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專欄:2022年,中國與美國都有大戲可看

·4 分鐘 (閱讀時間)

即將到來的2022年,不管對中國還是美國來說,都是事關國運的關鍵一年,而且,兩國國內政治經濟的重大變化,必將牽扯到國際局勢的格局演變,受到影響的也將包括台灣,因此,嚴格地說,2022年對全球都是重要的一年。

先說美國。美國明年的重頭戲,就是11月的期中選舉。到目前為止,種種跡象表明,民主黨很可能會失掉參眾兩院的多數地位。這是拜登政府上台以來在疫情處理和通脹問題上勢必付出的代價。如果這樣的事情發生,對美國政局產生的影響是巨大的:第一,如果民主黨失去眾議院,現任議長南希。裴洛西不僅會失去議長的關鍵位子,而且很可能承擔政治責任而宣布不再競選議員連任。南希,裴洛西如果離開眾議院,對執政的拜登政府會是沈重打擊。南希,裴洛西長期以來主導眾議院民主黨團的運作,手法老練,支持者眾多,川普任內展現的強悍至今令人印象深刻。如果她不再領導眾議院,目前根本看不到誰能像她那樣在民主黨內部派系對立嚴重的情況下還能穩定大局。如此,拜登政府不僅是跛腳的問題,而是更難在眾議院推動重大法案,可想而知,這對2024年的總統大選極為不利。

第二,眾所矚目的2024年大選,川普是否出馬再次競選是最重要的因素。目前,雖然川普經常暗示要再戰一場,但畢竟沒有正式宣布。如果期中選舉共和黨拿回參眾兩院,川普必定受到極大鼓舞,很有可能提前宣布投入2024年選舉。以川普的強勢和拜登的弱勢相比,2024年的選舉,明年就會開打。最近川普和拜登在疫苗問題上,居然互相稱讚,蔚為奇觀,令人傻眼。其實說明兩個老人都開始營造溫和形象,爭取中間選民。當然,如果共和黨沒有拿下參眾兩院,川普的「老國王復仇記」的戲碼恐怕就要再三掂量了。

如果期中選舉共和黨拿回參眾兩院,川普必定受到極大鼓舞,很有可能提前宣布投入2024年選舉。(湯森路透)

中國這邊的熱鬧不遑多讓,大戲當然就是明年中共的「二十大」。習近平如果下定決心要連任,中共黨內恐怕無人可以阻擋。但是,不能阻擋是一回事,消極對待甚至製造麻煩事可以預期的。現在的中共黨內,對習近平的不滿已經是普遍現象,只是強行逼退習近平,不僅會受到習近平的強力反擊,也會影響到整個中共統治的基礎的穩定,因此表面上的對決不會發生。但這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被人稱為類似當年毛澤東發動「大躍進」餓死幾千人人之後召開的「七千人大會」,在那次大會上,毛澤被迫承認自己在經濟工作上行外行,退出第一線領導;這次經濟工作會議也一樣,很明顯是部分地剝奪了習近平在經濟工作上的發言權和主導權。

外界普遍預測,明年中國的經濟形勢會進一步惡化。現在,各地公務員發不出薪水的情況相當普遍,中產階級的財產縮水情況越來越嚴重,所有這些,都給習近平的政敵提供了製造麻煩的機會。根據《華爾街日報》前不久論及習近平領導風格的文章,習是一個事無巨細都要插手處理的人,這當然不是他勤政,而是他對周圍環境有一種骨子裡的不信任。這樣一個把所有事情都攬到自己肩上的人,他承受的壓力不論是精神還是身體上都會很大。換句話說,如果中共黨內對習近平不滿的人不斷製造麻煩,習近平承受壓力的臨界點是否就會到來,是值得觀察的。如果習近平確實感到力不從心,在經過黨內談判確保他不必擔心清算的情況下,他自己選擇不再連任,這樣的可能性不大,但並不是沒有。

如果習近平確實感到力不從心,在經過黨內談判確保他不必擔心清算的情況下,選擇不再連任的可能性並不是沒有。(湯森路透)

最後我還要指出,2022年中美兩國國內的變數,其實也會相互影響。例如,如果美國參眾兩院都被共和黨拿下,必定對拜登的中國政策形成巨大壓力,中美的對抗必定強化,台灣問題從「戰略模糊」轉向「戰略清晰」的可能性也會大增。

總之,2022年,不管是中國還是美國,都有大戲可看。

※作者成長於80年代的北京,1987年考入北京大學後即從事學運,參與和組織了1989年民主運動,後為此兩次坐牢達6年多時間。1998年被流放到美國,得以進入哈佛大學10年,先後得到東亞系碩士和歷史系博士學位。現在擔任「對話中國」智庫所長。政治上的溫和堅定的反對派,思想上的理想主義者,生活中的資深閱讀者。出版有政治評論和詩歌散文等書籍20餘本。

更多上報內容:

王丹專欄:在「不要臉自稱民主國家」的面具下

王丹專欄:拜登有沒有說「反對台獨」?

王丹專欄:西方左派的走火入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