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醫顧廣毅 中西奇想超級鞭

李怡芸/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
牙醫師的藝術家顧廣毅,首度發表作品《延遲青春》,探討兒童的性成熟與性自主。(陳怡誠攝)
牙醫師的藝術家顧廣毅,首度發表作品《延遲青春》,探討兒童的性成熟與性自主。(陳怡誠攝)

科學與藝術的思維,是否用的不是同一個「腦」,答案也許是的,但如何將兩者結合?藝術家顧廣毅試圖走出屬於自己的「生物藝術」之路。

陽明大學畢業而後在榮總及牙科診所曾執業的牙醫師顧廣毅,曾有一段一邊治療病患,一邊攻讀媒體傳達設計並從事創作的斜槓人生,曾經這兩個角色相疊使他在時間上分身乏術,但也因為跨不同領域,讓他認為自己扮演橋樑的角色,跨越專業領域一旦深入就需要面對的大量術語,讓醫療、設計的訓練,「剛好把兩者合在一起變出新的東西,這是只在單一領域無法產生的機會。」

「醫療在科學領域中比較特別的是有嚴格的醫療法限制,事關病人安全,並不鼓勵太有想像力,而藝術的介入則開始了想像空間。」顧廣毅不期然地接觸並投入生物藝術領域後,自然而然運用了自己醫學的背景與人脈,去年的《虎鞭計畫》獲恩荷芬設計學院的海斯‧巴克設計獎,且在荷蘭設計周展出並獲多個國際設計媒體肯定,顧廣毅設定未來中醫會利用合成生物學,結合老虎、牡蠣、章魚等壯陽象徵的生物基因,培養出「超級鞭」。

「在西方主流看來應搶救瀕臨絕種動物,很多日本人殺鯨,中藥舖裡賣犀牛角的紀錄片,對東方有刻板的印象,但東方的養生、食療也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因此想做一個作品不是從對立或輸贏來看。」西醫背景的顧廣毅與中醫師從藥效到「鞭」的造型都逐一討論「市場接受度」,他認為這樣的概念創作存在著未來可能性,能同時讓藝術界和醫界的人都感到興趣。

今年顧廣毅在台北發表了全新作品《延遲青春》,從當代醫學對性早熟兒童治療的方式,設想若未來以藥物控制青少年性成熟以延緩青春期,會有什麼樣的情境?以此探索醫療科技、衛生政策與青少年性自主等議題。在顧廣毅身上,藝術家的想像延伸出技術配備、醫療程序等面向;醫師在用藥最合理有效的框架外多了些自由奇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