獠次郎》帝爺鬥媽祖之七——竹峰寺

·5 分鐘 (閱讀時間)
獠次郎》帝爺鬥媽祖之七——竹峰寺
獠次郎》帝爺鬥媽祖之七——竹峰寺

【愛傳媒獠次郎專欄】超峰寺觀音佛祖此時才說:「難道諸位所護佑的不是他們嗎?那祢們究竟是為何而戰?為誰而戰?」

此時帝爺公與媽祖都沉默了。

「阿彌陀佛,知過能改,善莫大焉,望諸位化干戈為玉帛,一同為眾生消弭災厄,那就善哉善哉。」

觀音佛祖說完這番話後,就見白蓮冉冉升起,逐漸飄離遠去。而帝爺公與媽祖則雙掌合什,目送著祂離開,接著有感而發地嘆了一聲。

「看來,吾與汝等都錯了。」

「祢剛剛沒聽佛祖說,知過能改,善莫大焉嗎,趁現在咱們還有機會彌補,得趕快彌補。」

「好,就依汝之所見,咱們趕緊動手吧。」

「兄弟,吾也來幫忙!」

後來,經過眾神的努力,氾濫的洪水總算退卻,而到了民國十九年(西元一九三零年),經「新惠宮」媽祖多次降乩指示,終於向當時的日本政府爭取到在下淡水溪畔修築堤防。

直至民國二十二年(西元一九三三年),堤防修築完成,從此新園庄才真正免於長年淹水之苦。

而鄉民除有感於「新惠宮」媽祖的護庇境內眾生的恩澤外,也感謝大崗山「超峰寺」觀音佛祖的出面化解紛爭,於是鄉民便前往超峰寺迎請佛祖分尊到新惠宮,接受新園鄉民的朝拜,從此之後,新惠宮媽祖大科年都會到大崗山超峰寺進香,以報答當時佛祖的恩典。

事情到此雖暫時告一段落,但超峰寺觀音佛祖仍不放心,擔心水患會再度發生,於是便託夢信眾,欲分靈至下淡水溪的上游旗山坐鎮,可是沒想到欲建「竹峰寺」時,「觀音佛祖」親駕大輦竟直接就選定「九蓮祠」為廟址所在地。

因此信眾只好設案焚香,打算請求九蓮姑娘讓位……只見香煙裊裊。

保正(村長)率眾在九蓮祠前焚香祈求:「郭姑娘,由於佛祖欲建寺在此,庇佑本境平安,我代表所有村民感謝祢的恩澤,將九蓮祠遷建他處後,也定會好好奉祀祢的,還望祢見諒。」

三拜之後,保正將香插入爐中,沒想到一陣狂風吹來,三柱清香不但熄滅還立刻倒下,更跌出了香爐,就像是有人伸手將它撥掉的一樣。

眾人見狀,心裡不禁一凜,難道是郭姑娘不願遷往別處?

這時保正趕緊擲筊請示,結果一連幾個蓋杯,這下子更確定郭姑娘是不願意離開的。

然而就在眾人手足無措,不知該如何是好時,此際空中忽灑下一道天光,其中有一朵白蓮正緩緩飄落,上面端坐著一位白衣大士,但在場眾人卻都無法得見,惟有九蓮姑娘可以看到。

「阿彌陀佛,本座乃大崗山『超峰寺』的觀音分靈,應此地居民的請求,特前來該處弘揚佛法,以佑眾生。」

「祢弘祢的法,我修我的道,但總該還是要有個先來後到吧,為何祢一來我就得走,未免也欺人太甚了吧!」

「姑娘祢誤會了……」

「誤會?一點也不誤會,我知道祢會選這兒來蓋寺,是因為此處乃『毛蟹穴』,為一風水寶地,所以祢才想強佔對不對?」

原來,當時村民要將她就地掩埋時,正好看到五堡溪邊就有一個由牛洗澡滾出的現成坑洞,於是便將郭姑娘的屍體放了進去安葬,沒想到後來她託夢給家人前來相認,原本是打算把她遷回溪州埋葬,結果請來「土公仔」一看,就說此處乃「毛蟹穴」,是難得的吉穴,不宜再遷,果然意外被葬在毛蟹穴的郭姑娘因吸收地氣而得道,曾多次顯靈解救了附近不少落水的孩童,因此才會受到當地居民供奉成神。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本座絕無此意,姑娘真的是誤會了,因為『毛蟹穴』雖為吉穴,但卻是個出水之地,若控制不好,反而會釀災,所以不可不慎。」

「就算祢這麼說,我還是不會讓的,畢竟小女子尚未盡孝就死於非命,我現在惟一能做的,便是以此穴庇蔭家人,所以祢說再多都沒有用。」

「阿彌陀佛,姑娘這麼做,難道不擔心日後危害到附近百姓,因而揹負不仁不義的罪名嗎?」

「如果孝義真難兩全的話,那我寧可選擇盡孝,以報答父母之恩。」

然而就在雙方仍爭論不下的時候,忽傳一聲雷鳴,接著整片烏雲便隨即湧來,還挾帶著風雨,然後就看到由千里眼、順風耳領頭開路,媽祖的鑾駕緊跟在後,已朝這兒前來。

「佛祖遠來,本宮失迎,實在是非常抱歉。」

正是旗山「天后宮」的媽祖駕到……

作者本名劉自仁,台灣大百科徵稿比賽兩屆冠軍,著有《台灣奇廟故事》等著作

照片來源:作者部落格

●經授權刊載,原文出處浪人齋部落格。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