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弱勢平權!張宗傑前進國會 替身障發聲

今年5月,正當許多人歡欣鼓舞的慶祝台灣終於通過同婚專法時,另一個角落,一群身心障礙的朋友,正在議論著,何時才能迎到身障平權的元年?

不可否認的是,社會大眾習慣戴上有色眼鏡來看待身心障礙者,但,實際上障礙只是差異,不是缺陷,更不是疾病!對此,曾是運動健將,後來罹患肌肉萎縮症的張宗傑表示,我們沒有比別人笨,我們只是有某方面的障礙!因此他決定站出來,促成身障平權元年的到來。

從正常人變成身障者,讓張宗傑從在天堂的人生勝利組,瞬間跌落到地獄的人生完蛋組,讓他簡直到了生無可戀的地步!即便過去曾參與國家法律的修改、獲得各項國內外的殊榮,但隨著他的發病、坐上輪椅,心情的跌宕起伏,整整花了7年,才終於能做到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這一路走來十分的不容易,因此張宗傑希望透過自己的經驗,來協助跟他有類似遭遇的身心障礙者。

2012年,張宗傑擔任「千障權益行動聯盟」召集人,以遊行與表演的方式,直接改善了身心障礙者的教育權。

面對自己

以輪椅行動的張宗傑,大學以前是肢體正常的一般人,小時候還是運動健將,他記得自己小時候踢毽子,一踢就可以踢好幾下,還特別喜愛「跳繩」,國中時還參加學校的籃球校隊,代表學校跟其他學校進行籃球比賽,就這樣一路健康、平安的長大,成為一位身材高挑的成年人。

大學時,張宗傑隱約感覺到身體狀況有點不一樣,走路速度越來越變慢,而且常常跌倒爬不太起來,好在總有路人幫他一把,雖然這樣的狀況已經有30年了,但是好強的張宗傑真正坐輪椅卻在這10年內。
面對這樣的景況,張宗傑心情沮喪、充滿了不安全感,於是立志考高普考,他想如果真的身體出了什麼狀況,至少考上公職能有一份保障吧?直到考上公職後,有一天盥洗時,不小心摔倒骨頭裂掉,醫生才發現他得到「肌肉萎縮症」,因此開始了輪椅人生。

曾是運動健將的張宗傑,剛開始坐輪椅時,心情難以平復,他開始否定自己,也自問:「為什麼是我?是不是我錯什麼事?」在成為身心障礙者後,張宗傑的人際關係也備受打擊,比如去提款搆不到ATM的機器,有階梯的餐廳成了他和好友聚餐的死角,不僅吃飯不方便,連做事的能力也被質疑。張宗傑說:「因為我是個弱勢就被認為是弱者,別人會認為事情交給我辦放不放心,有時候自尊心受到打擊、能力也會被否定。」

張宗傑與國會政黨聯盟大專院校青年團為身心障礙者發聲。

除了人際關係外,家人間的相處也碰到問題,家人會希望自己早點退休、不要那麼累等等,但自己當然覺得有能力可以為工作、為會社會奉獻是更重要的,不想因為自己坐輪椅的關係而被全盤否定。有一陣子他甚至沮喪到想不開、萬念俱灰,想要自我了斷,但又覺得生命故事的發生一定有其深刻的意義,不能因此而輕言放棄、提早結束自己的生命。

剛坐輪椅的幾年是張宗傑最沮喪的時期,他開始與其他身心障礙者交換意見,學習怎麼調適生活、調適自己的心理狀態。「要做很多自我建設,但不是自我建設就可以走出來,過程中要問很多有相關經驗的朋友,從朋友類似經驗的分享中,得到生命繼續前進的力量。」張宗傑說。

國會政黨聯盟不分區立委余艇和遊行車隊沿街拜票。

慢慢他感覺到,這或許是老天爺給他的使命,若沒有這些苦難,他可能會過著一帆風順的日子,他發現社會上需要幫助的人很多,台灣無障礙做的不夠完善,因此開始參與公益活動,原以為從可走路的人變不能走路的人會阻礙他的效率,但他發現坐在輪椅上,反而效率、速度更快、更具積極性。

張宗傑表示,在獲得朋友的肯定之後,對方會覺得你是一個「坐輪椅的人」,而不是一個「弱者」或是「障礙者」,當一位身心障礙者被了解以後被賦予「人」的身分看待,而非被冠與「障礙者」的既定刻版印象,在做事上也容易得多,這也是社會觀感可再教育的部分,他說:「障礙者與非障礙者,最主要克服的還是心理的建設,心理如何接受、承認、肯定甚至貢獻自己,這要經過7-8年的調適,才能到達這樣的階段,甚至現在走出來參選,更是前進了一大步,但身為一個障礙者,從面對自己的問題到肯定自己、走出來,這中間的過程是多麼的不容易,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張宗傑
經濟部國際貿易局科長
國會政黨聯盟不分區立委排名第2順位

主要理念
台灣障礙婦女經濟安全
原住民障礙文化平權
高齡障礙者居住安養


學經歷:
國立政治大學經濟研究所畢業
經濟部國際貿易局科長
台灣障礙者權益促進會副理事長
擔任千障權益行動聯盟召集人
榮獲中國時報頒發跨越21世紀商業類「青年百傑獎」
美國國務院邀請代表台灣
參加國際領袖參訪計劃- 扶助弱勢參訪團






政績/政見:
張宗傑為身體障礙者(輪椅族),熟悉經貿理論與實務經驗,關心國際及台灣經貿發展,早年參與我國加入國際經貿組織工作,如申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達 10 年;近年來則關心身心障礙者,秉持人道關懷與障礙平權精神,致力為台灣身心障礙者及家庭貢獻心力。
張宗傑從事公益活動多年,常以同理心看待障礙者,尤其認為目前台灣障礙婦女、障礙原住民及高齡障礙者(失智)處於社會最弱勢族群,需要各界持續關注。期待台灣障礙婦女享有經濟安全、原住民享有障礙文化平權,以及高齡障礙者享有居住安養。
張宗傑為國立政治大學經濟研究所畢業、榮獲中國時報頒發跨越二十一世紀商業類「青年百傑獎」、擔任千障權益行動聯盟召集人 、美國國務院邀請代表台灣參加國際領袖參訪計劃-扶助弱勢参訪團、擔任經濟部國際貿易局科長、台灣障礙者權益促進會副會長,本於專業知識及人道關懷,進軍立法院、翻轉國會,呼籲大家一起努力,讓全民過好日子、讓障礙者有好日子過!


不平之鳴

張宗傑說:「如果社會無障礙做的好的話,我到處都可以行走,我在台北、新北就如魚得水,因為無障礙做的很好;但是我到台南、嘉義就寸步難行,南北差距是一件很大的問題。」

當成為一位輪椅族時,張宗傑才發現不公平的對待時常發生,有一次他跟一位香港來的輪椅族一起搭公車,公車要鋪斜坡板才能讓輪椅族上公車,但那輛公車為了要趕時間,就叫他們搭下一班公車,第二班公車看到他們坐輪椅,就過站不停,直到第3班公車才願意停下來,但司機又不讓他們兩人同時上去,因為公車裝不下兩個輪椅。張宗傑當時想,香港來的朋友人生地不熟,也不能放他一個人不管,所以兩個人就慢慢滑著輪椅,從羅斯福路一直滑到公館。

除此外,就連看電影給的位置永遠都是第一排,但離螢幕太近眼睛十分不舒服,如果想要後面一點的位置,都是階梯輪椅上不去,電影院也表示票價已半價,無法改善這樣的狀況,只能感嘆輪椅族連基本的娛樂都是一種奢求,而這就是整個大環境的現況!

2013年,張宗傑所提出的建議也獲得美國在臺協會(AIT)官員的重視,並邀請他們進行1個月弱勢政策的交流探討。

對身心障礙者來說,通常升遷會比普通人來得慢,甚至很多身心障礙者連找工作都很困難。在這樣的前提下,台灣身心障礙者能夠當主管的不多,但國外有視障法官,加拿大曾有盲人市長,紐西蘭與德國曾有坐輪椅的部長,但這樣的觀念在台灣卻不普及,甚至身心障礙者因為先天的不足,不論後天再怎麼努力,在社會上都飽受否定。

「我朋友去面試,到了面試場所,連樓梯都進不去,也有人進去看到面試官,面試官當場傻眼說:『原來你是坐輪椅的?』這樣的狀況連錄取都不可能。」張宗傑惋惜的嘆了一口氣,說道:「很多身心障礙者面試,因為沒有無障礙設施,連面試的大門都走不進去,能夠真正走進大門接受面試的,也算是幸運的了。」身為身障者,張宗傑聽到太多相關的經驗分享,各個都是淚雨交織。他認為台灣在身心障礙者的工作上,有待制度改善和翻轉,才有辦法讓這些不公平的狀況得到改善。

國會政黨聯盟的青年軍在臉上貼國旗與黨徽的紋身貼紙,熱情洋溢。

攜手公益

雖然張宗傑從事身心障礙者的關懷與公益活動由來已久,但促使他下定決心出來從政的,卻是本身也是國會政黨聯盟不分區立委第6順位和他萍水相逢的余艇教授,究竟為何會邀請張宗傑一起列名不分區立委,而且名次還排在余教授前面呢?

列名國會政黨聯盟不分區候選人的張宗傑,牽線人是交通大學應用化學系教授余艇,他表示他女兒曾到新竹市原住民障礙者協會演奏吉他,因此而結緣。

2012年,張宗傑擔任「千障權益行動聯盟」召集人爭取身心障礙者教育平權。

看完表演回去以後,余教授就開始思考身心障礙者表演帶給他的啟發與深思,他想到了2018年才剛成立的「國會政黨聯盟」,本身就是一個人道主義的平民政黨,而「國會政黨聯盟」的黨主席悟覺妙天,幾十年來,本來就是對這些弱勢的團體非常關心,因此國會政黨聯盟是否可以跟張宗傑一起努力,讓更多身心障礙者所面臨的問題,可以被看見、被執政者所關心,並促成某些社會觀點與政策的改變。

「總而言之,因為這樣的因緣關係,我也跟黨部、主席報告,我認為傑哥(張宗傑)非常適合做不分區的列名。為什麼?因為國會黨不像是藍綠的政黨,將不分區立委提名當成酬庸性質,爭取這些排名打破頭,往往讓大家看到醜態畢露,我們政黨不是那樣子的政黨。」余艇教授表示:「我們的政黨就是我剛剛講人道主義的平民政黨,我們是要找真正可以去做事情的人,來列名我們的不分區,真正為人民服務。」

國會政黨聯盟喚醒社會大眾對弱勢的關懷。

所以因為有這樣的因緣,余艇教授就跟國會政黨聯盟的黨部與主席推薦,讓關懷、研究身心障礙權益議題已久的張宗傑列名不分區立委,國會政黨聯盟黨主席悟覺妙天也覺得非常好,因為張宗傑不只關心身心障礙者,他還具備身心障礙者的身分,更能對身心障礙者感同身受、成為一個關心弱勢的政治家,因此希望他有機會可以從政、進入立法院,落實他多年來的理念與想法,讓國會有真正為身心障礙人士發聲的身障立委,要給更多身心障礙人民過好日子。

參政始末

張宗傑平常上班從事經濟研究、政策的推動與貿易的事務;假日時就從事公益活動、關心周遭的身心障礙者、解決身心障礙者的問題。「我也跟長官報備過,他們也認為我能夠在假日貢獻自己的價值,是很重要的,人活著就是把自己的價值貢獻出來,我覺得很好,沒有任何衝突。因為我覺得人要平衡工作、公益、娛樂,要各占三分之一,如果這三者能夠調和起來,我覺得做任何事的話,就會比較順暢,我會拿捏很準、不會讓他們互相干擾。」

談及加入國會政黨聯盟以及從政的機緣,張宗傑表示余艇教授是他的貴人,當時「台灣身心障礙者權益促進會」在新竹跟原住民障礙者協會合作辦理《吾愛吾礙》的歌舞劇,主要就是透過文化傳達身心障礙者人權的問題。

「剛好余教授蒞臨指導,我是主辦人之一,上台講了鼓勵大家的話,他看了覺得不錯,便引薦我認識主席,看了國會政黨聯盟的主張,覺得跟自己很契合,像是關懷人道、關懷弱勢、要給人民過好日子,我就欣然接受挑戰,也問問老天爺,給我身心障礙者的條件,是不是可以把自己的價值發揮出來,踏入不分區立委的行列?」張宗傑表示,對於此次參選,他並沒有得失心,純粹想要在社會貢獻自己的力量,我們也確實看到即使並非政治人物,他還是一直不斷地促進、改善身心障礙者的權益,並無懈怠,因此不管當選與否,張宗傑做的事情,就是一股奉獻、無所求的初心,而這樣的心意並不會隨著選舉得意或失意而被改變。

張宗傑說:「我覺得11月2日去國會政黨聯盟在凱達格蘭大道舉辦的黨慶活動暨進軍立法院誓師大會滿感動的,主席講的話,像是這時代還有人去遵守四維八德,真的是難能可貴、正是這個時代所缺乏,我覺得可以一起支持,台灣其實大部分百姓沒有藍綠,大部分是看政策好壞。」

國會政黨聯盟悟覺妙天主席(中),所到之處都受到民眾熱烈歡迎。

跨障智庫

張宗傑主要的政見訴求是希望改善失智老人、身心障礙婦女以及原住民的身心障礙者的生活條件。他表示,台灣這幾年已經有「高齡化」現象,2025年會達到「超高齡化」,4個人中就有一位是老人,在「超高齡化」這一社會議題之下,政府對身心障礙者的權益就必須要更加關心。他也發現,關於身心障礙者的措施方面,南北差距越來越大,新竹以南做的太少,光是無障礙的公車、騎樓的整平就差很多;再來就是婦女,很多聽障視障的婦女,她們結婚生小孩帶小孩,對她來說很困難,這是弱勢中的弱勢;再來就是原住民的障礙者,原住民有很多才華,如何讓原住民的障礙者文化方面的才華可以發揮,這是很重要的。

張宗傑認為,不是每一個老人都是弱勢,但老人裡面最弱勢的他覺得是失智老人,因為失智老人會造成全家人的困擾,這三個族群是國會必須要投入資源去關心的,希望這三個族群能夠讓婦女有經濟安全與保障;在原住民方面要發揮他們文化創意、平等的能力;高齡化失智老人必須要有安養有居處,達到這些政策目標,這些目標都有詳細可執行的想法去做。

我國身心障礙者最多為坐輪椅的肢體障礙者,大概有30多萬人;聽障、視障在7-8萬左右;還有就是智能障礙、精神障礙,各個障別都有不同的需求與訴求與需要被照顧的地方,而且每一個障礙者需要做的事情都很多,聽障、視障跟肢障其實都不一樣。

「所以必須要有一個身心障礙者跨障別、長久從事研究的智庫,立法院也好或者是國會政黨聯盟也好,要做這方面的研究,到底要怎麼樣在政策上做改變,促進其權利與福利,並能夠帶動身心障礙者的就業。」張宗傑說:「最了解身心障礙者需要爭取哪些福利的本身就是身心障礙者,就像我坐輪椅比較能夠體諒坐輪椅的問題,這些資料應該是身心障礙者自己來做研究,讓政策可以落實與改變法律。」

「沒有障礙者的參與,不要為障礙者做決定!」張宗傑一語道破身心障礙者目前所面臨的困境,彷若暮鼓晨鐘一般、喚醒一般人對身心障礙者需要的認知,他說:「過去以來,政府、社福團體有太多政策都是由非身心障礙者、都是由所謂的教授,他們看外國的文獻,然後寫出要怎麼做,來幫他們做決定,但是我覺得很可惜,因為他沒有實際的經驗,所以我覺得,教授有他們的方法,但還是要與真正的身心障礙者一同來請益與討論,這樣才能把身心障礙者的問題仔仔細細的做盤點與解決。」

給他釣竿

以現況來說,身心障礙者的經濟資源,政府投入的並不多。「據我所知,衛生福利部編給身障者經費大約6億,長照的資源剛開始是300億,現在據說要擴大為400億,這個資源對於身心障礙者來講,真正用到身心障礙者身上其實並不多,美其名是長照,但是給的機構大多數為非身心障礙者、老人院、機構等,雖功不可沒,但應該讓身心障礙者有更多的資源可以投入。」

張宗傑認為「天生我材必有用」,與其捐款給身心障礙者,不如投入更多資源,讓身心障礙者擁有友善的就業環境,可以自立生活、貢獻社會,而不是靠著政府的愛心或者廣大民眾的施捨,成為被供養、被服務的對象,因此對身心障礙者資源的投入,應該倒過來操作,俗話說:「與其給他一條魚,不如給他一根釣竿。」政府應該更多投入在身心障礙者這一塊,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還有像是身心障礙者輔具的開發,現在是輪椅,未來是更多與機械相關的結合與輔助。「很多身心障礙者頭腦很好,他們可以有所貢獻,你不是身心障礙者,你就不知道他們需求在哪裡,身心障礙者可以告訴你:『我上廁所需要什麼、晚上翻身我需要什麼…』,他們會有經驗,他們把自己的經驗講出來後,可以變成商品或者是資源,變成一種經濟、投入這樣的資源,變成利益眾生的產品,其實也是促進台灣經濟發展的一種方式。」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