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外文摘:解除自我限制,蓬佩奧語帶深意

張平(摘編)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繼宣布美國常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將訪問台灣之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月9日又宣布解除美國與台灣關系中的自我限制。台灣《上報》發表文章《中國最氣龐佩奧說“Taiwanese counterparts”》,作者李濠仲留意到蓬佩奧稱台灣官方機構為“對等對口”(counterparts),並指出中國2019年5月即曾針對美國提及台灣時使用“counterparts”表達抗議,因這確實有具體承認國家地位的用意。

文章說,過去許多有國家也以“Taiwan counterparts”表示和台灣之間的互動,例如斯洛維尼亞在接受台灣口罩捐贈抗疫時,也曾由總理親自表達對“Taiwan counterparts”的謝意。至於美國一連串對台灣官方“對等對口”的解禁鋪排,則屬於實質意義的推進,對台灣國家地位(定位)將有深刻影響,不在於外,也在於內。

中歐投資協定與中國強迫勞動

香港《端傳媒》發表文章《中歐投資協定加速通過的背後,究竟發生了什麼》,作者張夢圓認為,在中美貿易摩擦的地緣政治背景下,中歐雙方利益卻發生交匯,將該協定(CAI)的加速談判提升為一個政治化議程。CAI不會改變歐盟將中國視作長期系統性競爭對手的看法,只是中歐雙方都試圖從這份被賦予過多意涵的協議上獲得短期政治回報。

文章指出,對新疆再教育營存在的強迫勞動是歐洲議會著重關注的涉華議題之一,盡管中國政府否認此事。中方最終同意“繼續並持續努力”爭取批准國際勞工組織(ILO)的兩項基本准則,即《強迫勞動公約》(C029)和《廢止強迫勞動公約》(C105)。歐委會將中國會“持續努力”的承諾視作一項勝利,但外界認為中方針對國際勞工組織的非法律約束性承諾給自身留有余地,而確切的措辭對於歐洲議會隨後批准中歐投資協定至關重要。已經有議員高調呼籲,應該為簽署禁止強迫勞動的禁令制定一個有約束力的時間表。

歐盟聯合抗中,同時各懷心思

台灣《風傳媒》發表文章《中歐投資協定牽動美歐關系》,作者劉大年認為,中歐投資協定使中國大陸外人投資規範更加自由化、透明化及制度化;除了對歐盟企業有所助益外,也可加惠其他外國企業,所以實在無需過度解讀。

文章說,歐盟雖然支持聯合制衡中國大陸,但必須確保歐盟經濟利益,並不是任由美國擺布,美國更沒有理由越俎代庖批評中歐投資協定。未來拜登不會如同川普對盟國霸道而且錙銖必較,美國也不會濫用國內貿易法,例如201或是232條款,對盟國實施貿易保護措施,有利於雙方合作。不過以美國為軸心,美國優先為出發點的抗中立場不會改變,歐盟當然不會全盤接受。另外未來美國如何化解雙方貿易糾紛,也是美歐可以順利合作抗中的另一關鍵。

大搜捕顛覆香港《基本法》

香港《蘋果日報》發表文章《一場大搜捕,三重大顛復》,作者李平認為,在美國國會確認總統選舉結果之際,香港國安警大肆搜捕參與民主派立法會初選的人士,無疑是對中共特色民主的最大諷刺。美國四年一度的總統選舉,就是讓人民用選票和平地顛復或維護某一政黨的執政。相反,中共只能動用專政工具、莫須有的罪名去鎮壓香港民主派,不只要挽回去年押後立法會選舉的面子,更企圖一網打盡具競爭力的民主派候選人,為將來的選舉鋪路。《立法會條例》第39條規定,被判入獄逾三個月,不論是否獲緩刑,有關人士不得於五年內參選。

作者說,初選大搜捕同時顛復了《基本法》摹劃的香港政制。透過否決預算案逼特首承擔政治責任,是《基本法》賦予議員的憲制權力,如今,國安警竟視為癱瘓政府、顛復國家政權,何其荒謬。國安警豈不是應該去搜捕當年的草委和通過《基本法》的人大代表?在朕即法律的意志下,《基本法》被扭曲早已成為常態。

[摘編自其它媒體,不代表德國之聲觀點]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張平(摘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