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追蹤中尉輕生真相!哥哥秀證據泣訴部隊霸凌

民視影音

即使昨天國防部長慰問輕生的陸軍的黃姓中尉家屬,但家屬依舊無法諒解,親哥哥今天接受本台獨家專訪,秀出為部隊墊錢的單據和對話紀錄,泣訴軍中文化,直指部隊霸凌,才是逼死黃姓中尉的原因。他還夢到,弟弟開著車來找他,說要載他兜風,讓人聽了鼻酸。

想起輕生的中尉弟弟,陳先生眼淚再次潰堤,雖然同母異父,但兄弟倆過去形影不離,一起玩生存遊戲,弟弟進而走入軍旅。

陳先生提到,「他本身就很喜歡參加戰鬥營,是到他有一天告訴我說,他想要試試跳傘的感覺,我才跟他說那沒關係,你馬上大學要畢業了,你當兵的時候可以去試試看空特。」

陳先生回憶,弟弟在前年由兵轉官,任職269旅後就不再像過去那樣開朗、愛耍寶,取而代之的是部隊中的業務壓力,手上的單據就是證據。

陳先生指出,「有一些工具也是二級廠沒有的東西,所以必須,我或是他爸爸陪著他去購買,他需要用錢的時候,再由我媽媽匯錢給他。」

按照軍方說法,所謂的二級廠是旅級單位的保養排負責,而排長就是當然廠長。主責裝備保養,零件、設備運用和保管,以及考核人員和廠房跟機具的安檢。

但是根據陳先生提供的單據,除了去年8月12日,黃姓中尉在哥哥協助下先墊了14400元,找廠商處理269旅二級廠的燈具;今年1月30日為何還要花2萬8千元負責維修,其他單位的天井照明?這讓家屬就算獲得國防部長嚴德發慰問,也無法釋懷。

陳先生表示,「我弟弟都已經走了,其實來做再多的事情、做再多的承諾,其實我覺得都已經是多餘的,我弟弟(曾經)有跟副旅長講說,他的手被紅火蟻咬,那我弟弟本身就有過敏性的體質,他還一直不讓他去看醫生。」

就醫證明上所寫的,右側上肢蜂窩性組織炎,患者也是黃姓中尉。加上單位官兵近期主動向陳先生爆料,幹部群組內除了高層壓力,還有資深士官的各種責難,更讓家屬認定是霸凌導致輕生。

在事發前一天,黃姓中尉說想退伍之後,母親傳Line關心,寶貝有困難要求救,而黃姓中尉回了一句「沒有」,成了一家人的最後通話。

陳先生回憶,「跟媽媽下去給我外婆奔喪,我弟弟開著他的名車來跟我炫耀,然後說要帶著我去兜風,後來我就醒來了。」

據了解,5月底就是269旅二級廠的評鑑,是不是壓垮黃姓中尉的最後稻草?只有釐清真相,才能夠給悲慟的家屬合理答覆。

(民視新聞/葉郁甫、簡士峯 台北報導)

更多民視新聞報導
談輕生弟哽咽中尉哥:夢見他要載我兜風
陸軍269旅中尉輕生 姐姐曝旅長在靈堂說:我有點倒楣
陸軍269旅中尉疑遭霸凌輕生 內部調查13%人聽聞士官欺侮軍官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