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料電池台灣隊1】3個月趕出關鍵零件 高力成Bloom Energy霸業幕後推手

·4 分鐘 (閱讀時間)
高力董座韓顯壽(左3)憑藉者優異的工廠管理與研發實力,一舉拿下Bloom Energy訂單,進軍燃料電池產業。(中央社)
高力董座韓顯壽(左3)憑藉者優異的工廠管理與研發實力,一舉拿下Bloom Energy訂單,進軍燃料電池產業。(中央社)

提起高力熱處理工業,很多人或許會知道這是一家研發熱傳技術相當專精的公司。事實上,高力在熱處理方面的獨門功夫,受到不少國內外公司的高度關注,中國電商龍頭阿里巴巴的機房,就採用了高力的浸泡式液冷散熱產品。不單如此,全球燃料電池Bloom Energy今天的霸業,高力也貢獻了一份心力。

走進桃園市中壢區吉林北路高力熱處理工業的總公司大樓一樓,映入眼簾的除了琳瑯滿目的各式熱交換器,還有一面相當吸睛的「照片牆」,牆上貼滿了高力與許多重量級客戶,例如燃料大廠Bloom Energy、電動車大廠Tesla(特斯拉)等等,攜手合作的歷史性畫面,讓人在不經意的狀況下,見證高力不平凡的一面。 

當初,Bloom Energy是如何找上台廠?並與台廠建立緊密的合作關係呢?高力董事長韓顯壽在接收本刊獨家專訪時,揭開這段祕辛。

韓顯壽說,Bloom Energy創辦人沙達(K.R. Sridhar)是印度人,團隊成員有不少人都在美國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服務過。公司創立之初,Bloom Energy主要的零組件供應商大多為美國與印度企業,因為成本居高不下,業務拓展緩慢,在大股東、全美前三大風險投資基金凱鵬華盈(KPCB)建議下,Bloom Energy派了一組六人團隊到台灣開發供應鏈。

Bloom Energy創辦人沙達與團隊成員有不少人都在美國NASA服務過,在美國擁有良好的政商關係。(翻攝NYSE臉書)
Bloom Energy創辦人沙達與團隊成員有不少人都在美國NASA服務過,在美國擁有良好的政商關係。(翻攝NYSE臉書)

 

Bloom Energy華人董事謝文暄博士任職麥肯錫(McKinsey)期間,與不少竹科廠商建立良好的關係。然而,因Bloom Energy當時仍名不見經傳,加上產品才剛開始、訂單量太少,所以竹科的廠商都興趣缺缺。後來,透過成大電機系楊宏澤教授等人介紹,輾轉找上高力、高舒等台廠。如今,Bloom Energy有將近六成的零組件由台廠提供。

韓顯壽滔滔不絕地說,自己年輕的時候曾經受過日本教育,而且還到德國進修,所以在規劃工廠時也受到這段經歷的影響。Bloom Energy的研發主管馬丁(Martin)有德國血統,一看到高力井然有序的工廠,非常滿意,直說「這就是他心目中想要的德式管理工廠」,雙方一拍即合,通知沙達連夜趕到台灣,緊鑼密鼓地展開合作協商。

儘管已近85歲,但提起這段合作歷史,韓顯壽依舊講得津津有味。韓顯壽說,一開始,Bloom Energy希望高力3個月內就幫他們製造出氫燃料電池關鍵零組件Hot Box(熱反應盒),他直言「不可能」,因為光開模的時間就不只3個月。Bloom Energy很阿莎力,馬上承諾從美國空運自己開發的模組及幾百萬的機器設備給高力使用。看到對方這麼有誠意,合作已經不是能不能賺錢的問題,而是面子問題。高力砸下五百萬元購各式各樣的採料,經過不斷地測試,如期完成使命。

透過與Bloom Energy的合作,高力學到不少技術與經驗。因為如此,高力也自行開發出以甲醇為燃料的燃料電池發電機組與製氫機。前者目前已順利外銷至菲律賓等國家,而後者則獲得國內教交通部中央氣象局的青睞,將其使用在氣象氣球所需的氫氣,幫氣象局節省了大量的燃料成本。

透過與Bloom Energy合作,高力學到不少技術與經驗,爾後並自行開發出以甲醇為燃料的燃料電池發電機組。
透過與Bloom Energy合作,高力學到不少技術與經驗,爾後並自行開發出以甲醇為燃料的燃料電池發電機組。

 

韓顯壽說,氫能源在台灣的應用雖然還不是很廣泛,但在零碳及減碳的趨勢下,在全球燃料電池發電等領域的應用,未來是前途無量。以船舶運用為例,三星重工計畫已著手規劃在船舶導入燃料電池發電機組,而燃料電池發電的聲音很小,取代柴油動力潛艇也綽綽有餘。

【點擊下方「查看原始文章」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燃料電池台灣隊2】僅靠一張物料清單邊學邊做 康舒跨足氫電池過程超傳奇
【燃料電池台灣隊3】解決電動車外出充電困擾 鐙鋒綠能與裕電能源提解方
【燃料電池台灣隊4】電動車將獨霸全球車市? 和泰蘇純興有異見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