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外文摘:報攤沒了「蘋果」,內心有了恐懼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台灣《上報》發表社評《蘋果掉下來還會長出更多的蘋果》指出,香港《蘋果日報》的行政總裁、營運總裁、總編輯、副社長及執行總編輯被控違反《香港國安法》中29條“串謀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遭拘捕,但目前所公布的“證據”裡,全是公開發表的一百多篇報導、評論和社評,沒有任何一條實質“謀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的罪證。換言之,港府及共產黨已經完全不管新聞產制過程,完全以言論論罪。要說這是香港新聞自由的末日,一點都不為過。

文章說,香港人追求民主自由是天經地義,香港問題的真正關鍵在於:共產黨根本徹底地違背了它就香港問題對於全世界的承諾,導致香港成為中國政府自己政策下的犧牲品。如前美國政府中國政策顧問余茂春所言,香港問題反映的是中國與整個世界之間的對立。這個對立最終影響了美國(西方國家)對於中國與兩岸關系的判斷,也反映了共產黨自己內心的恐懼。

一個既富有又誠實的人

台灣《風傳媒》發表文章《最後一口蘋果的滋味》,作者顧爾德說,對掌握權力的統治者而言,一個既富有又想誠實,同時還掌握輿論發言權的人,會是非常難以控制的。黎智英就是這樣一個讓中共頭痛的人物。壹傳媒借由各種消費、娛樂、“踢爆”新聞獲得閱聽人信任,而在重要的政治議題上,黎智英旗幟鮮明地表現出與主政者的對立。從六四平反、香港普選問題、佔領中環、雨傘運動、反送中到國安法,黎智英出錢出力支持,自己也上街頭站上第一線,更鼓勵旗下記者報導相關抗爭。黎智英當然成了北京非除之而後快眼中釘。

作者說,寫評論、辦媒體變成國安問題,這就是在恐嚇媒體。港府與北京的說詞難以說服港人與各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說:“香港是中國的香港,香港事務為中國內政。任何國家都不應該干涉、說三道四。”這是無視普世價值的詭辯,大概除了被民族主義沖昏頭的中國小粉紅,沒有人會埋單。作者援引黎智英的話說:“恐懼是統治與控制人民最方便而廉價的手法。”心存恐懼的不只是黎智英,不只是壹傳媒700員工,還有東方之珠750萬市民。《港區國安法》的魅影籠罩著維多利亞港、太平山、獅子山……直到“一國兩制”在香港被遺忘、“一國一制”牢牢鞏固。

為什麼要“打通前後三十年”?

香港《端傳媒》發表文章《崇毛抑鄧?習時代對兩個領導人的重塑和打通四個“三十年”的野心》,作者文非林認為,習時期的官方話語,呈現出“崇毛抑鄧”的傾向,也就是重塑並加強毛在黨史中的偉人形象,將鄧去英雄化,使其變成社會主義事業的“繼承者”和“優秀管理人”。

文章說,詮釋毛、鄧兩個時期,習秉持的是“兩個不能否定”的原則(即“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淡化兩個三十年的區隔,強調兩者之間的共通性——均是中共領導人民“進行社會主義建設的實踐探索”的時期。

作者指出,打通兩個三十年,本質上還是為了加深執政根基、路線源頭,將“中國道路”和“社會主義價值觀”塑造成統一、連貫的體系。官方認為,肯定前三十年,還是後三十年,“決定著能否正確評價中國共產黨九十多年的歷史,能否正確評價新中國六十多年的歷史”——若否定兩個三十年或是任意一段,就意味著否定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改革開放,是犯了“歷史虛無主義”的錯誤,便於國內外敵對勢力動搖政治信仰,擾亂社會,恐將重蹈東歐劇變的覆轍。

[摘編自其它媒體,不代表德國之聲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