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專欄:阿富汗危機或許讓台灣更安全

·5 分鐘 (閱讀時間)

阿富汗激進組織神學士15日攻入首都喀布爾(Kabul),引發全球關注。對此,美國前總統川普在17日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我認為台灣會發生不好的事情」。這番話很自然地在台灣引起反響,想必也令一些人為台灣的前途感到擔心。但在我看來,而事實恰恰相反,此次阿富汗危機的爆發,有可能陰錯陽差,反倒使得台灣可以得到美國更強有力的支持,因而變得更安全。

為什麼這麼說呢?我們可以看看這次阿富汗危機,對美國朝野政黨和公共輿論的衝擊很大。隨著阿富汗大撤退的混亂局面不斷在美國的各家媒體上不斷播出,美國朝野的反應非常強烈。拜登的一席爭功諉過的講話,惹得一向支持民主黨的主流媒體《華盛頓郵報》連夜以編輯部的名義發表社論,稱拜登的講話是美國歷史上「最無恥的總統演講之一」。措辭之嚴厲,表明了曾經大力支持拜登的美國主流媒體對於美國這次混亂撤軍的強烈不滿。

共和黨和川普抓住這次機會猛烈攻擊拜登自不待言,就連民主黨內部也爆發出不滿的聲浪,聯邦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民主黨籍議員梅南德茲在表示:「最近數天的情勢演變,是過去20年來共和黨政府、民主黨政府一系列錯誤造成的結果。」。聯邦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民主黨籍議員華納則說,他想和其他委員會合作進行「嚴厲但有必要的質詢」,何以美國對阿富汗政府垮台沒有更好的準備。

從公眾輿論到政黨反應都可以看到,美國這次的毫無章法的丟臉的撤退方式,已經令美國社會極為震驚。最近幾年,美國社會確實出現了孤立主義的聲浪,從阿富汗撤軍就是這種民意的結果。但是不要忘了,美國也是一個很注重面子的國家,尤其是當拜登在上台提出「美國回來了」之後,看到的卻是「塔利班回來了」這樣的場景,這會讓很多美國人內心感到非常沮喪和搓背,有被羞辱的感覺。所謂民意如流水,當美國朝野和公眾都被阿富汗危機刺激到的時候,美國政府必須重新思考既定的戰略,或者至少,在延續原有政策的時候,要更加謹慎從事,甚至反其道而行之,以抵銷這次阿富汗危機對拜登總統和民主黨政府造成的政治衝擊。而台灣問題,很可能就會被拿來作為美國政府扳回一局,給自己掙回面子的棋子。

這是有跡可循的。當阿富汗危機剛剛引起外界對於台灣處境的擔憂的時候,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第一時間跳出來,表態說美國對台灣的承諾「堅定一如既往」。美國前國務卿萊斯17日投書《華盛頓郵報》,直指阿富汗人在喀布爾機場掛在美國運輸機上的畫面令人心碎和悲痛,已導致美國公信力受損。因此她建議,美國應該加強對盟友的承諾,特別是台灣。萊斯的建議顯然不是她一個人的心聲。美國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古登19日也推文呼籲美台關係正常化、正式建立關係。古登說,美國必須重申對台灣的承諾,「而且這麼做不需要經過中共的允許。」

美國倉皇撤軍引起的混亂,已導致美國公信力受損。(湯森路透)

從這些發言和如今美國社會的氣氛來看,拜登政府未來將繼續承受毫無能力保護盟友,最終拋棄盟友的指責,這會嚴重影響到2022年的期中選舉甚至2024年的總統大選。在這樣的關鍵時刻,如果中共方面試圖對台灣發動進攻,而美國仍舊救援不力的話,美國在國際社會的地位將受到進一步的打擊,美國人的榮譽感會使得孤立主義思潮會迅速轉變為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支持用更積極的方式支持台灣的聲浪會更加高漲,原本在馳援台灣問題上態度曖昧的民主黨政府,恐怕不得不採取反向的操作來穩固自己的政權。由此來看,美國對台灣的安全承諾不僅不會放棄,反而可能進一步強化。

拜登政府因為撤軍方式混亂讓美國人丟臉,政治上已經受到沈重打擊,未來不論哪個黨上台,看到這樣的教訓,都無法也不敢承受失去台灣的政治代價。這對台灣來說是好事,而不是川普所說的「壞事」。

※作者成長於80年代的北京,1987年考入北京大學後即從事學運,參與和組織了1989年民主運動,後為此兩次坐牢達6年多時間。1998年被流放到美國,得以進入哈佛大學10年,先後得到東亞系碩士和歷史系博士學位。現在擔任「對話中國」智庫所長。政治上的溫和堅定的反對派,思想上的理想主義者,生活中的資深閱讀者。出版有政治評論和詩歌散文等書籍20餘本。

更多上報內容:

台日友好! 台南金城國中棒球隊與黃偉哲跨海以影片致謝日本捐贈疫苗

英媒獨家披露拜登次子召妓影片 三度遺失電腦恐成美國國安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