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貿易戰得不償失?

·3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美國在特朗普激進的貿易政策下,一方面達成了像與加拿大和墨西哥之間的美墨加協議(USMCA)這樣裡程碑式的貿易協定以及與中國之間的部分“休戰”;另一方面卻對美國老百姓和整體經濟帶來負面影響。

“確實有一些成果,但如果縱觀全局,美國在貿易中的處境比特朗普上台時更糟糕”,美國智庫對外關系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貿易問題專家阿爾登(Edward Alden)對法新社表示。

布魯金斯研究院的戈爾茨(Geoffrey Gertz)也認為,整體上美國工人並未從特朗普的貿易政策中獲益。他指出,在“個別的特定領域”,比如鋼鐵和制鋁工業的境況有所改善,但這一政策同時在國際上招致反彈。“許多國家對美國,包括美國的很多出口農產品征收報復性關稅。”

在11月3日總統大選前與拜登的對決中,特朗普將重振制造業作為他爭取選民支持的一個關鍵口號。但數據顯示,特朗普政府的政績成敗參半。

撿芝麻,丟西瓜?

據美國勞工部的統計,特朗普在任期前3年裡,確實比前任奧巴馬在其最後3年任期裡創造了更多的制造業就業崗位。他還簽署了美墨加協議,其中包含促進美國就業的條款,要求北美將近一半的汽車生產來自高薪工人,以及更嚴格的勞工條款,迫使墨西哥改革其相關立法。這些措施雖然最終可能會讓汽車生產線回遷到美國,但目前為止還沒有完全實現。

制造業在美國GDP中佔的比例不到10%,經濟資訊分析公司“牛津經濟”( Oxford Economics)首席經濟學家達科(Gregory Daco)估計,特朗普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在兩年裡給美國經濟增長造成的損失達0.5%。考慮到美國經濟年平均增長幅度為2%,達科指出,這是一個不小的損失。

特朗普上任以來,美國與經濟競爭對手中國的貿易逆差有所降低,但整體貿易逆差卻在2016到2019年間上升了22.8%。這表明,跨國公司實際上轉而從其他國家進口產品。

達科認為,美國向以服務業為主導經濟的轉型,以及供貨連的全球化是振興國內制造業舉步維艱的根本原因。“(美國)總統試圖讓人們相信,中國在為美國的進口商品付關稅,但顯而易見,買單的是消費者和企業。”       

特朗普的關稅政策在包括鋼鐵業在內的一些行業引起反彈。美國國際鋼鐵協會在兩年前就關稅提起訴訟,目前還在美國最高法院審理。

一家美國鋼鐵企業的一名不願具名的高管對法新社表示,不少嘗試重新投產的鋼鐵廠因技術過於陳舊,難以繼續生存,很快又關門了。“貿易戰幫不了任何人,總是兩敗俱傷”,這位高管說。

戈爾茨則試圖以農業為例說明,失誤的關稅政策將帶來何種後果。在2018年農產品價格暴跌後,美國政府向農場主支付了數百億美元的補貼,然而破產個案卻激增了20%。根據今年1月與中國簽署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北京有義務增加從美國進口農產品。

戈爾茨認為,特朗普貿易政策最大的影響是,給經濟界帶來了極大的不確定性,這是人們不願看到的。美國商務部的數據顯示,從2016年到2019年,在美外國直接投資驟降98%。

“沒人確切知道特朗普下一步又會宣布什麼”,戈爾茨說,“這種不確定性對經商十分有害,在政策不確定的情況下,公司很不願意進行投資運作。”

葉宣/達揚(法新社)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