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乾任專欄:應該一併治療「中國依賴症」

王乾任
上報

武漢肺炎的疫苗,我相信不久後就能順利問世,幫助世人解除危機。

然而,因武漢肺炎而起的各種併發症與後遺症,該如何解決?

好比說這一次疫情在全球擴散,某些與中國關係越特別好的國家(如南韓、日本、義大利),似乎疫情也越嚴重。

這些國家的民眾自己都發現,主政者不敢在病毒入境的一開始就祭出雷霆手段(停航或禁制中國人入境),將病毒防堵於國門之外,甚至還反向捐贈防疫物資與金錢給中國,導致自己國內疫情爆發後,國民無防疫物資可用的窘境!

台灣雖然也有傾中統派在防疫工作上扯後腿,不過,由於中國共產黨在台灣總統大選前為了以經濟干預台灣,逐步限縮中國觀光客來台旅遊名額,結果反而讓台灣在中國疫情逐漸升溫之際,可以快速的將島內剩下的中國人請出,且果斷的宣布暫停中港澳人士來台。

表面上是人數少好處理,實際上是因為陸續習慣中國觀光客不來的台灣,較有能力承受禁止中國觀光客不來所造成的經濟衝擊。

挑明的說,就是台灣的觀光業比其他依靠中國輸入觀光客的國家更早就擺脫對中國的依賴(除了做出團到中國的旅行社),因此政府能在阻力相對小的情況下達成任務。

中國觀光客大舉入境造成的爆買,其實只是短期利多,多年前香港社會就不斷發出怒吼,陳明大量中國觀光客創造的經濟收益是造成今天中國依賴症的結果(只有少數在其中的觀光產業才能得利,賠上的卻是高房價高物價與各種社會成本)。

此外,蔡英文才剛以史無前例的高票連任總統,民進黨能挾國民給的高支持度,雷厲風行的頒布一系列防疫政策,並對撤僑一事審慎評估,才能到目前為止,有效遏止病毒擴散,替台灣爭取生產製造防疫物資所需的時間。

日前南韓媒體高分貝要求政府學習台灣,以實名制方式配售口罩,更代表台灣做對了。

觀光衝擊,其實相對還是小事。觀光的經濟產值並不算高。真正的衝擊是中國製造開始斷貨之後。近來不少產業都開始盤點剩餘庫存,過去越仰賴中國製造的產業,接下來所必須承受的衝擊就越大。

舉個小例子,過去製作止汗劑所使用的塑膠扁管,一個市場零售價七八塊,這種小東西幾乎只有中國生產,而今卻是嚴重缺貨,幾乎都搶不到貨,要不然就是售價奇高。塑膠容器缺貨問題,據說已經直接衝擊到台灣年產值千億的美妝產業,畢竟產品做出來卻沒容器可以盛裝,也無法販售?!

也就是說,武漢肺炎爆發之後,一開始在疫情防堵上失靈的,多是跟中國有較多觀光人流往來的國家。然而,就算其他人流往來較少的國家疫情能夠防堵住,卻防堵不了中國無法復工時,各種產品斷鏈,物流不通時造成的經濟衝擊。

當我們看著疫情失控的國家,指責這些國家的政府不願意盡速關閉與中國的關口,繼續放中國人入國造成瘟疫擴散,卻較少思考,若瘟疫的時間持續拉長,若中國的工廠無法開工,接下來會受衝擊的就是民生物資的短缺。

這也是台灣政府很快決定口罩禁止出口且擴充口罩生產線的原因,經過此次瘟疫之後,我們突然發現,原來需要維持自給率的不只是糧食,還有防疫物資(聽說各國醫院也都在瘋搶藥品,因為有一些藥只有中國才有)。

此次瘟疫給我們的教訓是,原來過去三四十年,全世界把物資生產的雞蛋全都放在中國這個籃子裡,而這個籃子並不透明且,一旦出事就可能波及全球,是到了思考分散風險的時候了!

俗話說得好,危機就是轉機,此次瘟疫過後,各國或產業界若能重新調整中國的生產佔比,雖然短時間內物價可能難免飆升一段,但長期來說,卻能避免因為單一國家出現系統性風險時而殃及全球。

未來的世界需要國家之間彼此更加緊密合作之外,也不能讓任何單一國家的力量太過強大(未必是武力,製造能力也是),必須更有效的分散,也許上檔收益會因此減少,但是下檔損失也能有效預防。

擅長成本管控與代工製造技術的台商,若能積極介入此波瘟疫之後的全球供應鏈重新配置,相信可以再造二十年榮景,反正中國製造的優勢早先幾年就已經逐漸消失。解除過度依賴中國製造與觀光客,或許就是解除寄生中國體質的最佳解法!?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武漢肺炎衝擊① S大:看屋留意這三點|

【影片】GODIVA也有草莓季!限期推出 「草莓巧克力霜淇淋」、「草莓白巧克力凍飲」

你可能還想看