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台灣疫苗推動協會」承接政府標案 ACIP召集人李秉穎遭控球員兼裁判

·9 分鐘 (閱讀時間)

新冠疫苗爭議不斷!政府「突襲式」宣布高端疫苗通過緊急使用授權(EUA)後,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成員、國內感染科權威李秉穎今親上火線替高端疫苗背書,直指高端疫苗的保護力可望超越AZ疫苗,甚至能達到與美國Novavax疫苗同等、約9成的保護力。不過,《上報》近日接獲爆料指控,李秉穎擔任榮譽理事長的「台灣疫苗推動協會」,早在今年本土疫情爆發前曾承接一項金額高達3000萬元、由衛福部委託的研究計畫標案,除了身兼衛福部「傳染病防治諮詢會預防接種組」(ACIP)召集人的李秉穎本人,親自擔任該計畫主持人外,該協會理監事更有多人同為ACIP委員,且該項標案部分評選委員,甚至與該協會成員另於「台灣感染症醫學會」所任職務有高度重疊性,質疑有違反利益衝突、利益迴避「球員兼裁判」之嫌。

作為國家預防接種政策最高諮詢單位,ACIP委員主要任務與角色包括:「提出新增疫苗採購建議項目」及「國家預防接種政策與方針之諮詢或研議」。依據《傳染病防治法》第27條規定,疫苗基金運用於新增疫苗採購時,應依據中央主管機關傳染病防治諮詢會建議項目,依成本效益排列優先次序,並於次年開始編列經費採購。其相關會議應錄音,並公開其會議詳細紀錄。至於ACIP成員則應揭露以下資訊,包括本人接受非政府補助之研究計畫及金額、本人所屬團體接受非政府補助之疫苗相關研究計畫及金額;所擔任與疫苗相關之事業機構或財團法人董、監事或顧問職務,以落實利益迴避。

衛福部ACIP召集人接政府標案 李秉穎遭疑違反利益衝突

不過,《上報》近日接獲爆料指出,衛福部疾病管制署於今年1月18日採限制性招標方式,委託研究計畫「COVID-19疫苗取得緊急使用授權後,國人接種之免疫持續性與不良反應評估」,該採購案總金額為新台幣3000萬元,經費來源則為「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預算。疾管署於4月7日公告決標,最後由唯一1家投標廠商,即「台灣疫苗推動協會」以2988萬、僅12萬元價差得標。而該委託研究計畫主持人則是該協會榮譽理事長李秉穎、共同主持人為該協會理事薛博仁。

爆料指控,李秉穎身兼衛福部ACIP召集人、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專家小組成員,也曾受邀參加國產疫苗EUA專家會議等多項政府主掌疫苗政策的身分,卻又另一方面透過其擔任榮譽理事長的「台灣疫苗推動協會」承接政府標案,是否合適、恰當?不禁令人質疑有「球員兼裁判」,違反利益衝突或利益迴避等「瓜田李下」之嫌。

李秉穎(圖)身兼衛福部ACIP召集人、指揮中心專家小組成員,並擔任「台灣疫苗推動協會」榮譽理事長,遭爆料承接政府標案。(資料照片/張哲偉攝)

台灣疫苗推動協會理事有來頭 林奏延、黃高彬入列

不僅如此,《上報》進一步檢視「台灣疫苗推動協會」現任理監事名單,除了李秉穎本人外,另16位成員中,竟有多達6人,包括該協會現任理事長黃玉成、名譽理事林奏延、常務理事劉清泉、理事陳伯彥、常務監事顏慕庸及監事邱政洵等人,也皆同為ACIP委員。此外,該協會理事黃高彬,更是身兼國產聯亞疫苗二期試驗計畫主持人,5月6日也曾出席參加食藥署國產疫苗EUA 專家會議。

標案2評委參與4委員會 與多名得標協會成員同在

更引人側目的是,爆料指出,負責疾管署該項標案的5位評選委員中,包括三軍總醫院內科部感染暨熱帶醫學科主治醫師張峰義、柳營奇美醫院榮譽院長莊銀清兩人,與得標的「台灣疫苗推動協會」理監事成員,另在「台灣感染症醫學會」中分別擔任相關要職,甚至在該醫學會的7個委員會中「高度重疊」。像是張峰義、莊銀清皆參與的4個委員會中,「抗微生物製劑委員會」和黃高彬同在;「國際學術委員會」則有李秉穎、黃玉成、邱南昌、 薛博仁及邱政洵等5人同在;「編輯暨出版委員會」有黃玉成、邱南昌、薛博仁及邱政洵等4人同在;「公共政策及健保對策委員會」有李秉穎、黃富源、林奏延、邱南昌及邱政洵等5人同在。

另外有3個委員會則是張峰義與「台灣疫苗推動協會」成員同在,像是「感染管制委員會」有紀鑫、薛博仁、呂俊毅、陳伯彥、黃高彬、顏慕庸等6人;「醫院評鑑委員會」有邱南昌、劉清泉等2人同在;「專科醫師甄審委員會」有劉清泉、紀鑫及邱政洵等3人同在。

據爆料指出,負責疾管署該標案的評委中,包括三軍總醫院內科部感染暨熱帶醫學科主治醫師張峰義(第2排右5)、柳營奇美醫院榮譽院長莊銀清(前排左5)與得標的台灣疫苗推動協會理監事成員,另在台灣感染症醫學會中分別擔任要職。(取自台灣感染症醫學會臉書)

台灣疫苗推動協會理事黃高彬(圖),身兼國產聯亞疫苗二期試驗計畫主持人,曾出席食藥署國產疫苗EUA專家會議,同為台灣疫苗推動協會成員。(取自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雲端平台)

協會成員與ACIP、標案委員高度重疊 王任賢轟不公

「這些真的都是『球員兼裁判』,一點也不公正!」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王任賢接受《上報》訪問批評,ACIP身為國家最高的疫苗審核委員會,委員應該要超然、獨立,但如今卻看到ACIP委員一方面負責替國家疫苗政策把關,另一方面卻又透過民間協會來承接政府標案,難道不會有「拿政府的錢替政府講話」的不公正問題嗎?難道台灣醫界、公衛界的人才或專家學者真的有那麼少嗎?呼籲政府不能老是找同一批人來作,否則國家的公信力恐怕會因此被折損,貽笑國際。

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王任賢接受《上報》訪問,指出ACIP身為國家最高的疫苗審核委員會,委員應超然獨立。(資料照片/蔣銀珊攝)

先前曾披露質疑政府偷渡開放高端、聯亞等國產疫苗人員,可列入公費接種疫苗優先對象的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黃子哲則指出,若仔細檢視台灣疫苗推動協會成立10多年至今,該委託研究計劃更是該協會唯一的一件標案,其與該協會「推廣」疫苗的創立宗旨、目標相符嗎?若目的是要「研究」,直接委託給台大醫院或其他醫院來執行,應該更為妥適,這似乎也是目前較常見的運作機制。

黃子哲並表示,研究疫苗施打後的不良反應確實有其必要性,相信李秉穎醫師也有相當的專業能力來執行。但令人不解的是,為何這些協會成員與ACIP委員、標案評選委員之間卻有那麼多的「裙帶關係」或高度重疊性?無怪乎,先前退出國產疫苗審查的中研院士陳培哲會說,高端疫苗EUA以壓倒性比數通過,一點都不意外,政府應該建立重要會議委員的遴選制度,且具有法源依據,而不是想找誰來開會就找誰來,老是都找「自己人」或意見一致的學者。

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黃子哲不解這些協會成員與ACIP委員、標案評委,為何重疊性如此高。(取自總統府YouTube)

駁球員兼裁判之嫌 李秉穎:這種黑白牽拖不合理

對於上述爆料指控,李秉穎晚間接受《上報》訪問回應,駁斥有「球員兼裁判」的問題。他強調,所謂的球員兼裁判,應該是指參加疫苗研究計畫的主持人,又審查疫苗能否通過,才會有利害關係或利益衝突問題,但他擔任ACIP召集人及委託研究計劃主持人,「這兩個都是裁判」,一個是用學術專業判斷來決定疫苗怎麼採購、一個則是透過學術研究疫苗打了後,不同疫苗的抗體生成性怎麼樣,這些都不牽涉到利益。

「這種黑白牽拖是不合理的!」李秉穎說,否則的話,懂得疫苗的人就那些,有很多委員都參加或主持了高端、國光、聯亞等疫苗臨床試驗,「不可能說疫苗政策這些臨床試驗的人都不能夠進來,因為這並不是採購,而是決定疫苗怎麼用,而不是疫苗能不能過」。至於他本人,並沒有參加任何的疫苗臨床試驗,現在只是受委託研究包括莫德納、AZ疫苗打了之後的抗體反應,是評估疫苗上市的效用為何?而非評估疫苗能不能夠上市,這完全是不一樣事情,也沒有利益衝突的問題。

疾管署副署長莊人祥也表示,聘任ACIP委員主要是借重其在感染科及疫苗方面的專業知識,而該項標案及研究計畫可接受公評,不認為這與ACIP委員有什麼利益衝突的問題。至於評選委員與疫苗推動協會成員關係及淵源等高度重疊,他則說,這些專家學者平常就非常地熟,「很難說完全都不認識」,尤其是感染科及疫苗等相關專業領域人才本來就比較少,而疾管署也會詢問投標及評選的委員,有沒有相關利益衝突、參加過有關計畫或有以前的老師、學生等,藉此釐清利益迴避、利益衝突等問題。

更多上報內容:

【內幕】凸顯政府通過高端EUA審查黑箱作業 江啟臣「硬起來」堅持告陳時中、吳秀梅

再轟高端EUA 柯文哲問中央:是基於「哪種緊急狀況」同意授權

【快訊】國產疫苗又有重大進展 高端獲准在巴拉圭3期臨床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