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外文摘:葉問為什麼替代了李小龍?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近日,名導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在受訪為其編導作品《從前,有個好萊塢》(2019,Once Upon A Time...In Hollywood)的同名小說宣傳時,再次被問到片中的“李小龍爭議”。香港《端傳媒》發表文章《由昆汀.塔倫提諾近日受訪講起:為什麼中國只能推崇葉問,而非李小龍》,作者翁煌德指出,李小龍在1969年給友人去信時寫道:“我縱然仍叫自己的一套做中國功夫,但已對中國傳統武術失去信心,因所有派別,基本上都是‘紙上談兵’,詠春派亦不例外。”

文章說,比起直接引用李小龍形象,香港電影這十余年來主要是以《葉問》系列延伸了李小龍當年抵御外侮的核心精神。這些《葉問》系列作品,有意將焦點擺在李小龍所學是沿襲自“中國正統”。因為李小龍這種對“中國傳統武術”的切割態度,擺在今日華人社會,無疑是“政治不正確”的。在中國、香港合拍片創造的一系列“葉問神話”中,葉問是一個有文化教養的武術家,要不是他人(通常是外國人)蓄意挑釁,或家人已身陷險境,絕不主動出擊。這個角色承載了當代中國人對自己的認知——但其實看來更像是中共政權的自我宣傳。

作者說,塔倫提諾一手拿中國資金,一手拍攝“辱華”情節,但他不過是拿了一根針,戳破了這個由中國人建構出來的神話幻影而已。

中共威風門面背後的裂痕

《紐約時報》發表文章《中國體制建立在謊言上,它無法埋葬自由世界》,作者Bret Stephens說,就算你不贊同新冠疫情的實驗室洩漏起源論,也得承認這一點:若不是在危機剛爆發的關鍵時期中國官員百般掩蓋,病毒可能有機會得到控制。相反,中國政府以謊言開始,此後一直在撒謊,代價就是世界各地的公眾健康。他們還向世界上的貧窮國家推銷一種效果不太好的疫苗。在中國共產黨用盛大排場和實力展示來慶祝成立100周年之際,這些事實值得牢記。

文章說,北京的肆意妄為給了它強勢的表象,但表面的強勢往往掩蓋了軟弱的現實,威風的門面背後總有裂痕。

對北京來說,裂痕就是它的政權是建立在謊言基礎上的。那不僅僅是歷史的謊言,比如習近平在講話中略去的中國大飢荒、文化大革命,以及毛澤東害死了多達8000萬本國公民的其他暴行。那也不僅僅是政治的謊言,比如北京為了掩蓋對新疆維吾爾族的人權暴行所做的積極宣傳活動。

作者認為,撒謊的真正問題在於,一個不停對別人撒謊的政權最終也會對自己撒謊。正如時報的麥思理(Steven Lee Myers)和儲百亮(Chris Buckley)去年報道的那樣,武漢當地的衛生官員“在國家報告系統中隱瞞了有關病例的信息”,以免觸怒中央政府。北京是在吹哨人將文件發布到網上後,才得知疫情存在的。從偽造的經濟數據到腐敗的安全標准,中國政治治理的其他方面莫不如此。北京自己的謊言機器將最終如何拖垮整個體制是無法預測的。但毫無疑問,這個體制已經遭到了嚴重削弱。

是中共該下台的時候了?

台灣《風傳媒》發表文章《評習近平七一演講─是中共該下台的時候了》,作者呂正理認為,從習近平的七一演講,也可看見他仍然自認“偉大、光榮、正確”。習近平聲稱所謂的外來勢力將被14億中國人民築成的血肉長城碰得頭破血流,一方面是企圖借此鼓吹中共一直以來灌輸人民的狹隘民族主義,另一方面也在警告外國。但一般認為,國際社會對中共政權的惡感只會因此而增加,關系更惡化。

文章說,習近平處處在學毛澤東,以毛澤東為師。毛澤東雖然口中無時無刻不提中國人民,其實不恤人命,只不過是要驅使人民為其所用,不惜將人民帶入危險之中。中共如今維穩所需的經費早已超過國防費用,成為無底洞。其所以仍能維系政權於不墮,主要倚賴經濟穩定發展。國際社會對中共的制裁、圍堵如果嚴厲到致使中國經濟迅速萎縮,中共政權就有危險了。

作者認為,中共的問題並非僅僅習近平一人的問題,而是制度性的腐敗及惡質的組織文化使然。有人概估,今日中國人民曾經直接或間接受害於中共政權者,達數億人之多。中共9000萬多名黨員雖能享受特權,其中有許多人也不是真正願意長久活在謊言、虛偽的世界裡,未必會和黨站在一起,尤以中下層黨員為然。因而,中共政權一旦下台,必將是中國獲得新生之時,也是共產黨對全世界造成的威脅解除之時。

摘編自其它媒體,不代表德國之聲觀點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張平(摘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