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上生命進化的階梯

我家附近的小公園,常有人遛狗。有一天,一隻狗來到我面前,靜靜地望著我,我也靜靜地看牠。狗好像要跟我講一點什麼,從牠的眼睛我讀不出個所以然。我深深地看牠的眼神,居然感覺到這狗的眼神,似乎帶著點憂鬱。那眼光好像訴說著什麼。

從此,我常對著狗的眼睛看,我真的可以感覺出來,狗的眼睛深處都好像藏著微微的憂鬱。我省思良久,狗沒有邏輯的思維能力,如果不能思維,沒有意識累積的負擔,那憂鬱的眼神從何而來?會不會反而是我自己眼帶憂鬱,才使狗看起來也眼帶憂鬱。每一次到公園,我都會想起這一件事,但始終想不出答案。

有一天,忽然想起,會不會是狗把我們當神看,就像我們看佛像時,總會由心中浮出一種趨向神性的渴望。那渴望如果從佛眼看來,也一定帶著微微的憂鬱吧!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那麼狗貓牛羊,所有生物也應心同此理。那麼,眾生眼裡這深藏的憂鬱眼神,是不是暗示著牠們也都感覺到,前面有無限生命階梯,等待著大家慢慢攀爬,不知要爬多久才能休息,這無可奈何的神色,讓我們看起來,竟成為憂鬱的眼神。

退休以後我開始涉獵量子力學,心得所及常以量子觀念來取代邏輯思維。在公園沉思不解時,遂改以量子思維的角度來看這一件事。量子科學推演到「生命能」是宇宙中最微細能量,「生命能」無形無色,卻保留著大霹靂最初剎那,那最純粹的原始振動。人的生命如此,所有生物的生命也如此,佛法將這生命的最基本能量稱之為「佛性」。佛性意味著其生命能與佛完全一樣。我們所有的生命體,其內在最深處含藏著與佛完全一樣的佛性。而且,這意味著宇宙是有生命的,宇宙是活潑潑的生命體,宇宙不是靜止的。

因此,狗的生命也是宇宙生命能的一部分,只是受限於生理構造尚未完備,不能有更高生命層次的思維能力。講到這裡,不知大家有沒有想過,我們人類是最高層次,能思維的動物嗎?好像不是。我們的思維仍受限於五官與六識的限制。比六識更高層次的靈識,例如:靈感、第六感、或心電感應……都不能被我們的感官知覺所掌握。這也暗示著,在我們心靈的背後,存在著更高層次的靈識,等著我們去進化。

進化也有其進化的次第,人類的未來,第一要務是要使自己的腦筋,左右腦能夠平衡,現在的人類當中,只有3%的人左右腦是平衡的,其他97%的人,不是邏輯太強,就是邏輯太弱,太隨興。左右腦平衡的人,都是社會的精英,不僅事業發展得很好,家庭和樂,心胸廣闊,笑容可掬,和藹對人,而且充滿自信,胸中永遠充滿著光明圓滿的感覺。

正如六祖惠能所說:「何期自性,本自俱足」。所謂俱足,應是指這光明圓滿的感覺本自俱足。所以,惠能大師應是我們人類要學習的典範。他又說弟子心中常生智慧。智慧是來自心與宇宙同步時的啟發。惠能天生心性單純,真能做到沒有妄念的覆蓋。當沒有妄念覆蓋的心與宇宙純粹能量相接時,智慧就產生了,這樣才能使心中常生智慧,所以智慧或靈感都是天的恩賜,不是人為的努力所能及。

我們要以惠能為榜樣,心不起妄念。我們現代的社會已非常複雜,在現代文明,資本主義以及網路世界的衝擊下,如何仍能保持心靈本來的「清」,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修行功課。惠能以金剛經的「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而悟道。其重點在「無所住」。就是說不在某一個思維的點上停留或被纏住。思想像流水,心要像陽光照耀著流水,水動光不動。同樣的,思想一個接著一個來,不要停留在任何一個思想上,或被思想牽著走。只要心如陽光,靜靜地觀照思想的來去就好了。到此境地,就能保住心靈的「清」,也就是我一直提倡的「清富」的「清」。

幾年前,我去爬了泰山,從南天門到山頂,要登爬六千多階梯,當我勉強爬到五千階梯時,業已精疲力盡。遙望前面階梯,有如登天之難。那時,我開始觀想,我已達山頂,在山頂上享受著風的清涼與茶的溫暖。真是奇蹟,居然只這樣我撐了過去,真的登上山頂。那高興真的難以形容。今天談到生命的階梯應也一樣。

要觀想佛在心中,在心中我已是佛,剩下的只是靜看自己如何成佛而已了。

生命的階梯雖然遙遠,但也非不可及。當我再看到狗貓牛羊以及所有生物,我知道牠們都是我生命階梯上的友伴。好像登泰山,前前後後都是嚮往泰山的友伴一樣,友伴同心,我們都同是宇宙的過客。從此,不論看到狗、或貓、或牛羊的眼睛,竟然都會在嘴上泛著微微的微笑。很感謝這小公園的狗,居然教了我那麼多。或許,這正是牠要來告訴我的祕密吧!

(本文摘自《隨便想想2.0》一書,和平國際文化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