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外文摘:台灣防疫,優勢如何戰勝劣勢?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台灣《上報》發表文章《台灣必須掌握制度優勢和環境契機,面對疫情與中國的挑戰威脅》,作者張宇韶認為,台灣的優勢(strength)是建立在民主政治下的“強國家、強社會”的治理能力。不論是逐漸抬頭的公民意識,或是“國家/社會”或“政府/企業”之間的合作模式,都使得防疫政策存在更多的協調與互惠關系;這與威權體制那種由上而下的宰制、鎮壓模式存有巨大差異。此外,民主政治擁有極強的自我修復能力,當疫情出現動態變數時,得以在輿論監督與公眾參與下達到溝通對話與調整的效果。

作者說,相對來說,台灣的劣勢(weakness)則是多元開放社會所存在的“不效率”,即便這種問題也是制度本身的限制,亦可視為組織文化下的交易成本。消彌交易成本的方式只有透過信息公開、法律規範、社會資本累積的信任感等方式達成。

作者認為,台灣的機會(opportunity)與威脅(threat)反而是一體兩面的變數,關鍵都在於中國身上。中國意圖改變國際體系、區域權力平衡、全球經濟分工、台海情勢的作為,業已引發民主國家的擔憂,但是台灣在民主政治、地緣政治、生產供應鏈、防疫成就這幾個層面擁有不可替代的地位。

戰狼咬人百八自傷一千?

香港《蘋果日報》發表文章《歐盟撩醒獅,澳大利亞看舞獅》,作者李平說,1990年代中國崛起後,“醒獅”一度成為洗雪百年外交恥辱的民族主義符號,直到2015年橫掃中國票房的電影《戰狼》問世,“戰狼”開始取代龍、獅,成為中國的圖騰,戰狼外交更成為習近平新時代外交的主旋律。

作者說,舞獅表演不咬人,戰狼是會咬人的。會咬人的醒獅、戰狼,不只與澳大利亞、美國打貿易戰,對美國、歐盟的實體和人員的制裁也不手軟。然而,戰狼外交不乏殺敵八百、自損一千的例子。前年5月推翻中美貿易談判初步協議如此,去年硬銷港版國安法如此,今次制裁歐洲議會議員也是如此。

文章認為,去年底,中歐結束七年多的談判達成《中歐全面投資協定》,本是中方為聯歐抗美作出重大讓步的結果,只待歐洲議會和成員國批准。孰知,歐中因新疆問題相互制裁,中方更直接針對歐洲議會議員,結果本已咬上釣餌的歐盟在議員施壓下,可能不得不選擇脫鉤,在對華政策上要與澳大利亞、日本一樣,跟隨美國的步伐。中共為迎接建黨百年贏了面子,輸掉的是戰略。

“悼念六四,當然無罪”

因去年紀念六四而被判刑的香港前區議會議員岑敖暉在《立場新聞》發表《獄中書簡-寫在六四案判刑後》,文章說,不是誰和誰“違法破壞法紀”,也不是誰人喊幾句“法治已死”就能淪喪,當法庭、司法機關的“判決”,是跟“道德”完全脫勾時,其“正當性”就必然蕩然無存。悼念六四,無論從怎樣的角度去看,必然是正常的事情,是每一位擁有合理道德觀的人,都會去做的事情,而這個行為,在法庭眼中是跟“傷人”同等程度的,哪有可能會有任何“威嚴”、有任何“正當性”可言?

作者說,假若六四這事的記憶,到我們這一代嘎然而止的話,這事就會正式被極權淹沒。假如我們這一代人,不再記得六四,不再把其當作一回事,他朝一日,六九、六一二、六一五、六一六、七一、七二一、八一八、爆眼少女、八三一、十月一、梓樂、中大、理大、以及眾多在運動中離開了我們的手足,都會遭受到同等待遇,所以六四是絕不能遺忘的。“不論怎樣,我們都有責任不遺忘,這不只是支聯會的責任,也是我們的責任,不管以怎樣方式,今年我還是會在當天悼念那場血腥鎮壓中的義士。悼念六四,當然無罪”。

[摘編自其它媒體,不代表德國之聲觀點]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