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為「數據是21世紀的上帝」做了示範

·5 分鐘 (閱讀時間)

4月19日,上海車展開幕,一名身穿印有「煞車失靈」字樣T恤的女子,跳上了展示中的特斯拉車頂,控訴特斯拉的車子煞車失靈,導致他的父親車禍負傷。

中國的特斯拉則是拿出了厚達48頁、共6697則資訊的行車數據報告,紀錄詳細到以毫秒為單位,宣稱肇事車輛在車禍前一分鐘的時速為118.5公里,明顯超速,一開始只用較小的幅度踩煞車,2.7秒之後,才真正猛力踩煞車,但為時已晚,以48公里的時速撞及前車。

特斯拉的報告也顯示,預警系統順利啟動協助煞車,此外,該車,從開始煞車到撞擊,共歷時5秒,而在此前的半小時,該車共煞車四十餘次,證明煞車系統運作正常。因此,特斯拉論斷,車禍主因為超速,與煞車系統無關。

中國的抗議者堅稱,特斯拉數據造假,其父當時的行車速度約僅在70公里之譜,要求特斯拉退還車款。中國則有評論者指出,特斯拉數據造假的機率不高,但有這些數據,仍不足以證明煞車沒有失靈,仍須進一步調查。

過往,面對此類事件或爭議,我們已很習於:「反正就是各說各話,真假難辨,羅生門」。這種可泛稱為「後現代狀況」的集體心靈,正面的意義是,既然沒有絕對的真理與對錯,人人都可以發聲,沒有人可以把自己的主張強加在別人身上。但其副作用卻是,「單一而絕對」的真相既不可能,政治人物知道只要丟幾隻烏賊,就得以從醜聞或罪行中脫身,弱勢者則堅稱,所有對其不利的法律裁決,都只是權力體制霸凌的結果。在我們這個時代,人人都是犬儒的虛無主義者。

但認為人類已無可能,從這種「後真相」的語言迷宮中脫困的悲觀者,或許也不用感到絕望。數據,將要展示你無法拒絕的真理。

語言再現的世界有諸多詮釋分歧的空間,是因為語言先天的侷限,讓語言建構起來的意義與詮釋網絡有大量的孔隙,要靠語言捕捉真實世界的全貌,注定是不可能的任務。影像工具的出現,一度讓人們相信,「有圖有真相」的威力,會讓這個世界的眾說紛紜少一點。但事實證明,影像或許填補了詮釋之網的某些縫隙,但現世的人們也更精明地意識到,只要是人灑出去的網,就必然是特定的意圖之下,有邊界、有特定範圍的網,同樣無能為力捕捉世界的全貌。

但如果前述的特斯拉行車記錄報告,還不足以說服你車禍的「唯一」真相為何,我們不妨設想一下(這種設想只需要用到現有的科技,不用假設未來會如何如何),如果有人在高速公路上開一部特斯拉,他手上戴了一個剛買的健康手環,會即時把他的「健康狀況」,像是心跳、血壓、血糖或是腎上腺素等數據,回傳到雲端的健康管理伺服器。而我們的高速公路管理局,為了更有效率的車流管理,也建置了24小時的全路段錄影系統。

這位駕駛如果不幸發生車禍,試想,有了以毫秒計的特斯拉行車記錄、駕駛行車時的生理反應報告、加上公路行車影像檔案,車禍的成因還起得了「爭議」嗎 ?駕駛的說法、目擊者的證辭、甚至是傳統的人工車禍鑑識報告,還有任何意義嗎?

大數據之網提供給人們的,將是一種「非人」的、趨近「無縫」(seamless)的真實再現,我們既無從質疑它的客觀性,也找不出它在技術面的缺陷。數據在人之上,而更接近上帝。

尼采在十九世紀說,上帝已死,人要當自己的主人。尼采沒能預見的是,人人都是自己的主人,這世界也就沒有真正主人。而事實證明,沒有主人的世界,多數人是六神無主的。經濟思想家海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認為,計畫經濟注定失敗,因為沒有人比自己更瞭解自己的的需求,外部控制必然不如自己做決定。但海耶克同樣沒能預見,「沒有人比自己更瞭解自己」這樣看似完美的鐵律,竟也有錯誤的一天。

24小時跟著你的健康手環跟你家的智能馬桶都斷言,你得了糖尿病,但你沒有感受到絲毫異狀,你是相信數據還是相信你自己?你自認是個個很節儉的人,但年底信用卡公司寄給你的年度統計數據顯示,你在2021年買了475項商品,包括七雙鞋、五條牛仔褲和兩支精品手錶等等,消費力排名全國前20%,你所認識的自己,還靠得住嗎?

在上帝手上失去的絕對真理,我們將在數據中找回來。但這是我們新的救贖,還是新的籠牢,猶未可知。

※作者為臺北藝術大學教授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全國電子 ╳ 三麗鷗」聯名店在台南盛大開幕 ! 消費加 1 元送聯名口罩

【影片】《好房話題現場》悠逛百貨商圈零時差 打造第二信義計畫區_內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