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不滿被當空氣!徐中雄《菱傳媒》發刊前閃辭 改名、上線日都未知會

·9 分鐘 (閱讀時間)

新網路媒體《菱傳媒》上月22日甫正式開站上線,原掛名董事長的前立委徐中雄卻驚傳早已閃電請辭。消息一出後,資深媒體人周玉蔻旋即指控,宣稱徐是因該媒體爆料參與中二選區立委補選的前立委顏寬恒運用立委職權圖利一事,而遭到顏父、大甲鎮瀾宮董事長顏清標「逼退」,引發外界議論。不過,《上報》3日午獨家訪問到徐中雄本人,他嚴正駁斥周玉蔻的說法根本是在「編故事」,邏輯完全不通,並強調自己是因和《菱傳媒》主導者陳申青的理念認知差距太大,形同被架空,才決定在發刊前就請辭。

《菱傳媒》起手式打顏家財產 鄉民帶風向扯派系鬥爭

日前開始上線營運的《菱傳媒》,命名取「菱角」黑白分明之意,自許在新聞報導上「只問是非,不問立場」。原掛名無給職董事長一職的是縱橫政壇30年的前立委、前行政院副秘書長徐中雄;董事則包括學者陳以亨、前陸委會主委辦公室主任施威全等人。資本額為新台幣5000萬元,初期招募了一批來自台灣《蘋果日報》的媒體記者好手,主打政治、司法及財經性質的調查報導,一創立就令政媒圈頗為關注。

尤其,淡出政壇許久的徐中雄,無論是其過往政治色彩或派系屬性,乃至於與曾有意挑戰2020總統大位的鴻海創辦人郭台銘之間的私交關係,都讓轉戰網路新媒體的他,受到外界不少討論及政治解讀。而《菱傳媒》一開站的起手式,選擇以拆解「顏氏王朝」,揭露並追打顏清標家族的相關產業、土地資產等一系列調查報導,更是讓諸多政治傳聞及陰謀論滿天飛,例如便有鄉民在網路上「帶風向」,質疑背後與台中紅黑兩派之間的派系鬥爭有關。

淡出政壇許久的徐中雄,和曾有意挑戰2020總統大位的鴻海創辦人郭台銘有私交。(資料照片/王傳豪攝)

徐中雄駁斥周玉蔻說詞 「為編故事而編故事」

不僅如此,徐中雄閃辭的消息曝光後,每日一爆顏家「黑料」的周玉蔻甚至在臉書上直指,當年已伏法的屏東縣議長鄭太吉曾槍彈掃射揭他底的屏東《民眾日報》辦公室,「如今顏清標逼退爆料他兒子顏寬恒運用立委職權圖利的《菱傳媒》董事長徐中雄?」本月1日,《菱傳媒》刊登出分為上中下3篇的《蔡英文博士證書三版本都是真》報導,也再度讓徐中雄及《菱傳媒》的政治立場遭致莫名非議。

徐中雄閃辭的消息曝光後,周玉蔻甚至在臉書上直指,當年已伏法的屏東縣議長鄭太吉曾槍彈掃射揭他底的屏東《民眾日報》辦公室,「如今顏清標逼退爆料他兒子顏寬恒運用立委職權圖利的《菱傳媒》董事長徐中雄?」(取自周玉蔻臉書)

對此,《上報》今午聯繫上沉寂近2天的徐中雄本人,並對其進行獨家訪問。他忿忿不平地直斥,周玉蔻的說法完全是,「為了編故事而編故事,只是為了圓她自己胡說八道的那些『洞』,要把它填滿而已」,不解為何「講真話的人大家不聽,卻去聽信會編故事的人?」

發刊前3周即辭董座 跟顏清標沒來往、恩怨

徐中雄強調,他早在今年10月中下旬、約莫是《菱傳媒》發刊前3個多禮拜,就已因公司內部問題,而辭去董事長一職,只是當時因答應背後出資的企業家好朋友,等到他們找到適當的人選後再更換董事長名稱,他之所以請辭《菱傳媒》董事長,與《菱傳媒》發刊後的相關報導或遭人施壓逼退等,完全沒有關係。更何況,他跟顏清標之間的關係本來像是兩條「平行線」,彼此沒有來往、也沒有任何恩怨,「我這輩子都沒有打過電話給他(指顏清標),也沒有接過他的電話。」

徐中雄說,請辭《菱傳媒》董事長,與《菱傳媒》發刊後的相關報導或遭人施壓逼退等,完全沒關係,跟顏清標更是本就如同兩條「平行線」。(資料照片/陳沛妤攝)

「我是超級白目的人,只會講真話不會講假話,真的要做什麼事,誰也都擋不了我!」徐中雄怒批,周玉蔻的說詞「牛頭不對馬嘴」,邏輯完全不通,「編故事也要編得比較有邏輯一點」。他反問,如果今天真的有人為了顏家的報導來對他施壓,那怎麼會是要逼退他辭職,反而不是更應該要逼他利用董事長的權位來影響《菱傳媒》改變立場,把相關不利的新聞內容全部下架或改打林靜儀嗎?周玉蔻一天到晚為了滿足自己的胡說八道而製造議題、自我麻醉,連他這樣已經退休的「工人」都要拖下海,讓他的心情及生活皆大受影響,「我真的是賭爛到極點」。

閃辭《菱傳媒》董事長 根源「就只有陳申青」

至於為何閃辭《菱傳媒》董事長?徐中雄說明原委,強調一切根源及原因「就只有陳申青」。他述說起當初創設《菱傳媒》的過程,主要是某天有一位企業家好朋友帶著陳申青來找他談事情,提到希望大家能一起為台灣這個社會做點事。他也認為,如果自己退休之後還有一些「剩餘價值」能為社會做點事情,也不是件壞事,因此他和該位企業家好友兩人均自我期許勉勵,如果要做媒體,就不能有特定立場、不為權勢服務,而是應堅守及維護民眾「知」的權利,希望台灣能有一個完全不藍不綠、只講是非對錯的媒體,該位企業家好友甚至還告訴他,即便燒錢也沒關係,但千萬不能接受業配,否則接受了就會有立場。

因為他對朋友的極度信賴,因此也同意就讓陳申青來負責《菱傳媒》的籌備工作,自己則期待透過籌備過程的磨合,建立起大家的互信關係。詎料,在媒體籌備過程中,陳申青除了只有一次透過LINE傳給他一份很簡單的「工作時間表」外,其他事情都沒有讓他知道,就連本來媒體名稱要叫《知傳媒》,最後卻改為《菱傳媒》也未事先知會他一聲,他是直到有其他幾個朋友在討論《菱傳媒》的名稱時,才知道原來媒體改了名,「連『菱』是哪個『菱』都不知道」。

籌備過程全被蒙在鼓裡 連哪天正式發刊也不知

徐中雄表示,他和陳申青完全不熟,從討論創設《菱傳媒》開始,到他辭去董事長至今,只和陳見過一次面,且他為了堅持不干涉媒體自主的原則,因此到現在為止,連打一通電話進去給《菱傳媒》內部的人,包括總編輯及幾位記者好朋友都沒有。之後,他從其他管道得知相關狀況似乎有點不對勁,在陳申青的主導下很多事情也都沒有知會他,關於《菱傳媒》的籌備過程,他一切都被蒙在鼓裡,除了連媒體名稱改名沒被知會,就連哪一天要正式發刊也不知道。

而《菱傳媒》出刊後,他也不願意對外說出已辭掉董事長一事,以免傷害到這個媒體的形象;後來又刊出了報導幫蔡英文的博士證書背書說是真的,但他看了三遍後,「還沒有辦法看出要如何推翻它不是假的」。直到有媒體好友來問他,他才發覺不行再繼續等待、繼續不作聲,如果不把事情講出來,自己恐怕會被陳申青傷害到遍體鱗傷,把他剩下唯一的政治聲譽全部毀滅掉。

《菱傳媒》刊登上中下3篇的《蔡英文博士證書三版本都是真》報導,徐中雄看了三遍後,「還沒有辦法看出要如何推翻它不是假的」。(取自《菱傳媒》臉書)

從頭到尾「把我當空氣」 徐中雄:不願遭人利用

「我沒辦法無緣無故地為一個素昧平生的人作背書,要把我最後的政治聲譽被他(指陳申青)拿來玩,我當然不願意啊!」徐中雄語氣略顯無奈地說,他個人跟陳申青的理念認知差距太大,自己又被「架空」,他不願意遭人利用,平白無故地把自己身為「路人甲」唯一剩下的政治聲譽就這樣被人毀掉,為了不冒這個險,所以他在10月中下旬就斷然辭掉掛名《菱傳媒》董事長,「整件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最後,徐中雄再次強調,完全沒有所謂被施壓或遭逼退這一回事,他之所以請辭董事長,是因為他單純地對主導《菱傳媒》的陳申青,採取「完全不信任的態度」,既然陳從頭到尾「完全把我當成空氣」,連單向知會一聲都沒有,他發覺苗頭不對,所以就立即辭掉這個職位,沒有任何其他理由,「把我的聲譽交在你手上,我等於是『自殺』嘛,所以我就說不幹了!」

更多上報內容:

范雲喊立專法挺高嘉瑜 「只修刑法無法立即下架私密片」

黃安稱高嘉瑜「用家暴轉移蔡英文假博士焦點」引公憤 于美人呼籲酸民別二度傷害

高嘉瑜前男友爆林秉樞「變態洗腦」高嘉瑜 猛炫耀差點追到另一立委姊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