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鴻海MIH硬體軍師鄭顯聰 揭開電動車聯盟成軍3大關鍵

·7 分鐘 (閱讀時間)

文/劉光瑩 圖/黃明堂

去年鴻海宣布組成MIH電動車平台聯盟,要打造台灣的「護國群山」,半年來股價大漲6成。《天下》獨家採訪聯盟執行長鄭顯聰,在車界打滾超過40年,他暢談與鴻海合作淵源、讓他決定回到台灣的關鍵因素,以及他認為台版白牌車聯盟為何有機會成功?

獨家專訪》鴻海MIH硬體軍師鄭顯聰 揭開電動車聯盟成軍3大關鍵
獨家專訪》鴻海MIH硬體軍師鄭顯聰 揭開電動車聯盟成軍3大關鍵

鴻海1月中宣布,旗下電動車平台MIH找來汽車業戰將,由蔚來汽車聯合創辦人鄭顯聰擔任執行長,專責MIH聯盟規劃,並掌管硬體部門兼平台規格定義。

他會是台灣下一世代打造白牌造車聯盟,最重要的引路人。這個聯盟,如今成員企業已經將近800家,其中還不乏美國、日本、歐洲的大公司。

與鴻海技術長魏國章共同被稱為「MIH聯盟掌門人」,要撐起軟、硬體兩大支柱的鄭顯聰究竟是何方神聖?

一邊顧店,一邊念書的執行長

「我高中跟大學都沒有好好上課,」鄭顯聰小時候,父母在永和樂華夜市開食品行,賣肉乾、肉鬆等,還賣過襪子,但都是辛苦經營,沒賺過錢,「我的書都是在幫忙顧店的時候,蹲在地板上念的。」

鄭顯聰在師大附中與成大機械系的許多同學,畢業後出國深造,家境普通的鄭顯聰則是一畢業就工作,先在龜山的聲寶家電9個月,設計冷氣與冰箱,後來進到福特六和,一開始擔任產品開發設計工程師,1985年外派北美福特,擔任聯邦安全法規劃師約一年,1988年又外派至澳洲福特做產品規劃。

在台灣福特六和,鄭顯聰從產品企劃轉戰採購,也做得有聲有色。1986年,在他的努力下,台灣福特六和生產的馬自達Mercury Tracer(在台灣名為全壘打)外銷3萬輛至加拿大。在當時,這是台灣成車外銷數量最多的案子。

幫台灣汽車零組件供應鏈提升能力,他經驗豐富。1996年,鄭顯聰外派至英國福特一年,擔任採購聯繫經理。當時,為了隔年的二代Mondeo國產化做準備,他積極促成台灣廠商跟歐洲福特裝配工廠技術合作,把英國技術引進台灣,提升能力。這一役,幫助台灣汽車零組件供應商,打入福特全球供應鏈體系。

2014年,可說是鄭顯聰車業生涯當中,從油轉電的重大轉捩點。

被《Forbes》稱為「中國馬斯克」的蔚來汽車創辦人李斌找上鄭顯聰。從汽車電商網站起家的李斌,缺乏在傳統車廠人才及經驗,2014年底,兩人在一場論壇上相識,不到一個月,李斌便邀請鄭顯聰加入剛成立的蔚來汽車,此時鄭顯聰的第一反應是「即使跳槽也會去別的汽車公司,為何去搞電動車?電動車好像沒什麼前途。」

會毅然加入蔚來,鄭顯聰的兒子也敲了邊鼓。「我兒子告訴我,電動車對年輕人來說,是很酷的事情,如果你只是去做其他車廠高管,就一點也不酷了,」鄭顯聰感到極強烈的共鳴。

「如果想知道年輕人要什麼,就要虛心去問年輕人,不然永遠都不會知道,」鄭顯聰沒有業界前輩常見的「偶像包袱」,而是永遠保持開放與學習的心態。

與郭董合作,緣起於17年前一碗刀削麵

然而,鴻海與鄭顯聰的緣分,要回到2004年的一碗麵。

「郭董的造車夢很早就開始萌芽,」鄭顯聰回憶,當時擔任福特中國採購首席代表的他,受邀前往昆山參訪,「因為郭董是山西人,他請我吃了碗刀削麵。」

早在當時,郭台銘就對造車展現濃厚興趣,找來鄭顯聰請益。從1997年就外派福特中國的鄭顯聰,深知汽車供應鏈的眉角,就建議郭董,要先從零組件開始做,於是鴻海才有了2005年併購做汽車線束的安泰電業這一著棋。

但這碗刀削麵播下的種子,要到2019年才會萌芽。

2019年初,鄭顯聰跟著郭台銘跑了一趟義大利,一方面去杜林拜訪了菲亞特克萊斯勒的老同事,也為FCA與鴻海的合作敲了邊鼓。不到一年後,鴻海就宣布與FCA結盟合作。

此時,鄭顯聰回台發展的路愈來愈清晰。

讓他決定回台加入MIH有三大因素,而2020年的時間點更是關鍵。

第一,中美情勢變化。美國前總統川普掀起的貿易戰,波及汽車業。從2019年5月起,中國出口至美國的汽車零組件關稅從10%暴增至25%,而從台灣出口的關稅僅3-5%。他判斷,即便拜登上台,中美產業的競爭態勢將持續,台灣的優勢暫時不會有大變化,因此台灣的汽車產業應把握此機會。

第二,美國新冠肺炎疫情嚴重,而台灣疫情控制得宜,讓許多原本在美國的車界與科技界人才都待在台灣,有許多人已經遠距工作一年。「在這麼困難的時候,在台灣還能夠面對面,應該把握這樣的機會,」鄭顯聰說。

第三點,台灣並沒有全球性的大車廠品牌。鄭顯聰認為,正因為台灣沒包袱,才能真正做到如同Android系統的白牌造車聯盟。像是蔚來或是其他大陸電動車公司,現在都要自成體系,難以開放。

台灣沒包袱,三大車界陣營反而有機會

在鄭顯聰觀察,現在車界三大陣營逐漸成形:

第一大陣營,是傳統車企,包括BMW、福特、通用汽車、大眾汽車(Volkswagen)等百年企業,優勢在於祖產與品牌實力雄厚,但決策速度與靈活度受限。

第二大陣營,是造車新創,包括特斯拉、蔚來汽車、Canoo、Rivian、Fisker等公司,優勢在於沒有包袱、行動快速,近年在資本市場展露頭角,但當他們開始自建工廠,恐將步上傳統車企的重資產路線,「他們建立起護城河之後,很容易會認為自己的東西最好,很難跟別人合作,」他說。

第三大陣營,則是科技業跨入造車,像是Google、蘋果、亞馬遜與微軟等科技公司,最大的特色是科技定義造車、扁平整合,強調合作與資訊透明。

鄭顯聰認為,從最近全球汽車晶片大缺料就可看到,汽車供應鏈的垂直分工模式有所侷限。未來他希望MIH聯盟成員,應該要齊心協力,建立具備高度開放性格的台灣隊,讓所有人都能分享到利潤,而非集中在少數廠商身上。

他認為,現在是台灣的好機會。能夠站在風口浪尖上,把附加價值做大,但前提是聯盟成員能有一顆開放的心。「MIH希望可以打造出如同無印良品一樣,品質好、價格又不像LV那麼昂貴的產品,讓大家都想來貼牌,」鄭顯聰說。

開放、求同存異與跨文化鏈結,這幾個關鍵字定義了鄭顯聰的DNA。如今,他要率領台灣迄今最有野心的電動車聯盟,帶領台灣的中小企業,走上世界舞台。這把劍,可說磨了40年。

更多天下雜誌文章
從中國消失的民主:一個被中共強力封殺的記憶
該買台積股票嗎?孫又文Clubhouse首談:台積內部研究,你該這樣做
四張圖看懂:台灣GDP「坐4望5」的真相
1700人搶48,錄取率不到10% 台大現象級通識課,是在教什麼?
4年存2000萬 單親媽媽的5個祕訣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天下雜誌》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財經相關新聞
台積電全台大擴廠 開出驚人價碼搶營造工
鴻海投資新創 強攻自駕車
電信三雄5G加持 走出寒冬
歐洲業者預警 車用晶片缺到下半年
市場消化負面消息 道瓊漲逾600點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