母親一生的遭遇,竟是格外深刻的一種同病相憐。

悲痛,在這一刻變成生命的完整。

兩個舅舅都得肝癌、媽媽也癌末…但吳若權認為:能帶著微笑接受命運的無常,是最幸福的遺傳!繼續看下一頁


無論是身體的病痛、或性格的缺陷,無論是先天的遺傳、還是後天的影響,發現自己承繼了某些避之不去的特質,像媽媽一樣時,不責怪媽媽、不埋怨媽媽。此刻,唯有最深刻的同情與諒解,才能讓感恩更加實在,更加理所當然。

有快樂的媽媽,才有快樂的子女。快樂,是母親留給子女最寶貴的資產,千金難換。

我的母親是個慢性病患者。糖尿病、高血壓,是家族遺傳。兩位舅舅都罹患肝癌,其中一位已經於多年前往生;另一位和我感情最親的小舅,多年前發現肝癌初期的病徵開始治療,他因此提早申請退休,人生下半場的功課是:學習如何與肝癌和平共處。前些時候,母親也在一夕之間,突然被診斷為癌症末期患者,多重惡性腫瘤遠端轉移。幸好找到適合她的治療方式,以及整合身心靈的長期調養,目前病情獲得良好的控制。


也許,身體的病痛無可避免;但是,我總是想著:如何用不同的方式來對待? 如果有一天我也罹患這些疾病,在接受命運的安排時,能不能帶著微笑、心領神會?

若無法掙脫命運的軌跡,想辦法讓自己快樂地跟著它走,應該會是比較明智的選擇吧!

對於已經發生的這一切家族病痛,我們只能心懷敬重。它是個索引、是個預言,讓你在擁有健康的時候有所警覺,在失去健康以後坦然面對。

每一位媽媽都驕傲於子女長相美麗如她、或某些性格上的優點遺傳自她。但每一位媽媽,也都希望子女活出不一樣的生命,一定要比她更好、更快樂。

我很樂意承繼母親許多寶貴的特質,細心、善良、為別人設想;而我也不得不接受她給我的其他遺傳,容易焦慮、緊張、擔心。但我最心疼的是她的後半生,為了子女而失去自我。雖然,她覺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我卻不希望自己的人生重蹈覆轍。

母親回顧既往,說她為了撫育我們三個小孩,足足有十年的時間,不曾和父親一起出門,包括:逛街購物、親友婚禮、郊外踏青、旅遊、以及其他社交活動。聽起來犧牲很多、十分偉大。但我隨著她腦海裡的時光機器,回到童年,也感受到那是她最不快樂的日子,常常為了小事發脾氣、臉上總有不必要的憂慮。

我的二姊,也遺傳了這樣的特質。在孩子大學畢業之前,每當有出國旅遊的機會,極力邀請她同遊,即便只有三天兩夜,她都會以「小孩要上學」為由,一概推辭。

看到二姊身上,猶有母親的身影,讓我十分不忍,所以總會極力勸告她: 「不要為了子女而失去自我。」明明知道,這樣的提醒效果有限,卻還是嘮嘮叨叨,一說再說。

儘管,每一世代中的母親,都有共同的特質─犧牲。但我期望現代母親和傳統母親最不一樣的地方,是要活得更快樂。即便母親願意為家庭犧牲,都不要和自己的快樂相牴觸。

畢竟,有快樂的媽媽,才有快樂的子女。快樂,是母親留給子女最寶貴的資產,千金難換。

基於這個想法,一心想盡孝道的我認為:除了耐心傾聽年邁的母親說話,經常抱一抱她之外,讓自己活得更好、更健康、更快樂,就是對母親最好的報答。

本文摘自《謙卑的力量:放下,才是真正的抵達》/吳若權(作家、廣播節目主持人)/悅知文化


原文引自:照顧癌末母親的盡孝之道,吳若權:活得更健康快樂,是最好的報答

延伸閱讀:


>>立即加入早安健康LINE好友,週週抽​【健康好禮一份​!】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