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專欄:西方左派的走火入魔

·5 分鐘 (閱讀時間)

11月2日,美國進行地方選舉,共和黨一舉拿下具有指標意義的維吉尼亞州,民主黨一身冷汗地勉強保住了鐵票倉新澤西州,就連被視為美國左派大本營的紐約市,共和黨的得票率都獲得了令人驚異的增長。這樣的結果,固然有拜登上台以後施政不力導致民怨的原因,但另一個面向的因素更耐人尋味,那就是美國主流民意對於這幾年左派社會力量的大舉擴張已經開始產生警惕。

這次維吉尼亞州選舉,民主黨候選人落敗,壓倒駱駝的最後一個稻草,就是他順從左派主張,要在公立學校系統中強行推廣所謂的「批判式種族理論」(critical race theory)的課綱,而且在面對部分家長的反對時竟然批評說家長不該干涉學校的教學內容。小孩在未成年之前,家長既擁有監護的權利,這是法律認可的;現在家長都不可以干預自己的子女所受的教育,等於讓學校系統或者說公權力接管家長的監護權,這樣的主張當然不能被大部分家長接受。這個事例,就是當今美國左派走火入魔的典型表現。

民主黨候選人順從左派主張,要在維吉尼亞州公立學校系統中強行推廣所謂的「批判式種族理論」(critical race theory)的課綱,引發眾怒,也間接讓共和黨維吉尼亞州提名人楊金獲勝。(湯森路透)

用走火入魔來形容這幾年美國左派精英的主張和作法,並非情緒性用詞,看看幾個例子就可以說明如此形容的正確。前不久,紐約布魯克林一名公立小學的代課教師,因為在課堂上向一群華裔學童講「新冠病毒源自中國實驗室」,「中國是沒有自由的共產國家」,就被部分家長認為是帶有歧視亞裔的教學內容,聲稱他們的孩子被教師霸凌。現在,這名教師已經被市教育局勒令停職,接受調查。新冠病毒源自中國實驗室,是包括我在內的很多人的判斷和猜測,如果這就是歧視亞裔,難道我會歧視我自己嗎?說「中國是沒有自由的共產國家」更是一點錯也沒有,怎麼就成了霸凌學生了呢?部分家長顯然是受到前一段時間美國左派發動的「反對亞裔仇恨」運動的影響才提出的投訴,問題是只要特別指向亞裔的背景,不管內容是否符合事實,不分青紅皂白就認定是種族歧視,這實在是荒謬至極。

今年2月份的時候,另一座左派的大本營舊金山市爆發了一波改換校名的呼籲聲浪。有人列出了一份名單,要求用名單上的人名命名的學校,應當更換校名,理由是他們曾經蓄奴,大概屬於中共口中的「歷史反革命」之類的吧。最神奇的是,名單中還包括了前總統林肯。眾所周知,林肯恰恰是以解放黑奴而青史留名的,為什麼反倒成了反種族歧視的人士的指責目標了呢?原因居然是他在1862年曾經處決了38名印地安戰士!這份名單中還有著名的發明家愛迪生,名列列出的理由是愛迪生曾經在實驗的過程中電死無辜的小動物。反思歷史固然是一種轉型正義,但反思到了這個地步,不是走火入魔是什麼呢?美國今天存在的所謂「結構性的不平等」,到底與愛迪生有什麼關係,以至於要把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學校改名來當作「政治正確」呢?這樣的觀點和主張,不是走火入魔是什麼呢?

對於美國左派的走火入魔,就連一些原本的真正的左派也已經看不下去。麻省理工的教授,著名語言學家喬姆斯基就曾經參加了一份知識界的連署,批評「取消文化」對言論自由的侵害。至於一般的中產階級和具有宗教信仰背景的美國人來說,就更是無法理解也無法接受了。拜登在競選的時候宣稱他上台之後就會致力於美國社會的團結,但他的承諾在他上任後至今顯然沒有任何具體落實的做法。這次地方選舉的結果,表明作為美國社會的主流的中產階級儘管反對種族歧視,支持各種政治正確,但是對於左到走火入魔的種種社會現象,也已經心生警惕。

對此,更應該心生警惕的應當是民主黨。水能載舟也能覆舟,依靠BLM運動為代表的左翼社會運動動員支持民眾的民主黨,會不會最終也被左翼社會運動反噬和拖累,是他們必然會遇到的問題。

※作者成長於80年代的北京,1987年考入北京大學後即從事學運,參與和組織了1989年民主運動,後為此兩次坐牢達6年多時間。1998年被流放到美國,得以進入哈佛大學10年,先後得到東亞系碩士和歷史系博士學位。現在擔任「對話中國」智庫所長。政治上的溫和堅定的反對派,思想上的理想主義者,生活中的資深閱讀者。出版有政治評論和詩歌散文等書籍20餘本。

更多上報內容:

王丹專欄:杜撰「朝陽群眾」 李雲迪是被拿來祭旗的

王丹專欄:「沒有紅四代」是中國發展的巨大變數

王丹專欄:用常識而不是用數字判斷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