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真的來了 中國房地產稅是初次分配還是再分配?

·4 分鐘 (閱讀時間)
共同富裕推展不順利,中共只能開徵財產稅,包括房地產稅。圖:pixabay
共同富裕推展不順利,中共只能開徵財產稅,包括房地產稅。圖:pixabay


10月16日出版的第20期的《求是》雜誌,刊登了習近平的文章《扎實推動共同富裕》。該文在談到扎實推進共同富裕的六大要點工作中,其中之一是加強對高收入的規範和調節。而具體舉措中不少跟稅收制度改革相關,涉及個人所得稅、房地產稅、消費稅等。

不過,美國《華爾街日報》10月20日報導,在今年早些時候,習近平曾指派中國四位副總理中最資深的韓正,負責擴大房地產稅的徵收範圍,但遇到阻力。

稅制改革能推動「共同富裕」嗎?

目前中國民眾收入差距非常大,如何縮小居民收入差距是中共難解問題。中共無法用行政性手段增加低收入群體收入,因此將目標指向高收入民眾,這些人不少收入來自於利息、股息、紅利、財產轉讓等資本性收入,因此需要規範資本性所得,也就是要強化監管。

2019年的個稅改革是中共的亡羊補牢,中共將工薪、勞務報酬四項收入合併為綜合所得,施行3%~45%統一超額累進稅率,邁出綜合稅制第一步。今年3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進一步深化稅收征管改革的意見》,其中明確要依法加強對高收入高淨值人員的稅費服務與監管。

除了個稅外,房地產稅也是調節收入分配的重要稅種。開徵房地產稅就會跌,民眾想問那買房交的土地租金退不退?中共對個人住房免徵房產稅,而當前稅制改革一大方向,正是對個人住房開徵房地產稅,取代當前的房產稅等稅種。


習近平曾指派中國四位副總理中最資深的韓正,負責擴大房地產稅的徵收範圍,但遇到阻力。圖:pixabay

開徵房地產稅 中共抓對問題開錯藥方

中共年年都提房地產稅,如果開徵房地產稅,就包含了土地和房產兩個稅基,有必要從法理上作出說明。而房地產稅全面開徵存在不少難點,不見得可以用中共派系鬥爭來解釋。

從稅種屬性上看,房地產稅是一個地方稅,和地方稅改革有緊密聯繫在一起,中央地方關係會牽一發動全身。中國已經有很多房地產相關的稅收,例如土地增值稅,房產增值稅,土地出讓金也是一種實際的稅,土地和房產有關係。如果要推出房地產稅,就要考慮有一些稅項可能要合併。

「財政再分配」只會擴大貧富差距

為了推動共同富裕,中共想構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協調配套的制度安排。中央財經大學的汪昊、婁峰在2017年《經濟研究》的「中國財政再分配效應測算」文章提出分析,文章結論是財政再分配不僅沒有降低,反而提高了基尼係數2%,也就是貧富差距更大了,這一現象在中等收入國家和高收入國家中均不多見。

而在2019年的另一篇論文,作者是武漢大學的盧洪友和河南省財政廳的杜亦譞,討論了同一個話題「中國財政再分配與減貧效應的數量測度」,並把中國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務也考慮進來,結論是中國的財政再分配有微弱的正效應,不過和其它國家相比,在縮小貧富差距的作用上仍有較大差距。

深入觀察,雖然中共支出端具有「濟貧性」,收入端的間接稅具有顯著「劫貧性」,關鍵就在於間接稅在財政收入中比重過高,可以看出中國的苛捐雜稅多,以保證經濟增長停滯時,雖然企業收入少,但中共仍有莊稼乾糧可以吃。

用稅收逆向調節 仍是「有限改革」

秦暉認為中國是負福利國家,過去非常明顯的是劫貧濟富。而中國貧富兩極分化的加劇是政策性後果,中國的財政再分配從整體上對收入分配為逆向調節。中國財稅改革實際還有很大的操作空間,但這個空間並非絕對的量增量減,而是在結構上進行相對調整,例如通過簡稅制、擴稅基等手段。

從現有政策方向來看,中共徵稅重心從傳統行業向虛擬行業切換,稅制從以流轉稅為主,轉向以財產稅為主。如今普通人僅靠勞動已經不能致富,而資本邊際效應遞增,正以空前的速度積累財富,「三次分配」的不樂之捐難以維繼,只能開徵財產稅補充「共同富裕」的績效。

延伸閱讀

嚇死中國民間企業和地方官的「共同富裕」 到底是怎麼來的?
→不管是「政治家辦報」或「黨媒姓黨」 只能有唯一的聲音實在好恐怖
辱華車貼會讓中國倒?愛國爛片能讓中國強?

作者》吳建忠 台北海洋科技大學 通識教育中心 副教授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沒有「德先生」的中國式民主還是民主嗎?習近平最終證明中共只想極權統治
同志拒「共同富裕」!習近平推房產稅遇黨內阻力 試行點驟減至10個
習近平推共同富裕 分析:中國房地產稅呼之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