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專欄:拜登有沒有說「反對台獨」?

·4 分鐘 (閱讀時間)

本月15日美國總統拜登與中國的習近平舉行視訊會談,重點是台灣議題。在事後雙方的對外說明中,卻出現了各說各說的情形:中方宣稱拜登在會晤中提到了美國「反對台獨」的立場,而美方予以否認。外界的評論也大多認為,是中方故意曲解拜登的講話。那麼,拜登到底有沒有對習近平說美方反對台獨呢?我的看法是:或許拜登的原話中沒有「反對台獨」幾個字,但他應當是當面向習近平表達了類似的立場。我的判斷的根據如下:

首先,拜習會後的第二天,拜登在美國新罕布夏州接受媒體訪問,在回答「是否在台灣議題上取得進展」的時候,他明確表示「我們不鼓勵獨立」。也許,拜登在面對習近平的時候,說的就是「不鼓勵台獨」這幾個字。當然,從字面意義上講,「不鼓勵」與「反對」不是一個意思,這是典型的外交辭令,保持了相當大的解讀的模糊性空間。但這樣的模糊性也帶來一個問題,那就是「一個表示,各自解釋」,中方把「不鼓勵」理解成「反對」,邏輯上並沒有什麼大的問題。美方對中方關於拜登表達了「反對台獨」立場的解釋,並沒有做出激烈的反駁,淡化處理的作法也很值得玩味。

其次,拜登政府上台之後,並不是沒有明確表達過「反對台獨」的立場。2011年7月,美國國安會印太事務總監坎貝爾在一次智庫的會議上就說過「美國支持與台灣發展強有力的非官方關係,不支持台灣獨立」。坎貝爾是拜登關於亞太事務的最高幕僚,他的表態應當引起外界重視。此外,在敗習會之前的10月31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與中國外長王毅羅馬會晤時就強調,華府在台灣問題上不會改變「一中政策」;11月7日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接受CNN訪談,被問到「如果中國發動武裝攻擊,美國是否會協防台灣「的時候,他並沒有明確回答「是的」,而是繞圈子,先是說:「我不回答與台灣相關的假設性問題」,後來補充「我們最根本的目標,是避免台海出事。」從這些事先的跡象可以判斷,在元首會晤中,美方準備在台海問題上釋出一些善意,講一些中方希望美方講的話,是既定的方針。而中方最希望聽到的,毫無疑問就是美方明確表達「不支持」或者「反對」台獨的立場。

第三,拜登在11月15日與習近平的視訊會晤中說美國反對片面改變現狀,這是美方自己在事後的通報中也承認的。眾所周知,「反對片面改變現狀」是美國長期以來的立場,而且是針對台灣和中國雙方而言的。對於美國來說,台灣宣布獨立,也是「單方面改變現狀」的一種情況,也是美國一貫反對的。「反對片面改變現狀」,本身就包含有「反對台獨」意思。換句話說,美國的一貫立場本來就是「反對台獨」,試圖緩解台海局勢的拜登重申這一立場,並不令人意外,也在情理之中。

其實我們也都知道,即使拜登真的講了「反對台獨」的話,也只不過是外交 辭令,是對中共的要求的敷衍,也是退回到傳統的美國關於台灣問題的立場上去,並沒有太大的實質意義。但他表達了類似立場,說明了一點:拜登政府最終還是決定,在台海問題上繼續維持「戰略模糊」政策,不打算向「戰略清晰」政策調整,這個訊號非常清晰,外界不應糾結在是否「反對台獨」的問題上,而忽略了這個政治訊號。

※作者成長於80年代的北京,1987年考入北京大學後即從事學運,參與和組織了1989年民主運動,後為此兩次坐牢達6年多時間。1998年被流放到美國,得以進入哈佛大學10年,先後得到東亞系碩士和歷史系博士學位。現在擔任「對話中國」智庫所長。政治上的溫和堅定的反對派,思想上的理想主義者,生活中的資深閱讀者。出版有政治評論和詩歌散文等書籍20餘本。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高雄首見「PAVO 餐 ‧ 酒館」全新開幕!輕奢慵懶風格演繹精緻餐酒搭配

沈智慧「尬舞」影片被砲轟痛哭 連勝文現身賽場:開心就好別太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