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乾任專欄:不信「王立強」爆料只是不想承認現實

王乾任
上報

最近一周的台灣大事,當屬中共特工「王立強」對澳洲媒體的爆料。

雖然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說這只不過是牙籤一般大的事情,來到台灣卻變成金華火腿,不過,整件事情的峰迴路轉,戲劇張力完全不輸好萊塢大片,且目前仍是現在進行式,未來也有可能變成滿漢全席也說不定?

「王立強」爆料透過網路擴散之後,在台灣形成相信與不相信兩派,相信的一方又可分為全盤接受與部分質疑。

相信方姑且不談,讓我們來談談為何會有人不相信?

不相信方的理由主要有二,大多說爆料者太過年輕不可能擔任重責大任,並且是中共官方認證的詐欺犯。

詐欺犯一說,不信者以中共官方提供的證據,在網路四處發散,只不過隨即被打臉,因為「王立強」只是化名。至於爆料者太過年輕,根本是年齡歧視,誰說年輕就不能擔任重任?

此外,既然爆料者對外宣稱的姓名只是化名,那麼,出面爆料的當事人會否只是代表人?

在心理諮商界,諮商師若要出書探討個案的病理學徵狀,通常會將好幾個人的症狀整合成一個虛擬角色,在書中以虛擬角色的方式做通盤介紹。

「王立強」背後可能是一群叛逃特工,或是「王立強」所蒐集獲得的情資?畢竟特工擅長蒐集資料,應該也算合理,誰規定只能報自己才知道的料?

我認為,叛逃特工不可能只有一個,並不是每一個人都適合/願意上鏡頭爆料,且有一個明確的主角現身,以一套設計過的吸睛敘述進行爆料,勝過一群匿名特工的指控(故事法則)。

從《無聲的入侵》一書可以得知,澳洲早就被中共大舉入侵,且有人感到不滿並試圖反擊,不想坐以待斃,刻意挑選香港大選前夕爆料,要讓中共難看。

從《紅色滲透》一書我們看到,中共早已將手伸入全世界的媒體,那麼,有人不滿且想反制,也是很合理的不是嗎?豈有只許你打,我而我不能還手的道理?

值得深思的是,為何今天的台灣,仍然有人相信,中共沒有對台發動資訊戰?中共沒有派特工入侵台灣?這一切都是綠營抹黑!

就算這個「王立強」的爆料虛實交錯,有真有假,但是,難道我們每天在網路新聞底下碰到的五毛都是假的?難道被「王立強」點名的台灣媒體的報導立場沒有過分親中?難道國民黨的不分區立委名單還不夠紅統?

那些大聲說著「王立強」爆料都是假的,未必不相信,只是不能承認,因為自己的政治立場明顯偏紅偏統,人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自打嘴巴的!

為何某些名人被抓到外遇出軌後,第一個動作就是說謊否認,聖經創世紀裡亞當夏娃犯罪之後,第一個動作也是否認。明知道否認無用,許多人第一個反應還是否認。

每個人都靠相信自己是好人而能夠坦然地活下去,否認是為了保持認知一致性,不讓自己落入認知失調、精神分裂的光景。

就算有一天中共當局站出來,親口承認自己的確有派特工入侵台灣,對台進行資訊戰與各種統戰,在台灣這邊的支持者也還是會否認到底,想辦法找出理由來自圓其說。

就像美國的一些末日教派,每一次宣告末日降臨的日期到來而末日卻依然沒來時,人們總是能夠自圓其說,找出理由替自己開脫,就是不肯承認,自己相信了一個不存在的謊言。

這是人性的求生本能,我們每一個人多多少少都有,只是執著地地方不同。

也因此,結論就簡單多了,證據明擺著,卻還是寧可相信中共的說法而否定「王立強」或澳洲媒體乃至台灣官方的說法者,就是中共的同路人。正因為是同路人,甚至根本就參與其中,所以必須抵賴到底。許多罪犯就在法庭上被宣判有罪,依然堅持主張無罪,依然堅持主張是別人栽贓,這就是人性。

當事人的說詞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客觀證據。讓我們靜待更多證據出爐,揭開這一整鍋的對台滲透。

特工爆料事件在台灣的後續反應,其實幫助我們看清楚身邊人的政治立場,知道如何與其應對?若免不了傷和氣時,該如何劃出彼此的界線而不讓自己受傷?

網路上有傳聞,韓國瑜支持者呼籲投票當天軟禁小孩,不讓支持蔡英文的子女們出門投票。過去也不時聽過有些人會以情緒勒索的手段,脅迫他人支持自己認同的政治人物。

英國社會學家紀登斯曾說,當前社會只有政治投票姑且已經民主化,在日常生活中還有許多領域相當封建化,也必須落實民主化,好比說面對跟不同政治立場的熟人朋友家屬的關係,該彼此尊重,不能透過權勢脅迫或情緒勒索的方式威脅對方,讓對方投票給自己並不想支持的人。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抹茶杏仁豆腐限量買一送一!一〇八抹茶茶廊聖誕節限定甜品登場

【影片】 綠營推出「反滲透法」 宋楚瑜:不要選舉前騙選票

香港反送中抗爭
不顧北京反對 川普簽了香港人權法案
港警中大之戰 單日使用2300枚催淚彈
英媒爆:遭捕港生被押到中國集中營!
李嘉誠:此時此刻要不招風雨 並不容易
理大連兩天搜索 僅發現一名虛弱女性

相關新聞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