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外文摘:中共控制不了病毒,但可以控制人民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台灣《上報》發表文章《 “清零”,清不了病毒卻清除了人性》,作者宋國誠說,自西安封城以來,人民坐困愁城、缺糧斷食,已逼近了人們生理忍受的底線。這是因為中國政府執迷於極權主義動員力量,認為“武漢模式”取得了成效,堅持在防疫工作上采取“清零”政策(一個PCR檢測陰性的案例都不准發生),在防疫體制上采取“干部問責制”,以致地方政府壓力重大,防疫干部人人自危。為了保住烏紗帽,地方政府祭出極端作為,即使反人權、反人性、反人道,也在所不惜。但情況顯示,即使中國實施嚴厲的清零,也無法控制疫情的蔓延。

文章說,西方國家依據科學研究,特別是依據病毒學的專業估計,早已認定只能與病毒“共存”,不可能把病毒清除殆盡,只能依賴廣泛而有效的疫苗接種,與病毒進行“滾動式對抗”。西方國家絕不輕言封城,頂多只是小規模區域性的短期“封區”,一方面沒有這種極權動員的能力,一方面全面封城將嚴重沖擊民生、侵犯人權。但是在中國,科學必須服務於政治,民生必須屈就於政權;在西方國家,防疫叫“治理”,在中國叫“管控”,中國人與其說恐懼病毒,不如說害怕管控。因為在中國,病毒也許難以控制,但人民肯定容易控制。對於西安居民無法忍受飢餓而發出的求救信號,官方一律以“有害信息”加以封鎖,於是,“清零”實際上是“清人”,也叫“求救無門”,它清除不了病毒,卻清除了人性。

兩岸年輕人都有共同的缺點

台灣《新新聞》發表文章《兩岸00世代年輕人的世界觀差在哪?》,作者顧爾德引述中國外交關系學者閻學通的話說,中國“00後”用兩分法認識世界,認為“好的價值觀都是中國的,壞的都是外國的”,把“西方”視為邪惡的代名詞,卻不知道和平、道德、公平、正義是普世文明。年輕學生常把經濟決定論、陰謀論、債權武器等網紅們常用的觀點視為理所當然的常識。社群媒體常出現以愛國之名的“狹隘民族主義”。

作者認為,這些偏見也存在於看待台灣、香港問題。在順勢中成長的中國新世代,較難體會小國寡民的香港、台灣年輕人想“做自己”意念為何這麼強烈。除了閻學通提到的狹隘民族主義之外,環境塑造的優越感讓許多中國00後和台、港同世代的年輕人間存在一條裂痕,中國00後會疑惑:“祖國既強又富、又在上升中,你們為什麼要和我分離?”

文章指出,中國00後把網紅的偏頗論調當成理所當然,其實台灣00世代中也存在同樣現象。照理說,這些網路原住民更容易掌握信息、更容易查證事實,而且年輕人應該更不願相信權威。但不論是對岸的00後或台灣的00世代,在政治議題上都會盲目著迷於一些意見領袖或政治權威,所謂民粹風潮也得利於此。

太平洋島國排華都怪台灣?

2021年11月底,索羅門群島首都荷尼阿拉(Honiara)發生暴動,多處在中國城區域的建築物被燒毀,第四度擔任索國總理的蘇嘉瓦瑞(Manasseh Sogavare)聲稱,這是台灣在背後資助的一場暴動。台灣《自由時報》發表文章《台澳須聯手反制中索污名化指控》,作者林廷輝說,如果將視野放大到東南亞與太平洋島國,排華事件層出不窮,例如1969年在馬來西亞舉行的五一三事件,1988及1998年印尼排華事件、2006年索羅門群島及東加王國均爆發排華事件、2009年巴布亞紐幾內亞排華事件、2014年越南排華事件等,如果這些都是台灣挑起的,那是否代表台灣國際影響力超越中國?

文章指出,排華的主要因素來自中國自身的對外援助與移民模式。由於生活習性與島國人民不同,華人經商容易累積資本,進而壟斷當地經濟,加上中國人為了自保,常組成某些團體來尋求自保,有些團體甚至發展成為黑幫組織,引入博弈產業、色情產業到太平洋島國,賄賂當地貪官污吏,造成當地社會治安發生嚴重變化。因此,排華根本原因並非來自台灣,而是來自中國人與島民之間的社會文化差異。

作者認為,台灣與澳大利亞應在面對索國事務上相互協調,長期以來澳大利亞對兩岸在太平洋島國外交競逐所衍生出的金錢外交感到厭惡,但台灣已不再與中國進行這種毫無意義的金錢游戲,並將外交重心轉移至實質且有意義的價值同盟體系。

[摘編自其它媒體,不代表德國之聲觀點]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