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外文摘:美國應該幫助台灣「維持現狀」?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紐約時報》發表文章《台灣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作者Natasha Kassam指出, 很明顯,幾乎所有台灣人都不想與中國統一。他們希望在民選政府的領導下繼續按照他們認為合適的方式生活。台灣的大多數人希望維持某種形式的現狀。現狀意味著保持事實上的獨立,但避免來自中國的報復。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沒有中國入侵的風險,大多數台灣人會選擇獨立。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已明確表示,台灣獨立不是一個選項。因此,現狀是務實的——而且是更合適的。

文章說,美國政府從戰略模糊轉向戰略清晰可能會被中國解讀為華盛頓打算支持台灣正式宣布獨立的跡象。然後習近平可以聲稱他別無選擇,只能采取軍事行動。數百萬台灣民眾的生命危在旦夕。

作為回應,台灣的領導人強調島內適應力,同時要求合作伙伴在國際機構中幫其說話。台北沒有要求明確的共同防御保證,而是尋求進一步的安全合作、經濟聯系和加入區域貿易倡議的機會。

作者認為,華盛頓向東京、堪培拉和首爾發出的信號向北京表明,台北並非孤立無援。但誤判的風險很高。在這個令人擔憂的時刻,美國的回應必須跟隨台灣的步伐,否則就會存在風險,各國會根據自己的國內環境緊急采取行動——越來越接近一場災難性的戰爭,忽略了台灣人民,或者將台灣視為一個有待解決的問題、一個爆發點或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而不是一個擁有2400萬人的和平民主國家。當然,如果北京真的采取敵對行動,一切都不好說了。蔡英文的溫和路線將不再站得住腳,台北需要向華盛頓尋求明確的支持。但這在短期內不太可能發生。美國和台灣國防官員一致認為,中國可能需要幾年時間才能擁有入侵台灣的能力。

新疆:大規模政治運動

網絡媒體《中國數字時代》發表研究報告《解構新疆鎮壓:中共黨國如何治疆?》,作者許秀中、雷國俊和達莉婭通過分析數千頁外洩的警方檔案等大量原始資料研究指出,中共對維吾爾人的鎮壓與毛澤東時代的政治運動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中共再度使用大規模政治運動對社會進行徹底改造,以人工制造出忠誠、服從和穩定。與反右運動、文化大革命和1983年的“嚴打”運動相比,新疆的大規模政治運動沿著民族和宗教兩條線展開;期間共產黨的實力、資源和權力都遠大於從前,並擁有著卓越的監控技術。同時,運動中的新疆仍和世界緊密相連。

報告說,在政法委的領導下,新疆的政法系統推動了兩場運動中最具壓迫性的政策,包括法外拘留體系和正式的監禁制度。據估計,這兩種制度分別拘留了數十萬人,而且往往未經過正當程序。與過去的“運動式執法”類似,在新疆的運動中,執法決定往往倉促、嚴厲又任意。為了滿足運動的需要,高級官員頒布了與現存法律法規相抵觸的新規。在基層,官員則公開誇耀不按法律規定行事,並獲得高級官員和國家媒體的支持。各級官員被要求向黨宣誓效忠,保持“政治堅定”。

李澤厚的“不合時宜“

2021年11月2日,李澤厚在美國科羅拉多家中逝世。香港《端傳媒》發表文章《李澤厚——思想遺產無處不在,而他已不屬於這個時代》,作者李大貓說,在80年代空疏而有緊迫感的學風氛圍下,甚至直到今天,李澤厚幾乎是唯一一個嘗試具體討論傳統文化由何組成、有何特征,得出並非陳詞濫調的結論,而不是直接對尚不知為何物的對象批評或謳歌的學者。尤其是他基於考古證據提出的“中華文明多中心起源”觀點,對打破漢族中心視角、擴展民族敘事格局有很重要的意義。然而,在今日傳統文化研究鮮花著錦、烈火烹油的環境中,這些觀點無人問津。而他討論的前提判斷:“文化心理結構”以及民族文化特征的存在,則在顯而易見的政治趨力下以最直白甚至庸俗的方式流行開來。

作者說,李澤厚本人卻是旗幟鮮明地反對民族主義,厭惡《中國可以說不》,他對激進化的反感並不因為對象的變化而改變。然而,全面政治化、民族主義壓倒一切的21世紀不歡迎“世界公民”,不歡迎不服務於民族主義的傳統文化研究,不歡迎沒有陣營的發言,也不歡迎用寬泛的“改善社會”來和政治耍花槍的學者。

[摘編自其它媒體,不代表德國之聲觀點]

©2021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