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外文摘:即便有所松動,清零鐐銬也不會解除?

(德國之聲中文網)台灣“上報”發表文章《所有中國人將被戴上功能完備的“數位手銬”》,作者簡易說,中共三大部門近日印發《“十四五”全民健康信息化規劃》,其中提出,到2025年每個居民擁有“一個功能完備的電子健康碼”,而事實上,健康碼早已成為中共隨意控制民眾的“數字手銬”。

文章說,規劃提出的“每個居民擁有一份動態管理的電子健康檔案和一個功能完備的電子健康碼”,“建立居民以身份證號碼為主、其他證件號碼為補充的唯一主索引,推動‘一碼通用’”,結合習近平在中共二十大報告中所說,要加快建設網路強國、數字中國,健全網路綜合治理體系,強化網路、數據等安全保障體系建設,這個“功能完備的電子健康碼”,顯然將成為中共政府隨意管控民眾的“功能完備”的工具。

動態清零折射出政治抗疫的本質

新加坡“端傳媒”發表文章《“動態清零”不可持續的原因,與官僚系統徹底缺失的道德責任》,作者在野認為,以疫情防控的名義,紅黃碼起到了電子鐐銬的作用,令行禁止,有絕對的權力,面對如此誘惑,嚴重依賴監控治理的官僚體系不可能不濫用這個技術工具。其原因歸根結底在於處在權力金字塔中下層的地方決策者承擔了執行動態清零的全部責任,一旦疫情肆虐,傳播外溢就面臨權力上層的問責懲罰,這就迫使他們采取一切可用的手段來追蹤隔離病毒及其載體,而健康碼的管理本身就已服從政治上的需要,成為一種趁手的管控工具。

文章說,動態清零成為一項社會工程,折射出政治抗疫的本質,即官僚體系宣稱的“對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的關系,要綜合看、系統看、長遠看,特別是要從政治上看,算政治賬”。但這項工程所付出的經濟和社會代價不可謂不大,中國與全球供應鏈脫鉤的速度加快,動搖了出口作為拉動經濟三駕馬車之一的地位,而不斷發生的人道主義災難對官僚體系的道德合法性帶來挑戰,影響民心向背。

作者認為,但即使是如此,“動態清零”的總方針仍然不可動搖,即便有可能逐步放松,也不會對這四個字特別是後兩個字做任何改動,背後的根源在於政治力量顯著地凌駕於經濟和社會力量之上。掌握著權力之舵的人以“宏偉”的設計賦予抗疫鬥爭以合法性,官僚體系賦予了它工具,而最終社會的癱瘓則賦予它“道路暢通”的信號。

參與抗爭是一條自我救贖的道路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網絡媒體“歪腦”發表文章《自述:在海外四通橋聲援運動中,我們這樣克服恐懼》,作者米米亞娜說,“我看見了”——微博上的用戶曾激動地流傳著這句暗語。當我們看見了四通橋上一個普通人孤注一擲、以身殉道的決絕反抗時,我們也看到了自己的羞恥心,以及這個民族在歷史加速的關口引頸待戮的恥辱。倘若終究沒有這樣一個人出現,我們何堪於面對如此恥辱?

文章說,“一個人的勇敢不應該沒有回聲。”活躍在Instagram上的反抗賬號“公民日報”(CitizensdailyCN)在事發後立即呼籲,擊中了人們的這種羞恥心。ta們帶頭發起了全球範圍內的貼標語活動,倡議所有海外華人和留學生將四通橋的標語和聲援口號用所在國的語言和中文一起打印出來,張貼在學校和街頭。

跨國的公共參與者面臨著來自四面八方的挑戰。但是,作者認為,在這樣的時代裡,我們憑什麼預設這條路不會舉步維艱呢?比起身在國內的泛自由主義者和沉默的大多數,我們掌握的自由和能動性已是極大的特權。甚至縱觀中國社會,無論從民族、階級還是成長時代來說,我們都充滿了既得利益者的“原罪”,在更弱勢更邊緣的群體承受著不反抗或反抗的代價的時候,我們早已無地自容。我們的恐懼和愧疚都是真實的,但是,如何把恐懼和愧疚向外導向對他人的共情和行動的動力,而非向內導向自輕自賤、自我放逐、回避和犬儒的心態,是我們每個人的功課。擺脫極權的馴服和毒化,本來就是一條自我救贖的道路。

[摘編自其它媒體,不代表德國之聲觀點]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